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再度撞见

    更新时间:2020-11-04 01:29:49本章字数:1679字

    见秦灿又大步向前走去,凌萧萧转头看了眼一直跟在几步外,沉默不语的冷珏。

    “冷珏,你过来扶我一下,我好像走不快。”她身子才好没几天,还是有些乏力。

    “是,郡主。”冷珏才应声往前迈了几步,秦灿的脚步就明显慢了下来。

    青砖小路上,三个人的影子被时不时的交错在一起,秦灿扭头瞥了眼身后的两人,脸上的神色一沉再沉。

    凌萧萧一手搭在冷珏抬平的手臂上,一手给脸侧扇着风,小嘴半张着,仿佛缺水的鱼一样,眼皮都半耷了下来。

    “郡主。”察觉到她身子往前倾倒着,冷珏立马将她接住,顺势抱了起来。

    “你……”

    “郡主晕了。”冷珏淡淡的出声,绕过挡路的秦灿便向小院快步走去。

    大夫匆匆忙忙的赶到小院时,凌越和杜思燕已经全都围坐在房内,凌琰和秦灿不方便进去,只好等在门外。

    而,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带着审视,瞪向冷珏。

    房间内,大夫给凌萧萧做了简单的检查后,得出结论。

    凌萧萧身体刚好,还正虚弱的时候,却来了例假,这才导致她晕倒。

    望着睡梦中还不安稳,正扭来扭去的凌萧萧,凌越也只好吩咐杜思燕好好地照看着她,自己先避让了出去。

    他走出门外时,一眼就瞥到冷珏衣袍上的那一点血红,想到大夫刚刚说的话,凌越老脸瞬间一沉。

    “冷珏。”

    “王爷。”

    冷珏直接被凌越叫到一边,才发现自己的衣摆上沾了血渍,他淡漠的脸上,隐隐泛起一丝赫色,被凌越斥责了几句后,才转身去换衣服了。

    约莫着有一个时辰之久,凌萧萧还沉睡不醒,杜思燕看了眼桌上早已凉了的红枣粥,对着芍药交待了几句后,也跟着走了。

    门外就只剩下秦灿和换好衣服的冷珏在。

    “秦公子要看春柳姑娘,她在偏房。”冷珏淡声指了指西边一间小厢房。

    秦灿面色稍作犹豫后,便大步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房内传来几声轻唤,冷珏下意识的就当凌萧萧是在叫他,未作多想,已经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却,猛然间在看清房内的情况后,怔在了原处。

    “你,闭眼啊!”凌萧萧双手揪着被子,恼羞成怒的吼着他,就连一旁的芍药都手足无措的僵在了原地。

    “都给我出去,出去啊!”一声喊叫,冷珏面色狼狈的退出门外,紧跟着是慌慌张张跑出来的芍药。

    “站住。”冷珏声音冷厉的喊住了她。

    “……”芍药转身,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敢说出去半个字,你知道后果。”

    “是是,奴婢不敢。”

    芍药慌张逃离后,西厢房的门帘被人挑开,秦灿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的冷珏,暗沉的眸子一点点聚起寒意。

    房内,凌萧萧简直要气得怄血了,这冷珏是天生和她犯冲么?

    这都是他第几次看到她换衣服的样子了,而且,刚才她还,还……

    “哎呀。”凌萧萧将染红的床单衣裤揉成团,用力的丢在一旁,小脸爆红一片,心里又气又恼的,却无处发泄。

    ……

    西厢的小偏房里,春柳的伤好了很多,可是精神却差的很,她看到秦灿后,一头扑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腰身就哭了起来。

    “灿,我以为郡主不会再让你见我了。”

    “……”秦灿。

    他听着春柳的哭泣,本能的收紧手臂将她抱住,可心中却不知为何有些烦燥。

    凌萧萧换好衣服后,芍药端了新的粥过来,她却只要了碗红糖水喝,就又睡下了。

    结果才闭上眼,就想到之前的事,立马叫住芍药问着:“秦公子呢?”

    “郡主晕倒后,秦公子还在门外等着,此刻……奴婢也不知道秦公子的去向。”

    “去问问冷珏。”

    芍药领了话,出门向冷珏询问的时候,秦灿刚好安抚好春柳,从小偏房走出来,听到凌萧萧在问他,心底隐隐有些复杂。

    “回了郡主,秦公子刚见过春柳。”冷珏说。

    芍药点头应下,才一转身,就看到秦灿,她立马低头行礼:“秦公子请稍等片刻,奴婢去回了郡主。”

    秦灿没应声也没走开,就那样默不作声的等在门外,视线时不时的扫向房门口,却突然间,看到凌萧萧自己走了出来。

    “郡主。”冷珏见她脸色泛白,刚要上前,就被她一个冷眼扫过来。

    她眼底的疏离让冷珏一怔,随即也没有再上前扶她。

    凌萧萧睡了那么久,感觉精神又回来了些,因为房间里的味道不好,她没法请秦灿进去,只好自己出来。

    秦灿见她换了衣服,想到之前冷珏从她房里出来过,他眸子瞬间紧缩,冷冷的瞥了过去。

    冷珏正一心盯着凌萧萧,以防她再摔倒,在察觉到有锐利的眸光后,淡淡的抬眸,眼底的平静的坦荡,倒叫秦灿一怔。

    “秦灿,坐下说吧。”凌萧萧因为腹部还在绞痛着,并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不对,随手指了指院子里摆着的石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