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重病的女子

    更新时间:2018-08-18 16:15:11本章字数:1805字

    兔呆呆晃着四肢哒哒的跑着,她像个小贼一样贴着墙角走。跑了好远后,她坐在墙根底下喘着气,黑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

    修大人放她出来却留下那兔青思,他们两个在房里要做什么?兔呆呆抬起小爪揪着耳朵,使劲的想着他们可能发生的事情,她皱着鼻子呼哧一声。

    哼!不让她呆着看,肯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想起她昨天晚上那羞人的一幕幕,还不是因为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再一联想刚才兔青思那一身露骨的穿着,想也知道是她动的手脚。

    说是邀请修大人入宫给她当驸马,根本就是想霸王硬上弓嘛!

    兔呆呆抖了抖耳朵,继续往前跑着。

    她突然想到修大人在森林里时,每天都会捕来野兔子填肚子,那兔青思光只是看到他惊艳的外表,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残忍啊。

    特别是每次不小心看到他剥皮烤肉时的表情,简直就是……

    想到这里,兔呆呆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兔青思啊兔青思,色字头上一把刀,你再这样自以为是的嚣张下去,就要惹怒修大人了。

    皇宫内院,巍峨森严。

    兔呆呆胖胖的兔身还缠着白色的布带,她继续猫着身子,溜着墙角跑。一双黑眸时不时的东瞅西看,小心的避开每一个兔王宫内的宫女跟侍卫等。

    溜溜的穿过几条回廊,再跑过两个小花园。兔呆呆依着前一晚的记忆,想着先摸进兔亦娇的宫殿探探虚实。

    可一会跑、一会走的,她突然停了下来,蹲坐在地上扭头看着四周。

    眼前的陌生环境,让她整只兔身子都傻在了原地,好像,似乎,大概她是迷路了。

    兔呆呆不知道她现在走到了哪里,更不知道来时的路在哪里。她只能摸索着继续前行,放慢脚步又走了一小会,却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处有些破败的宫殿前面。

    她蹲坐在门槛外,好奇的往前探了探身子。这座宫殿莫不是荒废的吧?里面好像没有生气一样,冷冷清清的。

    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兔呆呆扭头就看到一个老嬷嬷正往这边走过来,而这里除了门槛,再没有遮挡之物,她要跑也是来不及的。

    兔呆呆吓了一跳,立马拉下长耳遮住眼睛,心里默念着: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老嬷嬷直接抬脚跨过门槛,从她身侧走过,兔呆呆歪着脑袋看着她的背影,先是一怔,后是眨了眨眼睛。

    咦,真的看不到我?

    兔呆呆翻过门槛,肥肥的兔身子就地打了一个滚。她爬起来抖了抖身子,一边走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座像冷宫一样的宫殿。

    虽然看上去墙柱都有些陈旧,可依然能看出曾经这里有多么的恢弘。

    从进门时的高高门槛,还有那若大的院落,到墙砖上脱落一半的精细图案。这一切,足以说明,这里住过的主人在这兔族皇宫里曾经是地位十分高贵的,不然哪里会拥有这么大一座宫殿?

    只是这诺大的宫殿,除了刚刚走过的老嬷嬷,好似再没什么人一样。

    兔呆呆不由得壮起了胆子,寻着老嬷嬷的方向往前蹦哒着。

    在一处房门前,她停下了脚步,听到里面有谈话声传来,隐隐伴着几声咳嗽。兔呆呆顺着声音放轻脚步,走了进去,还真的看到了先前从她身边走过的老嬷嬷。

    老嬷嬷站在床塌前小心的侍候着,而床塌上,则是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女人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削瘦,却依稀可以看出五官十分精美。

    兔呆呆往前挪了两步,小心的一点点靠近两人。见对方并没有察觉之后,便起了认真求证的心思。她绕过桌子,蹲坐在床塌对面,刚好是女人视线所在之处。

    她抬起小爪,对着床上的女人和老嬷嬷挥爪子,发现她们真的看不见她后,她兴奋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儿。

    兔呆呆咬着小爪子一屁股坐稳了,心中止不住的窃喜。万能的修大人啊,是他赐与的神通么?竟然能让她隐身,这简直不要太惊喜好不好。

    “咳咳……嬷嬷,可有消息传回来?”床上的女人神情哀伤,说话间,眼神饱含期盼的看向老嬷嬷。

    “回娘娘话,出去寻的人都回来了,却并无消息。”老嬷嬷不忍的开口,随后在女人止不住的咳嗽声中规劝道:“娘娘要保重凤体啊!”

    兔呆呆听着她们的谈话,不由得又往前挪了挪。

    她看到床上的女人眸光渐渐暗淡,仿佛在听到没有消息传回后,就失去了生的希望。

    “娘娘,那人只知沉迷丹药,怕是已经被丹毒吃空了身子。”老嬷嬷在一旁温声说着,时不时给榻上的女子抚背顺气,“娘娘还需振作起来,您与小公主才是兔皇族最尊贵的血脉。那兔青思根本就不是正统的公主,娘娘……”

    “别再说了,咳咳……苦寻了这么多年都无消息传回,我该是放弃了。”女人嘴角尽是苦涩,她说着,便有一行清泪滑落。

    兔呆呆听着女人的话,再看她哀伤的神情,顿觉心口压抑,她深吸一口气后,不由得吸溜了下鼻子。

    “谁?”这微小的声响惊动了床边的老嬷嬷,警醒的看向身后。

    床上的女人也微微敛了神色,看向前面,兔呆呆的小爪子正揉着鼻尖,看此情形,只能僵在原地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