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拦马碰瓷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2本章字数:1473字

    出了皇宫,风清歌这才感觉自己浑身的骨骼都放松了,连空气都变得自由了。

    她伸了个懒腰,快步走向停在侧门的马车,却突地身形一顿,眼角瞥到正门一抹刚从马上下来,准备进宫的匆促身影。

    “主人,是霍天骁。”豆子在风清歌的脑海里说道。

    风清歌眯了眯眸子,猜着对方这么匆忙的往皇宫里赶,是不是与边关的急症有关。

    她心里装了事,上了马车后,也是心不在焉。

    确定马车跑得不快,她便蹲在马车的底板上敲了敲,感觉下方的木板不是太厚,就捻了手指,右手的姆指与食指上方出现了一丛幽蓝色的火苗。

    这火苗是经过提纯的,热度很高,风清歌将手指放在木板上,随后,木板上就燃起了一堆幽蓝色的火。

    底板上很快被灼出了一个洞,眼见着能钻出去了,风清歌便将火焰给熄了。

    片刻后,丞相府的马车继续向着丞相府的方向跑着,而刚刚马车路过的地方,爬起一名身穿青纱色衣衫的少女。

    少女拍拍身上的灰尘,问着脑海里的豆子,“还记得战王府怎么走吗?”

    豆子在风清歌脑海里回了一个懵逼的表情。

    周围小风凄凉,路痴少女带着路痴的豆子在道路中央站了一会。

    突然,少女一个转身,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皇宫中,一身黑色绣五爪金龙的霍天骁站在书房里,将怀中的加急文书掏了出来,递给了大魏朝的当朝皇帝。

    皇帝坐在书桌之后,从长子手中接过上了红漆的信封,展了开,看着上面的内容,眉头越皱越紧,随后,却是冷笑一声。

    “慕容成身为大晋的皇帝,多年来不顾子民的死活,屡次进犯我大魏的疆土。此时晋国大面积暴发急症,也当真算上天的惩罚了。“

    “父皇,“霍天骁浓眉微紧,淡声道:”儿臣认为此事定有蹊跷,急症先是在边关之处暴发,为何现在晋国其它地方也被传染了?还有,边关急症可大可小,儿臣恳请父皇……“

    “行了,父皇知道你忧心军中,但魏国的城墙高约百尺,而且你要的太医与药资也已派了去。只要将城门守好了,我们就可以等着晋国不战而亡。“

    霍天骁薄唇微抿,但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只将皇帝递还给他的信件又接了回来,然后弯身告退。

    出了书房的门,候在一旁的青羽立刻上前,却见主子面色冷沉,不发一语。

    他识相的退后一步,随着霍天骁的步子走到皇宫门口。

    两人各自上了马,正想着挥起马鞭赶回王府,却看见远远的,有一抹娇小的身影。

    “主子……”青羽出声,正想询问霍天骁,却见他拿着马鞭的手抬了起来,制止了后面的问话。

    霍天骁眉目发冷,眼尖地看着那只娇小的身影躲在一幢大宅的石狮子之后。

    “驾!”他挥动马鞭,马儿登时离弦一般,青羽也立刻打马追了上去。

    “主人,近了。”豆子说。

    风清歌弯腰蹲在一只石狮子后面,看着越行越近的两人两马,她心跳如擂鼓。

    她若冲出去,碰个瓷,不知道能不能跟霍天骁搭上话。

    正想着,那马匹已经快奔到身前了。

    风清歌心想着,死就死吧。小身子往外一冲,伸开双臂便挡在了路中央。

    霍天骁俊脸繃得紧紧的,身下的骏马速度不减,他反倒又给了爱马一鞭子。

    青羽掌心生汗,但见主子一脸沉冷模样,他也只能骑马继续前行。

    风清歌的呼吸越发紧了,眼看着两匹骏马已经近在咫尺,她深吸口气,仰高了下巴,直面骏马上那名英俊如斯的男子。

    霍天骁眯眸,豆子在风清歌脑海里幻出两只手掌,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吁——”到底是青羽先止了马,满面震惊与无奈地望着风清歌。他之前曾听闻风府的二小姐痴慕主子,却不想去过一次军营后,她竟如此胆大妄为了。

    虽说皇宫近处没有百姓,可现在青天白日的,她好不容易才捞回的名声,又要毁了吗?

    霍天骁握着缰绳的手指发紧,手背上渐渐露了青筋,在马蹄子即将踏在风清歌的身上时,他猛地拉紧了缰绳,与他征战数年的爱马,扬高了马蹄子,然后,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

    霍天骁轻抚爱马的背部,“风姑娘,你惊了本王的追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