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注定悲剧的郡主

    更新时间:2020-11-04 01:29:49本章字数:1759字

    夏末的天,仍是热气扑面,隐隐让人心底生出燥意,而凌萧萧身上寒气重,反倒觉得微风一吹,身上暖了几分。

    秦灿脸色发沉的坐在她对面,他很明白,自己已经见过了春柳,根本没必要再等着见凌萧萧。

    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走到她房门外,他的脚步就像灌了铅一样的迈不动。

    “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我会晕。”凌萧萧才和秦灿谈好条件,实在怕自己的不小心前功尽弃,此刻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那个,你看过春柳了么?”

    “嗯。”秦灿点头。

    凌萧萧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生怕是春柳又从中作梗,让他反悔。

    “秦公子,春柳的伤很快就会好,大婚之前你想来看她,随时都可以的,不过……”

    “凌萧萧,你晕倒之前的事,还记得么?”秦灿冷声打断了她,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

    “当然当然,我是怕你忘了。”凌萧萧小声的喃喃了一句,然后又故作强势的补充道,“反正吧,你提的条件我也答应了,你如果想毁婚,我也可以随时把春柳卖到一个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秦灿。

    “我的意思是,你不悔婚,我们万事好商量。”

    “告辞。”秦灿已经不想再和她谈下去了,他起身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后,就愤然离去了。

    “我哪句话惹到他了?”看着他直挺挺的背影,凌萧萧眨了眨眼,抬头无辜的看向凌珏。

    ……

    许是她之前在雨夜里着凉了的缘故,凌萧萧这次来例假很磨人,整日里贪睡不说,精神还不好。

    她恹恹的房内闷了几天,由着府里上上下下的忙碌着,杜思燕几次来找她说事,她都是简单的应付几句,从来也不放在心上。

    还是从管家那里听说,秦府每次派人来谈成亲前后需要准备的东西时,杜思燕都鸡蛋里挑骨头的把人给气走,凌萧萧这才强打起精神的去见了凌越。

    “父亲,萧萧知道母亲是为我好,可……母亲这般计较,我入府后,会被穿小鞋的吧?”

    璟王府与秦府结亲,原也是皇上赐婚,朝野上下都很看好的一门亲事,凌越虽知道杜思燕挑剔了些,可他就这一个宝贝女儿,也想在婚前给女儿立立威,故而对杜思燕未加阻拦。

    此刻,听凌萧萧这么一说,凌越觉得好像有些道理,挥手便叫管家叫了杜思燕前来。

    “父亲,那萧萧先回去了,您和母亲好好说啊!”

    “为父知道,你只管养好身子,等着风光大嫁便是。”

    凌萧萧又亲昵和凌越说了几句好听的话,这才赶在杜思燕过来前,绕着小路走了。

    一路走回到小院时,她才转身看向冷珏,好像自从上次的事后,他们的交流变少了很多。

    而且,大婚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心里的石头落地。

    以至于,她都要忽略冷珏的存在了。

    “那个,你以后的事情,都有打算了么?”

    “郡主指何事?”冷珏一时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就是……我嫁到秦府后,我们就不再是雇佣关系了,你……”

    “我会离开梁国。”冷珏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倒让凌萧萧一怔。

    “哦哦,那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么?”

    “……”冷珏。

    “你别多想,我的意思是,祝你以后工作顺利,生活快乐。”

    ……

    秦府和璟王府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大婚的事宜,冷珏趁夜又去了趟暖香阁。

    照例,沐清挽远远地看到他走过来后,瞬间就掉头跑掉了。

    “早知道,我派人传个信给你,让你早些过来了。”南宫谨望着走近的冷珏,故作轻松的摊开双手,“珏,你可真是我的救星。”

    冷珏眸光淡淡的扫向桌面,满桌的糕点香茶,口气也淡:“我看未必见得。”

    “珏,你不会以为我很享受她的追捧吧?”南宫谨撇了撇嘴,面露苦恼,“这小女人整日里赶都赶不走,实是叫人烦心啊。”

    冷珏早已习惯了他的口不对心,闻言,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随即沉声道,“秦灿的事,可有查出结果?”

    “秦灿做事小心谨慎, 不太好查,不过他前段时间,托人在南江的小镇上,买了一桩院子,地契上写的名字是刘静。”

    “南江离梁国国都甚远,他怎会将自己的女人安置到那里去?”

    “珏,我有个大胆的猜测,南江虽然离国都远,可离边疆却很近,秦灿不会是想着借出征之名,在南江养外室吧?”

    “……”冷珏的眸光寒光乍现,南宫谨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啧啧,你那刁蛮郡主还非要闹着嫁去秦府,这下好了,不出三月,就要守活寡了。”

    “不过也未必,璟王府一出事,她在秦府又不得丈夫宠爱,被休出门也是迟早的事。”南宫谨一边说,一边偷瞄着冷珏的脸色。

    “保不齐啊,她这种落魄的千金会被哪个有钱的公子哥高价买了去,以她的花容月貌,兴许能过的滋润些。”

    “……”冷珏。

    “唉,你别瞪我,我说的可是实话,秦灿这前前后后的行径,极有可能会带着青梅私奔,凌萧萧没了凌越做靠山,你以为她还能富贵嚣张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