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几个蠢贼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1本章字数:1531字

    夜晚,戌时。

    风清歌早早的梳洗完,野外飘漂了多天的她,终于好好地洗了个澡,也好好地照了下镜子。

    铜镜里,小姑娘的脸蛋长得不错,唇红齿白,杏眼桃腮,睫毛纤长,柳叶弯眉。

    临睡前,她又捡起桌旁的白布条往胸口缠起来,正缠得专注,却突然发现窗户纸上一只绿竹管捅了进来。

    风清歌弯腰,佯装吹了蜡烛就寝,袅袅烟气夹着怪异的香扫向她的鼻端。

    “阿——阿秋——”脑海里,好像听到了豆子的声音。

    风清歌用意识唤了唤,果然见脑海中一只粉白的糯米团子揉着眼睛蹦了出来,它的身量较之前出现时小了几分,黑黑的小鼻子闻了闻,啐道:“就这点破货,还想迷晕我的主人吗?”

    风清歌好笑,刚想关心关心小豆子,却脑海中一黑,又没了豆子的影子。

    得!果真是元气大伤!

    风清歌快速披上了衣衫,头发都来不及扎,那门板就吱呀呀的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推开了。

    她一身黑衣,室内又是昏暗,对方三人明显从略明亮的地方摸了进来,竟直直的跃过了她,摸向了离她有段距离的床榻。

    摸了摸,没人。

    又摸了摸,还是没人。

    “二哥,消息确定可靠吗?”

    “绝对不会有错,老大飞鸽传书一到,老五老六就一直在城门口盯着,确定见他们进了这客栈。”

    “请问……”

    “娘的,老四你别学个女人说话!等等……”那被叫二哥的人突然冷汗直冒。

    而那个先前叫二哥的人,声音已经颤抖的快哭了,“二二二……二哥,老四是个哑巴啊!”

    风清歌坐在了桌前的圆凳上,她的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下灯芯,先前被她吹灭的蜡烛又缓缓燃了起来。

    屋里,本来进了三个穿黑衣蒙黑巾的笨贼,此刻却只余两个站在床头,一个被床幔绑了丢在床角,嘴里呜呜的,被堵了风清歌先前擦浴的白巾。

    “老四!”个高的那个,用的是老二的声音,见到墙角四弟的模样后,他急忙地奔了过去。

    老三长得有点矮小,明显软了软,紧接着,牙一咬,拿着匕首就向风清歌刺了过来。

    风清歌习惯的用右手按向左肩头,这次,迷你手枪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根细细的蓝色能量针。

    风清歌顿时感觉自己再度无语了,在末世,她的武器是能量重炮,刚穿越过来因为身子板太弱变成了迷你手枪,现在倒好,连枪子都没了,不过也好,细针至少杀不了人。

    她腕间一个用力,能量针直直地射向了老三的手腕,只听叮当一声,老三的匕首落地了。

    风清歌一只手臂支着木桌托住自己的下巴,一手轻轻地扣着桌子。

    “做人做什么不好啊,你们非要做贼。”

    “贱人!”老二解了老四的束缚,拉起老四后,对着风清歌横眉冷目,他忽地吹了声口哨,风清歌的门口立刻又多了两个黑衣人。

    风清歌的眉峰轻拧了下,两根纤细的手指又轻轻扣了扣桌面。

    “你们的伙伴是不是少了一个啊,对吗?福婶。”

    随着风清歌的话音一落,门口的两个黑衣人身后缓缓的又走出了另外一个人,那人虽同是一身黑衣,可体形圆润矮小,慢慢地扯了自己面上的黑巾,福婶“亲切”的圆脸蛋就露了出来。

    ……

    次日,天微亮,青草上沾满了露水。

    风清歌仍是一身黑色男装,她手里扬着小鞭子,寻着大军过后的印记往前缓慢的驱赶着马车,马车轱辘微微下陷,车上好似载了什么重物,很沉。

    明明离上京不过两日的车程,风清歌却足足的行了五六日,当她那匹累得快断腿儿的马终于到达上京的城门口时,战王爷的凯歌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

    战王府的书房里,霍天骁正将几百里加急的信函收拢起来。

    微合的书房门外,一身戎甲的中年将军单膝点地,又手抱拳,“回王爷,奔雷幸不辱命,风家姑娘已经在城门处被放行了。”

    霍天骁淡淡的“嗯”了一声,却突然眉宇轻皱了下,“受伤了?你身上有丝血腥味。”

    奔雷急忙垂头,又抱了抱拳,“末将蠢笨,在护送风姑娘时,与那伙子贼人缠斗时受了轻伤,这才害得风家姑娘被半路劫走,不过好在风家姑娘机灵,那伙子贼人第二次仍未得手。王爷,他们在风姑娘屋里下的是……”

    “下去吧,晋国那边似乎又有异动,你养两日伤后,多带些人马回去。”

    “是,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