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太子妃风清雅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2本章字数:1554字

    风清歌刚被老嬷嬷带出了小屋,便有一个粉色宫装的宫女匆匆而至。她自称“碧环“,是太子妃的近身侍女,过来邀请风清歌进太子的东宫一叙。

    太子妃,也就是风清雅,丞相府的嫡长女,与风清歌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在风清歌过往的记忆里,风清雅一直是丞相府的骄傲,三岁能诗,七岁能琴,诗词歌赋无一不通,是个才女。

    可原来的风清歌与她并不亲近,因为自己痴迷的战王爷,听说和嫁进东宫前的风清雅似乎有着什么。

    “那劳烦小姐姐带路了。”风清歌对原主记忆里的风清雅并不反感,顶多就是个熟悉点的陌生人。但对方早不找她,晚不找她,偏偏等她验明了身子才找,可见,也是怕风清歌真的有什么不干净,连累了她自己。

    小宫女被一声“小姐姐”叫得有点意外,但毕竟见多了世面,很快便淡定下来,遂领着风清歌向太子宫走去。

    一路上,风清歌将沿途的风景打量了一遍。

    皇宫中,存在很多的灵体,有年老的嬷嬷,宫女小太监,还有一些妃子侍卫等,他们大多重复生前的动作,日复一日。

    风清歌正看着,旁边的宫女已经停了,恭敬地请她进入太子宫的大门。

    大门里,太子妃风清雅领着一干奴才们翘首以盼,待见到探进来一抹青纱色的身影,她忙迎了上去,“妹妹。”

    风清歌入乡随俗,学着之前碧环见着自己时的模样,对着风清雅福了福身。对方一身太子妃的服饰,年纪二十来岁,模样秀美,身段盈盈。

    “姐姐。”风清歌回了一句。

    风清雅笑着扶起她,“都是自家姐妹,不必多礼。今日听你进了宫,我便命小厨房备了你爱吃的蜜仁糕,快跟姐姐去内殿尝一尝。“

    风清歌此时还真感觉饿了,便随着风清雅的步子进了内殿。

    内殿的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一壶玉酒,还有着几碟子看似可口的糕点。

    风清雅屏退了左右,招呼风清歌落座,然后,又挽着袖子,亲自为她挟了蜜仁糕。

    风清雅先是询问了几句风清歌的近况,随后,便聊起了外头的传言,以及战王爷从迷雾林中抱出一名女子的事。

    风清歌嘴里已经吃了好几块糕点,闻言,心想,正事终于来了。她将嘴里的吃食吞了,这才慢悠悠地回道:“咦,有传言吗?我只知道宫中宣我来检查下身子,其它的,全不清楚呢。”

    风清雅正给风清歌倒酒的动作顿了顿,随后,暗暗打量了风清歌一眼。

    妹妹喜欢战王爷这件事,在整个丞相府都不是什么秘密,她未出嫁时,风清歌时常缠着她多讲一些战王爷的事。若有个什么小心思,不待她追问,风清歌便已然自己全说了。

    可眼下,她这模样是装傻么?

    风清雅将酒杯推给风清歌,风清歌也不娇作,闻了闻,感觉里面没什么奇奇怪怪的味道后,便仰头喝了。

    风清雅轻问:“那妹妹可曾见过那妓子?姐姐听说她长得极美。”

    风清歌老实的摇摇头,有心劝说风清雅一句,霍天骁被她风清歌看上了,您老就别肖想了,可见对方面有失落的样子,便将到口的话吞了回去,继续捏着糕点将自己喂饱了。

    有小宫女敲门,说是太子殿下回来了。

    风清雅忙收起脸上异样的表情,身体轻颤一下。

    风清歌起身告辞。

    只是走了两步,她到底是没忍住,低声说着风清雅警示道:“姐姐,不管你以前跟战王爷什么关系,眼下,你已然是太子妃了。像婚内还记挂着前男友这种事,以后还是别做了。”

    说完,风清歌又补了一句,“不然,整个丞相府都会跟着倒霉。“

    风清雅背脊略有僵硬,刚想说点什么,太子已经推门进来。

    太子一身黑色绣金色祥纹的常服,进门之后,难勉与要离开的风清歌打了个照面。

    风清歌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对着对方福了下身子。

    却听对方说:“你抬起头来。“

    风清歌无奈,只能将脸抬起来,两人眸光对视了一瞬,他看到了她脸上不耐,她瞅见了他眸底一闪而过的深意。

    随后,霍天赐的唇角牵了牵,与霍天骁相像几分的俊脸上揉了一抹笑意:“我竟不知是清歌来了,刚才险些轻待了你。”

    风清歌吃饱喝足,已经在宫里呆腻了,便道:“不轻待,臣女这就走了。”

    说完,也不待霍天赐再说什么,又福了下身子,提步离开。霍天赐在风清歌离开后,目光徐徐地望向风清雅,眸底一片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