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被扔下水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2本章字数:1417字

    霍天骁本想将风清歌丢回丞相府的,可丞相府地处繁华,人多口杂,他不愿被指指点点。又怕风清歌毒发死在他眼前,污了自己的眼睛。

    是以,他快马加鞭地带着风清歌直奔自己的战王府。

    战王府地处偏僻,再加上他骑马走的是小路。

    所以,一路上并没有碰上什么行人。

    风清歌坐在他身后,起初,一双手臂还能环着他的腰,小手不怕死地往他胸前摸索。

    可,未等她摸到那封信件,她的双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小嘴也开始发青了。

    她在二十六世纪受过特训,即使再疼,也能忍。

    死死地咬住了贝齿,浑身冷汗淋漓,最后,发沉的脑袋砸在他的后背上,呼吸轻浅急促。

    霍天骁突然拉紧了缰绳,让追风停了下来。

    身后的小女人起初在他胸前乱摸,摸得他心情烦燥,可她突然不摸了,让他心里更是烦燥。

    他侧了一下脸,却望不到背后的情形,只感觉她呼吸浅促灼热,不断的灼烫着他的后背。

    “你还好?”

    风清歌的下唇已被咬出了血丝,闻言,苦笑一声,“不好,快死了。”

    说完,眼睛一闭,“咚”的一声,人已经从追风的身上栽了下去。

    ……

    风清歌再有知觉时,已经是躺在了马车上。

    她睁开眼,觉得身子摇摇晃晃,情景与之前一幕挺熟悉,她昏在了霍天骁的怀里,醒来是在马车上,身旁坐着福婶。

    只是这次,旁边坐着霍天骁,他正闭了眸子,状似假寐。

    至于她……

    风清歌低头扫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正在躺在马车的底板上,身上绑了绳子,右臂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

    她想开口,嘴里发出一阵唔唔声,被人用棉布给堵了。风清歌心里泪流满面,这是她之前对付福婶那群匪人的手段。

    霍天骁未睁眼,声音依然很冷,“你该庆幸自己命好,正好碰上外出办事的贾公公,更该庆幸他随身带着解毒药。“

    “……“风清歌试着坐起来,可浑身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丝毫的力气。

    车厢外面,赶车的贾公公内心一阵无语,他家王爷何时学会说谎了,明明是他自己先吸了风姑娘胳膊上的毒血,然后才差追上来的青羽去寻了自己。

    风姑娘所中之毒不能移动,王爷为她吸了毒血,便也中了毒,他来时,王爷嘴角还残着一丝血,俊脸发青,正抱着风姑娘坐在地上,旁边站着轻轻哼气的追风。

    贾公公摸不透霍天骁的性子,但王爷说谎,应该是自有他的用意。

    车厢里,风清歌一双眼睛无辜地望着霍天骁,见他眸子仍然闭着,她心里突然起了一阵邪火。

    这男人软硬不吃,生冷不忌,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缓了一会,她才恢复了些力气,正想着捻动指尖,烧了他的眉毛时,他却缓缓地睁开一双冷目。

    淡声道:“风清歌,本王脾气不好,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本王,怕是真的活腻了。”

    风清歌先是被他的冷眸盯得浑身一颤,随后才安慰了自己,他若想让自己死,怕刚刚就不必管她了。只是,他为何要绑她,出气么?

    “唔唔……”风清歌动了动,嘴里又叫了两声,表示有话要说。

    可霍天骁根本懒得搭理她,重新闭上了眸子,任她随便喊叫。

    风清歌喊了几声就安静了,一是保存体力,二是,她想知道霍天骁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马车没过多久就停下,外面贾公公道了一句,“王爷,青水湖到了。”

    青水湖位于战王府的不远处,位处一片树林,是一处天然湖泊,周围翠柳轻垂,也算颇有景致。

    霍天骁率先下了马车,未多久,头发花白的贾公公就钻进了车厢里,同情地望了风清歌一眼,然后,将她给提出了马车。

    出了马车,风清歌才知道湖边只有他们三人,霍天骁正站在湖边,背对着她,说了一句,“动手。”

    风清歌瞪大眼,这家伙,不会要将她沉湖吧?

    贾公公低声在她耳边说:“风姑娘,老奴只是奉命行事,你做了鬼,莫要记恨老奴。“

    说完,扑通一声,果然如风清歌所想,她被那名老公公给扔下了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