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初入兔族皇宫

    更新时间:2018-08-18 16:15:11本章字数:2341字

    兔族后宫,宠姬兔亦娇的寝殿内。

    椒房软帐,轻纱下是男女令人不堪入目的纠缠画面。一声声低吟浅叫传出帐外,空荡荡的寝宫里只有这叫人面红耳赤的淫声荡语。

    兔青思不顾寝殿外侍女的阻拦,执意要冲进来。入目便看到自己的母妃和一名侍卫在帐内正做着那羞人的事情。

    她脸色突变,扬起手中的九节鞭狠狠的甩向地面。

    帐内听到声响的两人身形微僵,那侍卫惊吓之余竟从塌上滚了下来,爬起来就想冲出帐外。

    “等一下。”娇软柔媚的声音响起,兔赤娇白嫩的手臂将地上的衣物捡起来,扔在僵住的侍卫身上。

    早已吓的双腿打颤的侍卫,一把抱住用来遮挡身体,然后慌乱的逃走。

    兔青思怒瞪着看过去,刚好看到一个侧脸。那侍卫模样确实是英俊一些,可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侍卫。她脸色难看的瞥向帐内披了轻纱正走出来的女子,嘴角冷笑。

    “母妃,你如此放荡不顾,就不怕父王知道么?”

    “怕他知道?呵!那个老头子,整天就知道炼丹求药,想寻得长生不老之术,他哪里还会记起我这椒房宠宫!”兔亦娇一脸的嗤笑,动作不急不缓的理着身上的纱衣。

    兔青思听她这样说,仰了仰下巴说道:“母妃还是谨慎些吧,父王再怎么练丹痴迷,也还是这兔族的王。”

    兔亦娇懒散的靠在软塌之上,脸上丝毫没有被撞破的尴尬,反倒是觉得兔青思太过小题大做了一些。

    “呵呵,你倒是会顾忌他的颜面!不过,上次差你办的事都做好了?”

    兔青思见母妃这般不知廉耻,心中不由得有些羞恼。她收了鞭子向前一步, 语气较之方才更冷了几分。“我赶到的时候并未见到那杂种,只能将打探到的母兔子就地解决了。”

    “哦?那母兔子,可好对付?”兔亦娇轻瞥一眼,便看到兔青思腕间的玉镯,“你手上那只镯子,可是她的?”

    “那母兔子倒是毫无修为,可就是嘴硬的很。任我如何鞭打都不肯说出那杂种的下落,真真是气人。”兔青思一甩衣袖将腕上的玉镯遮了起来,并没有打算回答兔亦娇的后半句。

    兔青思冷冷的小脸上满是嘲讽之色,“看起来,她们倒像是母女情深的很,竟然以命相护。”

    “再怎么母女情深,不也是命丧黄泉?倒是你手上的玉镯算是半个神器,不可多得。”兔亦娇毫不介意兔青思的冷脸,说着便懒懒的躺在那里,眼中渐渐渗出阴毒的光,“只是,那杂种一日不除,本宫这心里便不踏实。”

    兔青思闻言将手中鞭子越攥越紧,她的公主之位也绝不能让那杂种给替代。她跺着脚走了两步,无意间一瞥,刚好看到那侍卫匆忙逃走时留下的一件衣带。

    母妃素来喜欢长相清俊的男人,不管何种品阶她都下得了手。

    兔青思心下翻涌的厉害,一甩衣袖就想走出殿外。

    兔亦娇靠在塌上沉思着,听着她跺脚的声音,眼角含笑的看过去,“出去一趟,可有收获?”

    “女儿看上一男子,甚是喜欢。”被兔亦娇这么一问,兔青思这才想到她来的另一个目的。站在原地,她嘴角带着得意的笑,转身看向兔亦娇。

    兔亦娇不禁一怔,抬头看了眼兔青思那倨傲的模样,便心下了然。

    ……

    亭台楼阁,道路蜿蜒,兔呆呆被修大人抱在怀里,她双眸悄悄的打量着眼前的景物,终于,在侍卫和婢女的引领下,他们在一座别院前停了下来。

    修大人眸光淡然的扫过眼前的婢女,命人去些纱布和药水来, 然后抱着兔呆呆迈脚进了房里。

    这里是兔青思在深宫之内为他们安置的一处别院,从装饰上来看,显然是费了一翻心思的。

    兔呆呆被修大人放在桌上,看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男子嘴角微勾,找了根萝卜塞她怀里。

    侍女拿来了纱布和药水,小声的放下后便退了出去。

    免呆呆双爪抱着怀里的胡萝卜,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修大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那嚣张公主的要求住了进来,他不是真的想当什么驸马爷吧?

    “坐好一些。”修大人白晰修长的手指轻戳着她的后脑,垂眸看着手里的纱布,似是在思量要怎么下手。

    兔呆呆抬头看他近在咫尺俊美无双的脸庞,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任由他拿着纱布在身上缠缠绕绕,只机械的配合着抬抬爪子。

    萝卜啃了一半,连那令她口水横流的灵汁都尝不出来。兔呆呆终于正襟危坐,忍不住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修大人,您愿意跟着那公主进宫,可是要帮我查明二姑的死因?”

    听到她话语里的委屈和不安,修大人只悠闲的靠在椅背上,眸光之中甚是满意自己的杰作。看着面前被布带裹成粽子一般的兔呆呆,薄唇微启。

    “本尊进宫,只为取两样东西。”

    “什么东西?”兔呆呆抬头问着,心里好奇的紧。

    “传言那兔王极其好色,后又沉迷练丹。想必他的练丹房里定是各类奇珍药草种类繁多,或许会有本尊想要之物。”修大人指尖拔弄着兔呆呆垂下的长耳, 语气淡淡。

    兔呆呆听他这样说着,心里那一股子失落又涌了上来。小脑袋低垂着,黑亮的眸子也暗了几分。就在她垂头丧气之余,却听得男子再次缓声开口。

    “此处是皇宫,兔王那里应该也有助你化形的秘药。本尊倒不介意顺便帮你取一些。”

    兔呆呆眸光骤亮,抬头一脸的希冀,随后在他淡淡的注视下,弱弱开口要求。

    “修大人,那你可不可以顺便帮我查一查二姑的死因。我只有二姑这一个亲人,她又死那么惨,不报仇我不安心的。”

    修大人垂眸看着面前的小家伙,只见她浑身伤痕缠满了布带子,此刻却眼光灼灼的期盼着他。

    她该知道,她与那兔青思必然是无法对抗,更别说此刻身在兔宫。一只连形都没化的兔子,就算知道凶手也怕是无力相抵的吧!

    门外有侍女来传,说是兔王的宠姬设了宴席,请他们过去。

    修大人轻哼一声应下,随后站起身看向兔呆呆。“还不起身,是要本尊抱你?”

    兔呆呆却抱紧怀里的胡萝卜,兔嘴咬着小爪子与他对视。 她轻轻摇头,牵动了身上的伤痕,痛的一呲牙。“我不要去,看到那个公主,我会忍不住想要咬她。”

    修大人眯眸,随后指尖一点,一股灵力将她拉离了桌面。兔呆呆不情不愿的被他拖着走,怀里的萝卜也早掉在了桌子上。

    她幽怨的抬头看向修大人的侧颜,嘴里嘟喃着不要去不想去。

    “后宫的女人很凶猛,你若留在这里,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兔呆呆听他这样讲着,好像很有道理,又很像是为她考虑。顿时闭紧了小嘴不再多话,只乖乖的跟在他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