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又被气着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2本章字数:1471字

    湖边微风习习,翠柳轻摆。

    贾公公低声,恭敬地对霍天骁建议道:“王爷,虽然风姑娘触犯了您,可她毕竟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吓吓便算了。而且,她身上还受着伤。“

    霍天骁并未应声,他本就不是君子,而且提前告诫过她的,离他远一些。

    再者,她接近他,若真存了几分心意便罢了,可偏偏她别有目的,做的又是如此明显。

    当他霍天骁是什么,好哄骗的傻子么?

    “呵。“霍天骁一声冷笑。

    贾公公望着湖面,神色渐渐焦急,“王爷,水面已经不冒泡了。”

    霍天骁眯了眯眸子,随后,冷冷转身,“下水。“

    贾公公这才解了外衫,扑通一声,跳下了水。

    片刻后,风清歌被带了上来。

    她嘴里的棉布已经被贾公公除了,鼻子里呛进了几口水。

    刚刚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自己真的死了,连豆子都在她脑海里默哀了。

    可在濒死的最后,她被霍天骁身旁的那位老公公带了上来。

    被扔在岸上,解了绳子。

    美眸寻去,发现霍天骁那厮正站在她眼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他一身黑袍墨发,眉目冰冷,高高在上一般。

    反观她,衣衫湿透,本就失血,再被水一泡,被风一吹,狼狈极了。

    风清歌的唇瓣动了动。

    霍天骁以为她吃了苦头,终于要求饶了,便冷笑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戒,你若再敢算计本王,下次便是你的死期。“

    风清歌鼻尖一酸,眼泪就混着头发上的水珠滑落,也不管豆子如何吐槽她的演技,她只是哭道:“我……我只是真的喜欢你,难道也有错么?“

    贾公公刚拿起了自己的外衫,正想着去马车后面换一下衣服,闻言脸色一紧,暗暗窥向自家王爷,只见他俊脸依旧沉冷,双目如一双冷刀子似的向自己射了过来。

    他忙收回视线,不敢看地上浑身尽湿的少女,转身走向了马车后。

    “你喜欢本王,嗯?”霍天骁撩了衣袍,蹲下了身子,捏着她细嫩的下颌,抬起来,让她迎视自己的眼睛。

    她的眸底清澈,荡着盈盈水光,虽然可怜,但却没有丝毫的痴迷神色。

    他莫名得地觉得心里窝火,捏着她下巴的手指紧了紧,目光从她的眼睛缓缓移向她的略显苍白的双唇,以及唇下细嫩的小脖子。

    “喜欢,再说一遍。”

    豆子已经在风清歌的脑海里跳脚了,“不行啊,主人,千万不能说,说了,怕咱们又要泡水了。”

    可不说,风清歌又想不出跟霍天骁打交道的好法子了,这古代教条森林,她一个未出嫁的小姑娘,一次两次扒着霍天骁不放,时间长了,运气差点,怕会被浸猪笼吧。

    “那个……”她唇角勾起讨好的笑,打着商量,“王爷,不然这样,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不如让我嫁给您的手下,那样也能时常看见你,也算成全了我。”

    霍天骁眯眸,神色危险,“你指青羽?”

    风清歌哪里知道霍天骁说的是谁,但为了获知边关病毒的一手消息,她也就豁出去了,忙重重地应道:“对对对,青羽。”

    霍天骁怒极而笑,“青羽不缺良人,倒是贾公公缺个对食的,你若愿意,本王次日就去丞相府提亲。”

    “……”躲在马车后换衣衫的贾公公,心想他招谁惹谁了。

    风清歌在脑海里问豆子,“什么叫对食的?“

    豆子语气恨铁不成钢,“主人,那是重点吗,重点是公公是太监啊!”

    “怎么?不愿意?”霍天骁冷冷追问。

    风清歌咽了口口水,在他骇人的目光下轻轻点头,“只是一起坐着吃饭,可以啊……”

    “可以”两个字像一枚利剑,将霍天骁始终压抑着的怒火给狠狠劈了开。

    这女人到底有何目的,竟连许给一个太监都是愿意的?

    重要的是,她开始想嫁他,现在想跟着贾公公,这是拿着贾公公跟他比么?

    他指间用力,险些捏碎了她的下巴,见她吃痛低哼一声,他才扯着她的手臂,将她扯到马车跟前,塞进了马车里。

    “听够了?“他问贾公公。

    贾公公连忙点点头,又摇了摇头,“王爷,老奴不敢,老奴的耳朵已经自动失聪了。“

    霍天骁撩了衣袍,钻进马车里,贾公公也上了马车,问了一句“王爷去哪”。

    霍天骁冷冷地回:“丞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