• 第3章 饭局

    更新时间:2018-08-16 21:22:42本章字数:2357字

    姚立和魏远远约在了一家川菜馆。

    魏远远迟到了十分钟,还好她这次比姚立上次见到她已经正常很多了,穿了一条黄色吊带连衣裙,还批了一件小外套,烫卷的长发被扎了起来,妆也淡了许多。姚立唯一觉得很突兀的还是她耳朵上那对硕大的耳环。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远远一坐下就说,“睡过头了。”

    姚立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第一反应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她是小时候沉默寡言畏手畏脚的那个魏远远。现在的她,不仅喜欢说话,而且会说话,也会在说话的时候配上她的招牌笑容。可能是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她的笑容是她的武器,她一无所有,唯独这笑容能帮助她走得更容易。

    好在她的热情和随便也避免了多年不见的尴尬,姚立问道:“这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

    “昨天上晚班嘛。”远远说,一边拿起菜单,“咱们吃什么?”

    “你随便点。”姚立说,她真的不关心吃什么,她关心的是远远的近况。

    “你在KTV做什么工作啊?”远远低头研究菜单,而姚立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远远一边看菜单,一边漫不经心地说:“KTV嘛,还能是什么工作?”

    “服务员?”

    “差不多吧。”

    “真是服务员?”其实姚立心里想说的是“你穿的可不是服务员的样子”。

    “服务员!”可惜远远这一声并不是回答姚立的问题,而是在叫服务员过来点菜。

    姚立也看出她并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们毕竟只是小学时候的好朋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没见,多少有点生疏,姚立也不好再问。

    菜上上来了,两个人边吃边聊。

    远远问道:“你毕业了吗?”

    “马上了,后天毕业典礼。”

    “这么快啊……”远远说道,“转眼你们都毕业了。”

    “我之前听说你在读职高,然后呢?”

    “没读了呗,那个学校我都没念完,念了两年吧,不想念了。”远远托着腮帮子,把玩着手里的筷子。

    “之后去干嘛了?”

    “还能干嘛,在家待了一年,觉得我也不能一直吃我妈的,后来有个表姐在广东打工,我就跟着去了。在厂子里干了两年。”

    “怎么又没干了?”

    “太无聊了!”她把那个“太”字拖得老高,“工资又低,先开始一个月一千二,后来涨到一千五,根本不够花。”

    “你现在工资多少?”

    远远抿起嘴笑了笑,比出三根手指。

    姚立轻笑一声:“不错啊,翻番了。”

    “所以我才到这儿来啊。”远远说,“有时候有的客人给点小费,一个月能有四五千呢!这样买衣服买化妆品买包包的钱,都有了!”

    姚立看着眼前眉飞色舞的远远,觉得有点心疼,虽然她刚签的电视台的工作也只有四五千块钱一个月,刚去还得实习三个月,一分钱也没有。但是她不心疼自己,反而心疼这个因为四五千块钱而觉得开心的魏远远。

    姚立开口说:“不过啊,你可真得注意安全。KTV那种地方,什么人都有。”

    “哎呀,我知道。”远远说,“而且我也不会一直干的。老是上晚班,太累了。”

    不知怎么的,这样好吃懒做随心所欲的远远在姚立的眼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她笑了一下说:“你说说你,念书念不进去,打工你又嫌无聊,这个工作挣得多你还嫌累,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本来她说这话只是为了开一下远远的玩笑,没想到远远却突然很认真地看着她。

    “我跟你讲,你可不能跟别人说。”

    姚立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远远悄悄地说:“我想当明星。”

    姚立不禁笑出了声:“魏远远,你多大了?”

    但是远远明显没有发现姚立是在嘲笑她,不假思索地说:“二十一。怎么,二十一岁还没进入娱乐圈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姚立笑着说:“我是说,你怎么二十一了还说小孩子才说的话。”

    “我可是认真的。”远远说,“有几个客人经常来我们店里唱歌,听人说他们就是拍电影的。上次他们里面有个长头发的导演,还夸我气质好,能做演员。”

    “你知道人家是不是真导演?怎么,长头发就是导演了?那你看我像不像导演?”

    魏远远仔细打量了一下姚立,摇摇头。

    “告诉你,我才是真的电视台导演。”

    “哇!真的假的!那我进娱乐圈不是更容易了?这不是老天爷帮我吗?”

    姚立又气又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远远从小就是个很天真的人,姚立印象最深的事是那时候大家都养猫养狗养金鱼养蚕,只有她养蚂蚁。姚立还专门去看过她养的蚂蚁,她把它们放进一个矿泉水瓶子里,还给盖子挖了洞,供它们呼吸。那时候她们已经十岁了,姚立也就像看三岁小朋友一样看她。现在她二十一岁,却像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但是不一样的是,她的确健谈了很多。但是姚立在初中学校看到她挽着男生胳膊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自信的气色。另外还有一点是,这几年的经历,在社会的摸爬滚打在她的脸上也加了一些沧桑和世故,比如她知道要多说话,知道说什么话的时候该摆什么表情。唯一不变的是她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这大概是因为她的心还和小时候一样吧。

    她们点了三个菜,但是最后也还都剩一大盘,姚立已经吃饱了,但她发现远远没怎么吃,之前一直在说话,现在正点燃了一根烟。

    姚立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远远吐出一个烟圈:“好久之前了,初中,还是高中?不记得了。”

    “少抽点,不是什么好东西。”姚立说,“还有你平时工作喝酒什么的都注意点,也别碰毒品。”

    远远有点不耐烦地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都知道。”看姚立也放筷子了,她又说:“去买单吧。”

    姚立说:“你都没怎么吃。”远远说:“我不能吃很多,我在减肥。而且这些菜都太辣了,会长痘痘的。”

    姚立看着她纤长的四肢和几乎能用一只手掐过来的腰,怎么也想不到她是怎么说出“减肥”这两个字的,只好撇了撇嘴说:“那你还抽烟?抽烟对身体伤害最大。”

    “抽烟减肥啊!”远远一边说一边掐灭烟头,“再说我抽得又不多。”

    她们一同来到柜台,姚立正准备掏出手机付账,远远却拿出了钱包。

    “你干嘛,是我叫你出来的,是我请你吃饭。”姚立说。

    远远一边给钱一边说:“得了吧,你现在还没工作呢,我可是已经拿工资的人。等你以后赚了大钱再请我吧,大导演。”说罢朝姚立盈盈一笑,这好看的笑让人无法拒绝她。

    这顿饭她们一共吃了七十六块五,姚立送远远上了公交车,看见她透过车窗玻璃和自己挥手告别,目送着她消失在人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