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看哪呢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2本章字数:1639字

    室内昏暗,风清歌看不清楚霍天骁的表情,却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压迫力。

    她指尖动了下,想重新点燃屋内的烛火,却感觉身上的男人又压低了身子,灼热的气息在她颈项间喷拂。

    “你就这么想将流言坐实吗?”

    风清歌尽量忽略颈间热气,眨眨眼,淡道:“我还小,怕是不行。”

    “呵,”霍天骁一声轻嘲,“你胆子却是不小。”

    “……”风清歌动了下,紧接着,她的双手竟被人分别抓起来,举过头顶。

    “王爷,别闹。”风清歌神色正经了不少,想起风不归那老古板,怕真的要是出点啥事,她就先被这身子的爹给处置了。

    霍天骁心头莫名一股愠火,在听到风清歌声音的那一刻便被点燃了,这女人没有礼数,不懂教条,敢只身进入军营,敢独自夜闯男人卧房,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他将她两只手腕交叠,单手抓住,另一只手,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扳住了她的下巴,抬高了迎着他的气息。

    “你不是风清歌,你到底是谁?”

    “……”

    “你看似没有武功底子,却能生擒了一帮子贼人,扮作风府二小姐的模样混在我身边,到底所为何事?”

    “……”

    “说!”

    风清歌给气笑了,她的手腕被抓得发麻,根本使不上丝毫力气,小脑袋往上扬了扬,她的唇离霍天骁的唇,只差寸许。

    “王爷,您这就记性不好了,林子里,您不是已经对我验明了正身?”

    “你——”霍天骁正想再加强一下气势,俊脸往前一压,却倏地碰上一片柔软。

    两唇相贴,他竟想加深这个吻,却又忙触电般地放开了风清歌,站在榻前,整理起散乱的衣物。

    风清歌斜斜地躺在榻上,她感觉自己的唇上好像还沾着几许冷冽味道,她下意识的舔了下唇瓣,然后,侧过身子,躺在床上,支着脑袋看着床榻边的男人。

    霍天骁已经整理好了亵衣亵裤,直到体内莫名的火苗平息后,他才冷冷的瞪了眼风清歌,然后,他在暗黑的房间内找到了火折子,重新点燃了屋内的烛火。

    室内的一切,渐渐清晰了起来。

    霍天骁回身,见那半夜闯入他卧房的小姑娘,正穿着一身灰扑扑的男装侧躺在他床上,单手支着脑袋,唇红齿白地看着他。

    霍天骁在燃着烛火前的圆桌前坐了下来,与风清歌隔着三四米的冷空气,两个人的目光,无声的对峙起来。

    他在等,她回答他的问题。

    她在想,怎么知道自己想知道的。

    半晌,风清歌佯装咳了下,清了下嗓子,“那个王爷,”她坐了起来,小脸像参加年度总结战役汇报似的,绷得紧紧的,“我是风清歌,请不要再怀疑。”

    霍天骁盯着风清歌的前后转变,她的表现像翻书一样快。

    “我之所以能抓那帮子人,是因为我会点拳脚,还有暗器啊,您看——”风清歌右手擦向左肩,好似在肩头的衣物里取出了什么东西一样,只见她双手摊开,手心里放着几根大号点的蓝色能量针。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两天活动量加大的原因,针似乎大点了?

    霍天骁继续冷漠脸,看着风清歌的模样,好似静静地说:继续编。

    然后,风清歌便将忽悠风不归的那些话又讲了一遍,讲她是如何在风府不受重视,讲她如何在夜黑风高之时遇到了一个神秘人名唤“狂蝶”,并拜了她当师父。

    霍天骁冷笑,风清歌淡咳了一声,垂下眸子,眼珠微微一动。

    “王爷,到您了。”头再抬起时,她本是正经的小脸,显得越发正经了,“那日我们进入的林中,可还有其它的活口?”

    霍天骁冷笑微收,缓缓地恢复了冷漠神情,“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只见坐在他床榻上那小姑娘红唇又张又合的,吐出的话语,却超出了他的认知。

    “王爷,我师父来自远方,听说她家乡有一种可传染的急症。若是死人感染了,那是会诈尸咬人的,可若是活人感染,对方前期会感觉饥渴,后期便嗜血成性,虽有自己的意识,可被他咬到的人,是会变成行尸走肉的。”

    霍天骁微微眯起了眸子,明显是联想到了什么。

    风清歌心底叹口气,看来,她跟豆子所担心的事,果真发生了。

    豆子在风清歌脑海里已经围观了霍天骁的身体好一会,此时,又暗搓搓地开始建议了,“主人,只要抢过他的身体,我们的战力能立刻恢复。”

    风清歌的目光下意识的从霍天骁脸上往下移去,从他宽阔的胸膛,有力的胳膊,再到被白色亵衣裹着的精健腰身,再往下……

    “你看哪呢?”霍天骁冷冷的提醒,只见床榻上的小姑娘猛地一个激灵,再看他的脸时,又恢复了一副正经略带淡定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