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摇晃的邮轮

    更新时间:2018-08-17 12:30:45本章字数:1907字

    名流富豪聚集的皇英一号游轮上,两个身形鬼祟的男人抬着一个巨大礼物盒子,跟着一个中年女人,快步穿过走廊,停在游轮的顶楼总统套房门外,左右看了看,推门进入,将箱子放在了屋子里的床边。

    盒子里,被继母蒋美艳灌了药的苏沫雪浑身虚软,头晕手软。

    蒋美艳抬头,示意两个手下打开了箱子,露出里面无力反抗的苏沫雪来,她低头狠毒的盯着苏沫雪,“今晚跟你睡的可是华商的银行行长,你今晚要是不好好配合,伺候好他,让我拿到贷款,明天我就要你去给你那个植物人父亲收尸!”

    说完,蒋美艳得意的扬长而去。

    两个手下立即盖上盒子盖,也挡住了苏沫雪脸上的愤怒和绝望。

    夜渐渐深了,顶楼的走廊深处,一道挺拔的身影快步走近,来人身形修长高挑,五官更是俊美非凡,只是剑眉略显凌厉,气势摄人。

    这人便是沈家的少爷,沈靳言。

    他目光匆忙扫过门牌号,修长的手指抬起,快速的将门派临近的门牌号调换,随后闪身进入调换后的一间,关上门,抬手松开领带。

    爷爷为了逼他结婚,竟然在他的酒里下药……

    沈靳言紧紧皱着眉,身体一阵有一阵的陌生燥热让他一向止水般的心里生出几股烦躁来,转身想要进浴室,却又猛然听见屋子里传来了一阵细细的女人哭声,跟猫儿一样。

    循声找过去,他看见了那个巨大的礼物盒子。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不会打开箱子来看,但今晚,大概是那药的原因,他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箱子。

    屋子里光线并不明亮,却还是将箱子里那个楚楚可怜的纤弱女人身形照得无比清晰,他感觉身体里那股燥热顿时袭来得更加汹涌。

    苏沫雪也不知道在盒子里待了多久,外面终于有了响动,箱子被人打开,淡淡的光线撒进来。

    苏沫雪戒备的瞪着前面人,光线太暗,她病没有看清男人的脸,但能猜到,这个肯定就是那卑鄙恶心的银行行长,想着父亲的医疗费,她紧紧咬住唇,豁出去道:“看什么看?要睡就赶紧睡,我还有事呢!”

    沈靳言皱眉,看着女人那双含着泪水的眸子,心里暗自猜测,难道这间房也被爷爷定下来了?这个女人,就是爷爷给他准备的女人吗?

    苏沫雪见这个高大的男人就是盯着她不说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又凶道:“你还做不做啊,不做我走了!你别去跟我继母告状!”

    说完她就跨出箱子想跑,腰上却猛然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用力圈住,脚尖离地,下一秒她就被粗暴的丢在了地上。

    “等……”苏沫雪想要说话,但男人并未给她机会,汹涌炙热的吻就那么落了下来。

    苏沫雪下意识的就想要挣扎,可压在她身上的身躯强悍有力,她扑倒的拳头砸在他坚硬结实的肌肉上,犹如以卵击石一般,根本就没有丝毫作用。

    撕拉——素色的裙子被撕开……

    窗外,雷鸣忽然响起,风暴起了,海上的豪华游轮不停摇晃着。

    苏沫雪浑身酸疼的一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张极其俊美,却也十足陌生的男人侧脸。

    她心里陡然一惊,一个翻身滚下了床。

    纤细的手指死死捂住自己的口鼻,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她昨晚,就是跟这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吗?

    用力咬住唇,苏沫雪忍住心里的委屈和愤怒,现在事情她完成了,父亲的医疗费又着落了吧……

    苏沫雪眼眶发红,几乎哭了出来,哆哆嗦嗦的抓起了地上的衣服,迅速套上之后,逃一般的跑出了房间。

    高级酒店的房间隔音效果极好,出了套房,苏沫雪才听见了走廊上的争吵声音。

    “怎么可能会这样,我亲自把那个女人送过来的!”是她的继母,蒋美艳的声音。

    苏沫雪心里阵阵发凉,脑中却异常冷静,她放轻了脚步,走到继母说话的那间套房门外。

    “我昨晚等了一夜,连个女人影子都没有看见!我现在就告诉你,投资的事情,你别再想了!”另一个声音来自陌生的中年男人。

    “别,我今晚再安排,保证让那个女人上你的床!”蒋美艳连忙哀求。

    “行,要是今晚我再没有见到人,以后你永远也别想跟华商银行合作!”中年说完这句话,直接赶人。

    苏沫雪却在一旁听得浑身冰冷,如坠冰窟。

    什么,昨晚睡她的那个男人,不是那个银行行长?

    那是谁?她昨晚被谁白睡了?

    苏沫雪被这个五雷轰顶的事实炸得脑中一片空白,怔楞时候蒋美艳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了站在门口发呆的苏沫雪。

    “好你个贱人!昨晚竟然敢跑?”蒋美艳直接指挥着身后的两个人,“快把她给我抓过来!”

    苏沫雪立即想跑,可没几步就被人给抓住了手腕,拖回了蒋美艳的身边。

    蒋美艳本来就在气头上,这会更是想也没想的就抬手一巴掌打在苏沫雪脸上:“你敢跑,是不是不管你的那个植物人爸爸的死活了啊?”

    “没有……”苏沫雪心里憋屈又愤怒,可自己父亲的死活还在掐在蒋美艳的手里,整个人的死穴都被她给钳制住了,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只能解释,“我昨晚没有跑!”

    “没跑那刘总怎么没见到你!”蒋美艳根本不信。

    “我……”苏沫雪张嘴,可自己被其他人睡了这个事情怎么也开口说不出来。

    蒋美艳也没有耐心等她听她的借口,直接挥手说,“马上把她给我送到刘总房间去!要是这次你再敢跑,我回去就剁了你父亲的脚趾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