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被称孽障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1本章字数:1633字

    片刻后,丞相府的后门处安静的只剩尘土。

    丞相府的正厅里,风不归坐在首座上,他端起茶盏的手都是抖的,他身材瘦长,留着寸许青须,眸底敛着别人难懂的情绪,他脸形稍瘦,但俊美,依稀可以辨出他年轻时有过的风华。

    正厅下方,跪了六个人,除了风清歌,还有林姨娘母女,自然,还有风清歌绑来的三个贼人。

    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林姨娘脑门直直地抵着地面,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反倒是她的女儿跟风清歌都跪得比直比直的。

    风清歌是不习惯,风清薇却是觉得自己跟母亲行得正,做得端,即使暗暗挑唆了风清歌什么,但没有真凭实据,能奈她们如何。

    “大胆!”风不归又怒喝了一句,端得不稳的茶盏终是重重地砸在了一旁的木茶桌上,茶水四溅,骇得林姨娘伏地的身子更抖了。

    风清薇也吓了一跳,随后红唇抖了抖,几颗豆大的泪珠就滚了下来,她拿出粉帕擦了擦眼角,在地上曲了下身子,“爹,您不能听三妹妹胡言乱语,姨娘这些年待妹妹如何,爹您是看在眼里的。即使对我这亲骨血,姨娘也比待妹妹薄了几分。”

    闻言,地上一直抖的林姨娘终于抬起了脸,她脸上泪水狂流,妆都花了,似有道不尽的委屈。

    风清歌这才知道,这林姨娘先前不是在害怕,人家是酝酿泪水呢,论演戏,风清薇可以有七十分,那林姨娘便有了足足的一百分。

    “相爷,您……您一定莫要怪罪三小姐,她定是在外漂了许久,太害怕才随口乱说的。”

    “哦?那那些……”风清歌正要指向厅里的三个贼人,未成想,风不归突然抓着茶盏向她砸了过来,她敏锐的一侧身,茶盏砸在地上,应声而碎。

    “孽障!你还有脸开口!本相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若非你姨娘一直将事给你捂着,怕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在外头厮混了一个多月!说!说你这一个多月到底去了哪!又见了什么人!”

    先前那种浓浓的委屈感又袭了上来,风清歌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将原身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感觉压了下去。

    她突然毫无预警地站了起来,一双仿佛可以窥探内心的眼睛,直勾勾的望向了风不归的眼睛里,他的眼神有些闪躲。

    呵!还知道心虚!

    风清歌勾唇冷笑,心想原身的死,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她的目光在屋里几个人身上游移了下,最后,脚步一抬,定定的走向了屋里跪坐着的三个人。

    一个,是最早被她捆了的老四,是个哑巴,正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一个,是被她用能量针戳了手心的老三,是个胆小鬼,见她一过来,忙垂下了脑袋装驼鸟;

    最后一个,自是之前在马车里跟她相处了许多天的福婶,只见她眸光同是闪躲,终是一咬牙,脖子一仰。

    “姑娘,我兄弟六个技不如人,但能否请您高抬贵手放了他们?所有的阴私买卖全我一人谈的,您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福婶话一落,老三老四立刻紧张了,老四唔唔大叫,老三急忙道:“不不不,风姑娘,事情全是我老三干的,是我派下头人混入军队欺辱你,是我安派弟兄伏击了护送你的奔雷将军,更是我……”

    “该死的贼人!”风不归抄起一桌上的茶壶,刚要掷向老三,却又对上了风清歌投过来的冰冷目光,那目光里浓浓满满的,全是疏离。

    风清歌嘲弄的勾了下唇角,淡道:“爹爹大人,您何必如此着急呢?”

    这下,风不归的手更抖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慌的,或者是心疼的,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慌乱,复又划过一丝黯然,快得,不易捕捉。

    风清歌自也是懒得琢磨他那难懂的目光,她只是蹲了身子,看着福婶几人一副义气薄深的模样,摇摇头,好心的解答了福婶一路上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点。

    “一路上,你漏洞百出,先不说马车上有过打斗过的痕迹,就说你在为我取水袋时那一闪而过的杀意,还有,你口口声声说是战王爷派来护送的,为何却对马车上箱笼里的东西一点都不清楚?你故意配合我乔装,并放慢了脚程,怕是一直就在等着大军到时,方才将我处理了吧?”

    “孽障!你给我闭嘴!”风不归霍然站起了身,茶壶狠狠的向风清歌丢了过来。

    风清歌看那茶壶抛出角度,估摸着不会砸到自己,索性就站在原处动也没动,青花细釉的茶壶在脚边爆开,滚烫的茶水跟茶壶的碎片溅了福婶等三人一头一脸。

    林氏母女自是早已躲得远远的,风清歌暗暗调动了空气里的能量微子,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在她身前挡了下,她身上竟未沾上半点茶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