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被关起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2本章字数:1248字

    风清歌表示,回家时,她在马车里的待遇比之前并没有好太多。

    之前,她是浑身被绑着,嘴里塞了棉布。

    现在,她像个弃儿一样,可怜巴巴地抱着双膝,坐在马车一角的底板上。

    抬眸去看霍天骁,只见那厮正坐在马车里的小几前,手里正拿着一本兵书瞧着。

    坐姿挺拔,胸前那封信,好似又往外露了一些。

    霍天骁不动声色,将先前心底那股火又压了下去,感觉少女的眸光一直似有若无地瞥向他的胸前,他神色不惊地又翻了一页兵书。

    “那信,肯定是边关来的。”风清歌对豆子说。

    豆子附和道:“是的,我也这么觉得。只是主人,他恨不得杀了你,我看那信……还是算了吧。”

    风清歌暗下握拳,“不行,绝对不能将这个机会错过了。”

    “……”豆子,有句话:叫不作就不会死。

    风清歌假装咳了两声,弱声道,“王爷,小女子好像受寒了。可否坐得离你近一些?”

    见霍天骁未答,她连忙起身走向他,坐在他身边时,她一双眸子柔柔地望着他,突然胳膊一勾,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胳膊上。

    “王爷,你真的不喜欢我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霍天骁。

    “我想知道,你这里,到底有没有心……”风清歌说着,小手已然移到了他的胸口位置,才刚刚按上他胸前的信件,却被他倏地一把抓住了手。

    霍天骁正想开口,马车却突然一个颠簸,紧接着,两个人身形一晃,他将她压倒在了马车的凳子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风清歌又想起他嘴唇的味道,心想着,这个男人虽然性格差了点,但长得真特么的好看。

    风清歌现在身上是湿的,她的小手又抵着自己的胸膛,霍天骁压着她,不觉得她身上凉,反倒像是一团火。

    这火点燃了他,让他险些失态。

    猛地放开风清歌,在小姑娘水莹的眸光下,他将自己胸口的那封信件抽了出来,然后,在她瞠圆的双目中,将信件一点点地撕成了碎片。

    “……”风清歌怎么突然间感觉霍天骁坏出水了,刚刚被他扔进水里都没有这种感觉。

    霍天骁对着风清歌冷冷的一笑,随后,便低下头继续看书了。不过,他心头有又了些狐疑,这女人盯上他胸前的边关急件又是为何?

    半晌后,风清歌被贾公公“请”下了马车,扔在了风府的后门处。

    早就接了消息的风不归,带着两名心腹手下等在门前。

    难以避免的,风清歌刚进了后门,就被风不归又骂了一顿。临了,他劝她熄了心思。

    “那战王爷,不是你能肖想的。若再有下一次,为父也保不了你。”

    风清歌摸摸鼻尖,回了一句,“知道了。”

    风不归看她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心里暗恼,但父女之情才刚有缓解,他便想对她宽容几分,屏退了左右,问她除了战王爷,是否还有其它心仪的男子。例如,大魏朝才情惊绝的二皇子,两人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二皇子的盛名,自家女儿应该是有耳闻的。

    风清歌根本就没听到后面那半句,只在风不归问她其它心仪的男子时,她的眼眸亮了亮,“爹,还真有。”

    她说:“我看那战王爷的侍卫长得分外不错,爹,我可以嫁给他么?“

    风不归先是一怔,后是气得吹胡子瞪眼,险险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自家姑娘到底是对战王爷痴迷到何种地步,才堕落到想嫁给一个侍卫?

    见风清歌还想开口游说,风不归一甩袖子,对着守在不远处的手下道了一句,“将三小姐关进房里闭门思过,及笄之前,不许再让她出府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