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被小宫女看不起

    更新时间:2018-08-18 16:15:11本章字数:2387字

    修大人走后,兔不群继续追问着兔青思。

    “你且说说,他是如何对你搜魂的?”

    兔青思看兔王坐在丹炉前,一双眼睛只管盯在那里,心里不禁有些委屈,“父王,女儿无法确定,只记得从他房里出来后大脑一片混沌,像是失了许多记忆,并不清楚在房里发生过什么。”

    “这么说,你只是怀疑,并未亲眼见他对你下手?”兔不群摸着下巴问道,他挥了挥手,示意兔青思起身。

    “虽是怀疑,可女儿记不得的那段空白不就是证据么?”兔青思点头,满是期盼的看着兔不群。“父王是不信女儿,还是不疼爱女儿了?”

    “父王就你一个亲生的,不疼爱你疼爱谁?”兔不群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到木柜前,探手取出一瓶丹药倒出几粒来递给她。

    “三日一颗,服后静心凝气。此乃养魂丹,不可多得。”

    “谢父王。”兔青思接过,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喜色,她正想转身离去。

    “等等。”兔不群出声叫住她,眼底满是狐疑。“你说那男子气宇非凡又深不可测?”

    “是,女儿在兔国从未见过与他有可比之人。”

    “那父王倒是该见上一见了。”兔不群对她招手,示意她近前说话。“去邀他,今晚亭阳阁一饮,父王来看看此人究竟为何种族,为何会在我兔国?”

    “是,父王,女儿这便去安排。”

    兔青思走后,兔不群靠在躺椅上越想越不对。他这几年沉迷练丹,很少管理宫中之事,如今竟然有会搜魂之术的人藏匿在兔族,这让他觉得隐隐不安,让他压力倍增。这个人他必须见,而且不能只是见见这么简单。

    兔不群看着练丹炉,眼里一点点闪过精光。

    ……

    破落的宫殿内,一声声轻咳震进人心里。

    老嬷嬷脚步匆匆的走进房间,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眼里满是心疼。

    “娘娘,老奴有一事禀告。”

    “嬷……咳咳,可是有消息了?”女人一听,硬是要强撑着坐起身来,一脸焦急的抓住老嬷嬷的衣袖。

    “娘娘,莫急。听老奴给您细细说来。”老嬷嬷扶着女人坐起来,给她垫好靠背。

    “咳咳……嬷嬷,你快说啊!”女人枯瘦的脸上,一双大眼满是希冀的看着她。

    “娘娘,并非是公主有了消息。是那男人,老奴得知他要宴请一位来客,据说这位来客住进皇宫已有几日,却是身份背景皆未可知。”

    “什么来客不来客的,与我何干?”女人说完后,就一声加一声的咳了起来,她眼里的希冀瞬间消散,脸色也更惨白了一些。

    “娘娘,您听老奴给您说啊!如今皇宫里的这位来客来的正是时候,我们不可错过这个机会啊。”

    女人转头看她,除了寻找女儿,这些年她对任何事情都已经无望了。这机会……又是什么意思?

    “咳咳,嬷嬷,你的意思是……”

    老嬷嬷握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着。“老奴随您在深宫熬了十几年,连个日头都盼不着,这来客或许会强过那男人,娘娘何不试上一试啊?”

    “难不成娘娘愿意这兔国的江山就拱手让给那男人了?他身边可还养着一个兔亦娇呢!”

    “我宁愿这兔王宫易主,也不愿给了他们这一对仇人!咳…咳咳……”女人被嬷嬷的一席话点醒,双唇颤抖的落泪,她一身灵力被封,是无法与兔王相抗的。若是真能请来外人相助……她愿付出所有。

    “嬷嬷,将本宫的宫装拿来。”女子在一阵痛心疾首之后,心如死灰的脸上渐渐浮起一丝冷意。

    “唉,老奴这就去拿。那些宫装虽已封存了多年,老奴却常给您洗着,老奴一定给您装点妥当了。”老嬷嬷一时激动的热泪盈眶。

    ……

    兔呆呆自修大人一言不发的走后,整只就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一样,她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装死尸。反正都化不了形,也找不到公兔子交配,兔呆呆觉得兔生无望,指不定哪天她就死翘翘了。

    一阵扣门声响起,兔呆呆眼眸睁大,顿时扭头看向门口。她扑凌的坐起来,垂在两侧的长耳朵也竖了起来,是修大人回来了?

    免呆呆表面上虽然不说什么,可心里却隐隐欢喜着,她跳下床,蹦哒到房中间,只见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

    小宫女叩门后,久未听到人声,以为没人就自己走了进来,没想到还真是没人。她刚想继续往前走,就听到一声带着怒气的叫喊自下方传来。

    “住脚!”

    小宫女诧异的低头一看,这才看到她脚边的兔呆呆,不由得惊了一下,后退一步。

    兔呆呆也往后挪了挪,这人有没有礼貌啊?差点就要踩到她了。

    “原来你就是公主口中的小灰兔?”小宫女在看清兔呆呆之后,眼里不免有些轻视,语气中也颇为不屑。“兔王派我来宴请二位,不知那位白衣大人去了何处?”

    兔青思派她来通传兔王的邀请,虽然要求她不要怠慢了两位贵客,可是此刻房中只有一只小小灰毛兔子,她一个公主身前的掌灯宫女,可不愿对一只都没化形的灰毛兔子毕恭毕敬的。

    “兔王的宴席,还请二位盛装出席,不要给公主蒙了羞。”不等她回话,小宫女自顾自的就说完了,之后却盯着她一身带血的绷带,掩嘴嘲笑。

    “那白衣大人自是样貌出众,不需作何打扮,只是你……怕是更不需要了。”

    “为什么?”兔呆呆仰着脖子问道,怎么感觉这小宫女说话好怪啊!

    “这衣服呀,是给人穿的,你怕是用不着吧?”小宫女眼里的轻蔑十分明显。

    兔呆呆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这是笑话她没化形呢!她气得鼓起了双颊,恨不得扑上去咬小宫女几口,可是一想到她跟着修大人来兔王宫的目的,顿时又冷静了一些。

    哼!本呆呆化形之后那也是一个秀色可餐的小美女,何必跟你这小宫女计较,不过嘛……

    “盛装出行是吧?我知道了,我会转告我家大人的。”她竖着耳朵蹲坐在地上,抬高下巴仰头看着那宫女,小爪子有意无意的顺着身前的皮毛。

    “也请你回去转告你们家公主,化形这些个小事,在我们家大人眼里根本就是动动手指的活。只要他喜欢,我随时可以化成小美女陪着他。”兔呆呆看着那小宫女,反唇相讥。

    “只是你们家公主就难说了,任她身份再高,长得再漂亮也是没用的。在我们家大人眼里,我这只小灰兔那就是最好看的。”

    “叫她不要再惦记我们家大人,他可是我的未婚夫君,懂了么?”最后一句,可是气场十足。

    “你?未婚夫君?”小宫女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皮毛又灰又杂,一点也不好看,凭什么的?

    “对,白衣大人就是我的未婚夫君。”兔呆呆理直气壮的挺了挺小身子,字正腔圆的大声说道。

    熟不知她这豪言壮语的一慕,刚巧被走到门口的修大人听到看到,只见他星眸微眯,抬步跨过门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