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兔青思求救

    更新时间:2018-08-18 16:15:11本章字数:1665字

    兔王的丹房。

    屋子装修讲究,外有重兵把守,内置丹炉金身打造,立于房中央,四周靠墙立着的都是高高的木柜子,一层一层都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硕大的炼丹炉足有一人高,炉底燃着明晃晃的火焰。兔王兔不群就靠在丹炉前面的躺椅上,他肥肥的腰身将躺椅撑的满满的,一脸的横肉像是能摸二两油下来。

    看他闭着眼睛像是在浅眠,可脚尖却时不时的点一下地面,躺椅轻轻的晃动起来。

    突然,炉底的火焰微微晃动了一下,兔不群陡然间睁开眼睛,坐起身来警惕的看向四周。

    房间内一切如常,除了躺椅嘎吱做响的声音,再无其他。

    兔不群抬手摸着下巴,眼里精光一闪。明明方才感觉到周围似有异动,难道是自己睡糊涂了?

    他起身去看丹炉,眼里的狐疑渐渐转为笑意,盯着那火苗的双眼里全是贪婪的光。

    而在他身后,那一排木柜前,一身修长白衣袂袂的男子正立在原地,男子脸上戴着银色的面具,他抬头看向木柜上的瓷瓶,均是摇头。

    修大人好似隐身一般,淡然地迈步走过每一个木柜前,环目兔王这丹房里的每一件物品,他只需略略一扫,便可知道这里面没什么好东西。

    修大人眼里划过轻蔑之色,看来这里并不是兔不群藏着珍贵草药的地方。这小小兔宫,除了兔王的练丹房,其他地方倒是叫他不好琢磨了。

    修大人正欲转身离去,忽然听到门外侍卫禀告道。

    “陛下,公主殿下求见。”

    兔不群正盯着他的丹炉看火候,再过少许时辰,这丹就要起炉了,这会儿听到兔青思要进来,他心里不免有些烦燥。

    挥了挥手,不耐的开口。“让她进来。”

    兔青思听声音便知道自己的父王这会不愿见她,可她除了前来求兔不群,一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兔青思提着裙摆进门,站在炼丹炉前,有些许的不自在,看兔不群看都不看她一眼,心里更是焦急。

    兔不群绕着丹炉走了一圈,在确定炼制的丹药无误后,才转看向她,却发现兔青思的脸色有几分惨白,不禁冷嗤一声。

    “又闯祸了?”

    “父王,求您救救女儿。”兔青思显然有些不愿这般的低声下气,听到兔不群的冷声,她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救你?你做了何事?”兔不群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性格冲动又被娇纵成性。

    “父王,女儿想向父王讨要一些补神魂的丹药。”

    “补神魂的丹药?青思,你要这些做什么?”兔不群听她开口就要这么珍贵的丹药,不免有些怀疑,向前一步看着她。

    “你若只是想要进补,柜子上那个红色的瓶子拿去就好,要什么补神魂的?那丹药且不说有没有,就是炼制的药材也是十分珍贵的。”

    “父王,您就只觉丹药珍贵,都不珍惜女儿的命了么?女儿被人伤了,您都不关心了么?”兔青思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她看着兔不群那一提丹药就舍不得的样子,心底顿感痛心。

    “被人伤了?到底是出了何事?”兔不群不禁猜测,在兔族是谁有胆量敢伤兔王的女儿?

    “父王,我……”

    “青思,你该知道在这兔族,除了父王便没人能够给你想要的丹药。”兔不群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父王,是……是女儿带回宫里的一个男子,今日女儿去见他,好似被他用了搜魂之术。”兔青思害怕自己性命不保,不敢再隐瞒,只好说了出来。

    “你带了何人回宫?可知对方来路?”兔不群急忙追问。

    “女儿,女儿不知……”兔青思被兔不群这一追问,一时心乱,扑嗵一声跪在地上。

    “简直就是胡闹。”兔不群一听兔青思将不知底的外人随便往兔皇宫里带,顿时斥责出声。“你连对方是何底细都不明,就敢带回来,也不怕招惹了什么事非。”

    “求父王救救女儿。”兔青思也知道自己可能是闯了祸,这会儿跪在那里也不敢再说什么。

    修大人随意的踱着步子,本想看看这兔不群要从哪里取丹药给兔青思,却是听了好一会的“闲”话。他没了性子,扫了眼地上跪着的兔青思,不屑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出了丹房,修大人走在青石阶上,顿觉一阵黑云压顶,他抬头看向天空,只见一团黑气萦绕在兔王宫的上方。

    修大人立在原地,望着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异象,眉尖轻皱,心下思量着:该来的还是来了。

    看来,他想要的东西怕是要加紧速度寻找了,找到之后,要尽快离开兔族。

    想到离开,修大人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兔呆呆那傻乎乎的样子,一只整天就惦记着要找公兔子交配的小东西,她是有多怕死?

    修大人无奈的扯了扯唇,既然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幻形,那么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帮一帮她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