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夜闯王府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1本章字数:1536字

    风清歌将来人抵在巷道的墙壁上,听到熟悉的妇人声音,她掂高了小脚,压低了小脸,凑近了看被她压在墙壁上的人。

    果然是福婶!

    风清歌松开了手掌,眉峰,却越发的紧了,“这节骨眼的,你回来做什么?”

    “姑娘!”福婶一重获了自由,立刻“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姑娘请信我,这件事,绝不是我跟我那伙子兄弟传出来的。蠢妇回来,就是想弄清楚,倒底是谁的舌头如此长!”

    风清歌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福婶,见她抬起一张几分委屈,几分似为她鸣不平的圆圆脸。

    “知道是谁说的又如何?”

    “我——蠢妇要将那长舌的亲手给宰了!若不是姑娘,蠢妇必早与几个兄弟共赴了黄泉,只怕我那一双儿女也难逃那人之手。我今日本想先弄死那说书人,不想竟与姑娘在茶肆里不期而遇,我……”

    风清歌摆摆手,福婶后面的话全咽回了肚子里。

    “你若真有心,不妨告诉我那背后指使你们的人是谁。”

    福婶又压低了身子,回道:“姑娘,不是蠢妇不想说,是那人与我们打交道时,连其手下都是戴了青铜面具的。姑娘……”

    福婶重新抬起头来,夜色下,她的表面不甚清楚,声音倒是万分真挚,“我清风寨受您莫大的恩惠,而且也已摆脱了那人的控制,从今日起,愿为您效犬马之劳。”

    “金盆洗手了?好事啊。”风清歌随意应着,然后,她两手撑着膝盖,微微弯腰,视线与福婶的在黑暗中好似对到了一处。

    福婶顿觉周围吹过了一阵冷风,只能慌忙将目光移开,只见对面那小姑娘用一副淡淡的好似又带了几分困倦的声音问道。

    “福婶,请问战王府在何处?”

    “姑娘,您……”

    “外头都在传我跟战王爷的香艳事,我去问一问他的感受。”

    福婶下意识地拉回视线,只感觉正弯腰看她的小姑娘似乎离得她又近了几分,她忙将战王府的具体位置说了出来,见风清歌终于站直了,伸了个懒腰,动了动脖子,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对了,福婶。”

    福婶的身子顿时又是一僵,心脏又是一提,忙应,“姑娘,您还有何吩咐呢?”

    风清歌原本几分倦怠的声音,这次揉了几丝笑意进去,“我打算去战王府这事,现在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哦。”

    福婶后背莫名地又感觉了几丝凉风,正想再对风清歌表一表忠心时,却见她脚步一抬,已是出了巷子,她忙在身后追问:“姑娘,那我们接下来……”

    “随便找点营生,只要不偷不抢,不蒙不骗,不杀不淫,干什么都行。”

    说完,风清歌的身影已经消失。

    寂静的暗巷,只留下福婶一个人,她本是跪直的身躯,突然软了下来,她额际明明没有冷汗,却还是下意识的抹了一下。

    传说中的战王府,仅在大门处燃着几盏灯笼。

    月色寡淡,方圆几里内,果然没有任何的人家,让青石路直通的偌大王邸显得几丝寂寥,几丝神秘。

    在风清歌原身的记忆里,传说霍天骁是“杀神”转世,战功赫赫,嘉奖无数,唯独不喜跟人毗邻而居,而世间也皆传言,普通人受不住他身上的“杀气”。所以,在霍天骁弱冠之后,当今圣上便赐下了此处宅子。

    豆子早就在风清歌来的路上又被放了出来,一路上却一句话都不说,显然是怕被风清歌在脑海里又关“禁闭”。

    风清歌又往前走了几步,她站在王府的大门下抬头向上望去,只见紧闭的朱红大门上方,龙飞凤舞地挂着“战王府”三个字,听说还是当今圣上亲自提的。

    豆子在风清歌脑海里抽了抽小鼻子,一张白糯米团子似的小脸上,全是震惊,“主人,不对劲,周围全是残余的灵微子,应该是不久前死过很多人!”

    风清歌自然也是感觉出了不对劲,周围空旷,便有夜风,夜风之中,分明夹杂着血腥的味道。她本想试试“光明正大”的走正门拜访,现下看来,却是行不通了。

    风清歌身形一转,向战王府后方的外墙走去。

    豆子在风清歌的脑海中,对着风清歌的视野自然是也全接收了,当风清歌的目光在一个狗洞上划过时,它哇哇大叫,“主人,这里适合啊!你这身形妥妥的。”

    风清歌冷哼一声,突然,她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来。

    此刻,霍天骁的卧房,热气蒸腾,屏风之后,他未着寸缕,正闭眸坐在浴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