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离克兑宫 身无分文

    更新时间:2018-08-15 10:53:27本章字数:3622字

    京城紧邻六环的一个自然村内,伴随着鸡叫,一个少年从床上来了个鲤鱼打挺就蹦了起来。

    穿好了衣服,先是雷打不动的到院子里面锻炼了一个多小时,就开始他每天的工作,这工作中的第一项就是叫爷爷起床,只是这称呼就有点让人有点唏嘘了:

    “老胡头,起床啦!~~~恩?怎么没动静呢?不会去找马寡妇下棋没回来吧,不应该呀?”

    自己嘟嘟囔囔说了几句,推开了这间明显亮堂很多的房门。令他吃惊的是这个老胡头真的不在屋子里,看被褥的情形,跟昨天晚上没睡觉一般,这就有点蹊跷了。按理说这个老家伙虽然不是很正经,但也仅限于嘴上花花,还从来没有付诸过行动呢!今天怎么啦?雄起啦?

    “恩?这是什么?这不会是传说中的书信吧?想不到我胡优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么传统的玩意,还真是新鲜了。”

    想到这胡优一脸兴奋的拆开这个古老的物件,下意识的把里面的内容读了出来:“孙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爷爷已经踏上云游四方的路途了。这个不重要,重要的下面的两件事情:一,家里的房子的拆迁款我已经拿到了,家里的存款我也都拿走了;二,房子的最后居住期限截止到明天,也就是说你从明天开始就可能流落街头了。当然你小子有本事也可以自己找地方安身,那和老头子我就没有关系了。最后是我的一句忠告,不能够改变的事实,只能选择默默的承受,除非你有能力改变,嘿嘿,爷爷去也!”

    最后的落款是老胡,在下面是年月日时,日子留得是昨天的亥时,看样子这老家伙是连夜跑的。胡优看完这封信,仿佛看到了那个猥琐的老头的笑容,心里那个气就别提了。

    此刻的胡优感觉脑子有点乱,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的大脑有点运转不畅的感觉,就好像配置太低的电脑运转大型游戏一般。因此他需要绞尽脑汁想明白,要不然也别想吃饭了。就在他马上要想清楚还有一点不太明白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喊道:“小忽悠,小忽悠在家吗?”

    胡优刚刚想反驳自己不叫小忽悠,忽然脑海里面就冒出了老胡头的那句话,‘面对自己不能改变的事实只能承受’,他想到这顿时失去了反驳的兴趣,直接应道:“马三叔呀,找我有事吗?”

    “恩?什么情况?小忽悠转性啦,叫你小忽悠也不反驳,还真是新鲜嘞!”

    “切,就算我反驳你会不这么叫吗?”

    “当然不会!”

    “那不就得了,好了,现在大家都挺忙的,您就告诉我来找我什么事情吧?”

    “哎呦,越来越奇怪了,奇怪的我马老三都有点接受不了了。好了,别瞪眼了,我说还不行嘛,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爹给我托梦了,说我现在的房子风水有问题。让我找个懂行的人看一下!”

    胡优听了之后更迷糊了,连忙问道:“不对呀,按理说我在村子里面的名声可是不怎么样?要不你们也不叫我小忽悠了,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应该找我爷爷,而不是找我这个你们心目中的小忽悠呀!”

    “哎,你这孩子不怎么爱出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这也不怪你。你还不知道吧,你爷爷已经悄悄的离开村子了,怕的就是你这个小拖油瓶影响他的潇洒人生!”

    “我靠,合着就瞒着我一个呀!这事儿是谁传出来的呀?”

    “马寡妇呀,你爷爷昨天晚上从她那走的。我是五点多去的,她就把这事儿告诉我了。要不然我能找你吗?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嘛,要不然我才不找你呢!”

    “我去,既然您这么不相信我,干嘛还找我呀?反正明天就要搬走了,风水好坏也和你没有关系了!”

    “臭小子,能耐不大脾气还不小。三叔错了还不行吗?根据你马爷爷托梦的内容来看,他老人家叮嘱我们一定要找到问题的源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叫哪怕死也要死个明白,不能死的稀里糊涂的!”

    “我去,三叔,您还行不行啦?这么大人了还张口托梦,闭口托梦的,一点都不实在!”

    “哎呦我这暴脾气,有人托梦怎么就不实在了。你好歹也是个风水先生的后代,竟然连这个都不相信,活该被人叫小忽悠!”

    “得得得,我是小忽悠,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嘿嘿,小子,又耍脾气是吧,我跟你说,马寡妇可是说了,你爷爷把所有的钱,所有能换成钱的东西都可都拿走了,你现在处于身无分文的状态,就别说其他的了,就是吃饭也是个问题…呵呵,你应该明白了吧!”

    “我靠,这马寡妇也太过分了,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好了好了,我服了,我跟你去看看风水总行了吧!不过咱丑话说到前面,交情归交情,该给的钱还是要给的,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我也不怕丢人了。”

    “得嘞,你三叔我是个讲究人!”

    胡优一听这话,小声嘟囔道:“你还特么的讲究人了,讲究人会有马虎眼这样的外号吗?真是倒了霉了,第一次单独干活就遇到这样的客户。”

    到了马三叔家刚刚建成没几年的豪宅,胡优开始勘察起来。

    宅子坐西向东为兑宅,为西四宅,大门在南方,为离门,按照《大流年歌诀》中离六五绝延祸生天(全称为六煞、五鬼、绝命、延年、祸害、生气、天医和伏位为风水的八个方位),至兑房间为廉贞凶星,五行属火,兑为少女,属金,兑金为口,金属肺,金被火克,易出肺病,或者咳嗽之类。

    想到这胡优马上断道:“马三叔,虽然你没有说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但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你家女儿马可出现肺部疾病了,即便暂时没有产生肺部病变,也应该出现咳嗽久治不愈的情况了!”

    “哎呦我去,如果不是我了解你的为人,天天宅在家里,都怀疑你跟踪调查我了。你说的没错,小可确实是你说的这种情况,虽然我不是很懂,但事实却是已经咳嗽很久了。去了好几次医院都没有解决,都快耽误学习了。本来认为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没有说出来,没想到竟然被你小子给猜出来了!”

    “切,什么叫猜出来呀,我是根据你家宅子的情况算出来的。这也就是马可不经常在家,影响要小很多,要不然可就不是咳嗽这么简单了。”

    “那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这么下去可不是个事儿,她才刚刚上了名牌大学!”

    “你们不是也要搬家了嘛,只要换一个地方住就没事了,所以不用太担心。当然了,如果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我到新家看一下,这样更保险一些。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听说你在最开始建房的时候曾经找人堪舆过,怎么还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什么叫堪舆呀?”

    “就是看风水!”

    “切,夸你几句还找不到北了。跟三叔也开始拽文了,看风水就看风水呗,还堪舆!哦,你刚才说的事情我有必要解释一下。当初我翻盖房子的时候,其实压根也没有想过要找风水先生看一下,要不然就找你爷爷了。嘿嘿,这事说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

    三叔自己拿了一瓶水喝了一口,接着道:“当初马可正在市里上中学,一个自称是她同学哥哥的年轻人找到我。说他弟弟喜欢马可,但他知道现在学业为重,不能分神,所以并不想着现在就如何。但想通过这个缘分,结一个善缘,他的意思就是想用他掌握的风水之术,给我安排一下新房子的布局。如果是这个,我还不感觉如何,唯一吸引我的是他不仅不要钱,还说给我提供免费的砂石料,所以…”

    胡优对这个三叔算是服了,这么明显有问题的骗局都能骗了他,还这是钻钱眼里面去了。人在利字当头的时候真是很难保持冷静,为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就能上当了。他也不想想,这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吗?

    “小忽悠,哎?想什么呢?傻了呀,是不是很羡慕三叔我的运气,是不是羡慕我有一个长得漂亮还学习好的女儿?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嘛呀?你这辈子是别想打我女儿的主意了,她要嫁的人最起码也得在京城市里有房有车的人才行。”

    胡优很是无语,合着自己说了半天白说了,他都不明白是这个所谓的风水小大师给他的房子做了手脚,才使得他女儿出现这样的情况!这还真是愚昧的可以,不过虽然他的为人不怎么样,马可还是不错的。哪怕村子里的人都看不上自己这个才初中毕业,还不务正业的小忽悠,她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一直深信不疑的认为自己是个高人!

    就凭这一点,胡优也不可能任由这针对她的人逍遥法外。这个时候他想到自己的爷爷老胡头说的一句话,持玄术故意害人者,当诛之。

    他之所以对这句话的印象这么深,是因为爷爷说这么话的时候是非常严肃的。要知道,在他的印象中,爷爷可是一个乐天派,天天笑呵呵的没有个烦心事儿。除了去找马寡妇下棋的时候会换上那副猥琐的表情,其他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那个笑呵呵的德性。

    人家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也就不由得胡优不印象深刻了。现在一遇到这个情况,他马上就把这句话翻了出来,并且有照做的趋势!

    “马三叔,你把马可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我一会儿就进城了,到时候找她了解一下情况!”

    “哎哎哎,小子,我刚刚说了你就忘了呀!你不许打马可的主意,她不是你这一无是处的小子可以配的上的!”

    “看你说的,我们就是发小,是同学,是好朋友,就跟亲人似得。您就算是答应了,我也下不去手呀!我只是找她了解点情况!”

    “不行不行,我还是不放心。尤其是你现在身无分文的情况更是不放心,俗话说的好,人穷志短,人没钱了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你一提钱我想起来了,我给你看风水的钱你还没给呢?”

    “什么?你个臭小子,我可是你马三叔,不是外人。你这就是嘚啵几句话的事儿,又没有什么成本,还好意思跟我要钱呀?”

    “你也说了呀,我现在的情况特殊嘛,别说是你,就是我爷爷老胡头来了也得收钱!”

    “得得得,算你狠,我告诉你马可的联系方式还不行吗?真特么丧气!”

    胡优得到自己要的东西,带着对京城市里的憧憬愉快的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