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偷溜出门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1本章字数:1584字

    同夜,战王府邸。

    侍卫们、丫头们,行色匆匆,有人端着水盆,有人拿着扫帚,在一名老太监的指挥下,快速的刷洗地上、柱子上以及花盆上的血迹,多名黑衣人的尸体被拖走处理掉。

    老太监叹口气,旁边的侍卫长段青问道:“贾公公,今儿个夜里第几波了?”

    “第三波了,也不知道咱家王爷又招惹了哪路神仙。唉,外面传出那档子事就够让人糟心的了,怎么夜里还不让人安省呢?”

    段青沉默,目光向霍天骁的书房望了一眼。

    书房里,烛火摇曳。

    霍天骁一身白色的亵衣亵裤,脚蹬黑色的五爪龙纹靴子,头发玉冠已除,线条冷硬的五官看不出丝毫的喜怒,他手里拿着一本兵书,坐在黑色的檀木桌前翻看着。

    书桌前,下方单膝跪地的正是刚从风府回来的青羽。

    “她真如此说的?”

    “回爷,是的,三日后,子时,邀您‘龙凤居’一聚。”

    霍天骁闻言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后,屏退了青羽。

    待青羽退下去,霍天骁这才望着手中的兵书微微走神,屋里烛火的火苗又跳了跳,霍天骁的眼睛微微眯了下。

    “三日后吗?呵,本王恭候。”

    随后,霍天骁叫了人准备沐浴。

    可,此时的他万万没想到,那本跟他有 “三日之约”的风清歌,竟,提前来了。

    ……

    夜里,风清歌终于还是没睡安稳。

    她一闭上眼,26世纪丧尸围攻人类的画面就闪现在她的脑海里。

    半夜醒来,她轻着脚步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那件黑色的男装,凑到鼻子前闻了闻。

    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双手用力搓了搓,拎着衣服甩了甩。

    豆子在风清歌脑海里表示无语,见风清歌又要将那衣衫穿上,它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风清歌拼命地忍着,终于是硬着头皮把衣服给穿上了。

    她也叹了口气,随后把头发用一根布条扎了个马尾,额前留了两缕黑发,配上一张微微冷沉的小脸,整个人多了股少年的英俊淡漠之气。

    一切妥当,风清歌才打开了窗子,从窗户处翻了出去。

    她没走房门,因为门外的暖厅里有喜儿值夜。

    风清歌一生二熟的走出自己的小院,直奔风府后门而去,可这次,她并不像上次那么运气好。

    也许是白日里风府的动荡,让风府的下人如履薄冰,也或许是入夜那场火,让下人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风清歌小心的躲在树后看着后门处,只见平日里只有一个门丁把守的后门,突然多了三五个小厮。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个个像个哑巴一样。

    扣扣扣,有人轻扣了下后门。

    风清歌凝神看去,只见一个小厮快速拉开了门闩,紧接着,一只灯笼伸了进来,两个让她眼熟的人小心谨慎地被一个丫头领了进来。

    分明是昨夜她在药铺见到的老大夫跟少年药童,又细看那丫头,好像是风清薇身边的人。

    听见那小丫头对着老大夫低声道:“金先生,您这边请。小姐夜里发了几次高热,真是有劳您了。”

    这是……被吓着了?

    风清歌暗觉好笑,听见那老大夫回道:“姑娘莫是客气,老朽定当竭尽所能,只是这诊金……“

    “好说好说。”

    三个人在风清歌躲藏的大树旁路过,风清歌暗暗比了比自己跟药童的身量,突然双臂一伸,快如闪电,一手勾着药童的脖子,一手死死捂住他的嘴,然后在药童来不及反映的情况下,将他一手刀给劈晕了。

    风清歌扒下了药童的衣服,自己换上了。

    豆子感觉自己的主人来到古代后,变得越发无耻了。

    风清歌怕自己手劲儿太小,药童半路醒来坏事,便又劈了一下。

    “……”豆子。

    一刻钟后,风清歌领着豆子“光明正大”的出了丞相府的后门,出门前她半低着头,谎称金大夫忘了问诊的东西,让她赶忙取过来。

    光线昏暗,小厮不疑有他,待关了房门,几个人又恢复了那种你看我,我看你的情景模式。

    大魏王朝的宵禁是从子时开始,现下离宵禁还有些时候。

    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几个卖面的和卖小吃的摊子依旧在吆喝着。

    风清歌依着原主的记忆,隐约辨别了战王府的方向。她想进行昨夜未进完成的事,那类似于丧尸异化的消息既然是霍天骁带来的,那么他身上肯定还有什么更多的讯息。

    可,走着走着,风清歌就有些蒙圈了,这风家三小姐原本是个路痴,而战王府又向来守备森严,听说方圆五里皆没有任何宅子。

    风清歌望着略显寂静的长街眨眨眼,正想打道回府时,有人用一只手按上了她的纤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