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书房旧人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1本章字数:1659字

    星稀月朗,凉夜沉沉。

    风清歌半退了亵裤,趴在自己闺阁的暖榻上,赵奶嬷正泪眼汪汪拿着凉膏子抹在她被打的小屁屁上,嘴里又是数落相爷狠心,又是轻声责怪风清歌胡闹不懂事,堂堂一个千金小姐,怎么能离府数月有余呢?

    风清歌嘴上保证着不会再犯,脑海里却正在跟刚醒不久的豆子闲唠嗑。

    “主人,你为什么要让那群愚蠢的凡人欺负啊?切!真不可爱,一点都不像我们26世纪的人类友爱团结!”

    “唉,你以为我想吗?这身子体力太差,我刚刚用了一会元素之力抵挡棍子,就再也没有体力了!三大棍啊!疼死了啊。”

    “主人,我怀念以前勇猛无比的你。”

    “嗯,我也是。”

    “主人……”

    “嗯?”

    “我好像感觉到了我儿子在附近……”

    风清歌霍然跪坐了起来,先是一阵疼,后是呲牙咧嘴地发现赵奶嬷拿着凉药膏子在旁边狂掉眼泪。

    “唉呀,嬷嬷,您别哭啊。”因为吸收了原主的灵微子,风清歌帮赵奶嬷擦眼泪的动作,相当纯熟自然。

    “三小姐,奴婢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啊?”

    “没!没事啊。”风清歌连笑带讨好,“我就是记起了您老人家身上也还有伤呢!夜深了,赶紧回去睡吧。外间不是还有凤儿跟喜儿两个小丫头呢吗?”

    “可是三小姐,您从小到大,哪受过这份罪……”

    “赵奶嬷,我真的没事,唔啊——”风清歌捂嘴,佯装打了个哈欠,重新趴回了枕头上,小脸往锦枕里埋了埋,“好像就是困了,您不回去,我也没办法放心的睡啊。”

    赵奶嬷叹口气,略显老瘦的脸上闪过浓浓心疼,帮风清歌拉好锦被,掖了掖被角,这才退了出去。

    风府,风不归的书房。

    房门跟门窗紧闭,屋内烛火跳跃,在窗纸上印下了两道影子。

    一道,略显高大,侧脸刚毅,身姿颀长;一道,略显清瘦,侧脸上有寸长的青须,颔部轻垂,抱拳弯腰,对着略高的那个影子行了一个大礼。

    风清歌依旧是那身黑色男装,猫在花丛里盯着书房那两道黑色剪影。

    “豆子,你确定是战王爷霍天骁?”

    “回主人,我分了一咪咪灵体给他,所以只要他一靠近,我就能感觉得到。”

    “奇怪!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风清歌眯了眯眼睛,又压低了身子,拨了拨花丛的叶跟花朵,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里面细微发出来的声响。

    “小女这件事,老夫实在有愧啊。”风不归的声音。

    “相爷不必介怀,只是经此一事,怕你相府不想趟这浑水,也得趟了。”另一人声音慵懒浑厚,影子落坐在桌前,动作潇洒俐落地为自己斟了杯茶水。

    声音好似战王爷,却又比战王爷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风清歌摸不懂两人见面是几个意思,只能伸长了耳朵继续偷听,她心里估摸着,两人也许能让她找到真正风清歌死因的蛛丝马迹。

    屋里风不归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缓缓地也坐下了,但却好坐得拘谨恭敬了些。

    “我风府世代清流,从不参与营党之事。可自清雅嫁与皇家,成为太子妃那一刻,便是大错了。”

    闻言,正饮茶的那人动作微顿,半晌,复才开口,“相爷,有个问题,还望解惑。”

    “您请问,老夫必当言无不尽。”

    “贵府三小姐风清歌可曾过习武?”

    风清歌心想,完了。却听见风不归的影子摇了摇头,缓缓答曰:不曾,复又补充道:“倒是从军营回来后,性子又乖张戾气了不少,今日还说,就让老夫当她已经死了。”

    “……”风清歌。

    “……”霍天骁。

    “王爷,老夫有个不情之请,恳请您告知小女在军营几日都发生了何事,见过何人,有没有……”

    “不知,没有。”简单的两个字,回答的干净俐落。

    这下,豆子在风清歌的脑袋里就炸开了。

    “主人主人,这姓霍的不是好东西!他说没有,没有个屁啊!你们又抱又亲又搂的,我连儿子都给他生了,他居然说没有!是没有见过什么人,还没有发生什么事啊!啊啊啊,主人,你们那点事,放在这个时代,他就得八乘八的大花轿来迎娶你啊。”

    风清歌皱了皱眉毛,在脑海里让豆子闭嘴。

    “可是,主人……”

    风清歌单方面的切断了跟豆子的联系。

    之后,屋里的人就再未提过关于风清歌,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些,全是风清歌似懂非懂的东西。

    这下,她是感觉真的困了,红唇张了下,杏眸里都含了酸涨之意,揉了揉,正想转身离开,却听屋里又传来了新的内容,让她霎时间,困意全没了。

    “相爷,你见多识广、博览群书,可听过一种急症,让人嗜血若渴,神思恍惚没有意识?”

    风清歌缓缓的眯起了眼睛,顷刻之间,她便做出了一项重大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