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传出丑闻  

    更新时间:2018-08-18 17:05:24本章字数:1675字

    凌越听后,脸色有些难看。

    “可知王妃来做什么?”他这宝贝女儿还没哄好呢,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王爷,是王妃听了郡主和秦公子的事情,才特意过来的。”传话的丫环一直在书房和前厅跑腿,人比较精明,她一眼就看出了凌越眼中的不悦。

    凌萧萧抹泪的动作一滞,随后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冷珏,嘴角一撇,哭的更大声了。

    “父亲,萧萧不要活了,这才多会功夫,怕是满府上下都知道女儿和秦灿的事情了,女儿才多大啊,这就要传出丑闻了么?”

    冷珏一张淡漠如初的脸上,隐隐浮现不耐,她这哭声,还真是吵人。

    “萧萧,先别哭了,为父心中自有打算。”凌越知道凌萧萧这话是什么意思,女儿家的清白受损,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想到这里,他转身看向冷珏:“秦灿和萧萧一事,当时可还有别人在场?”

    “回王爷,除了我,再无他人。”冷珏声音平平的说道,话落,他看见凌萧萧那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眉尖微微皱起。

    把消息散给王妃和凌琰,还是她出的主意,冷珏想,这女人不蠢,还知道将他拉下水。

    “父亲,冷珏一向守规矩,应该不会在背后乱嚼舌根传话的。”凌萧萧在凌越看不到的时候,对着冷珏扯了扯唇,这才一脸无辜的说道。

    冷珏的眼底划过一抹暗芒,这女人果然在算计他。

    “嗯,为父心中自然清楚。”凌越轻叹一声,转头拍了拍凌萧萧的手,“先把眼泪擦擦,一会你母亲来了,可不要再哭了。“

    “女儿晓得。”两人正说着,就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杜思燕一身华服,身材阿娜多姿,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她急匆匆的走过来,刚一进门,那焦急的眼神就直往凌萧萧身上瞧。

    杜思燕是凌萧萧的便宜后妈,也就是现任的璟王妃。

    而她身后紧跟着的一脸俊逸,风流倜傥的凌琰,此刻也是满目关怀的望向她。

    凌萧萧自从穿越过来,就看出来凌琰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大哥,其实一直对她心存不轨,此刻被他一看,她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寒。

    “萧萧,你没事吧?唉呀,我这颗心啊,一听到你出事,就悬在嗓子眼里了。”杜思燕看着萧萧除了眼眶红些,并没有什么大事,眼底不由划过一丝异样。

    “王爷,那秦公子也太张狂了些,怎得就敢对我们郡主这般无礼了?”

    凌萧萧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看杜思燕,又看看她身后的凌琰,顿时有些紧张:“母亲,萧萧没事,你别担心。”

    “萧萧,你不是被秦灿……给,给强……”

    杜思燕话才说一半,就被凌越一声冷哼给制止住:“思燕,你是府上的当家主母,贵有王妃的身份,怎可这般听风即雨,像个市井妇人一样,不问事实便胡乱说话?”

    “王爷,这……”杜思燕肩背一僵,随即看向凌越眼底的不悦,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什么。

    杜思燕绞着手帕站在原地,她嫁入王府的几年间,还从示见凌越像今天这样的脸色难看呢!

    她一个机灵,顿时就想到凌越原本是想将此事遮掩下来,至少不能由璟王府传出对凌萧萧不利的话来。

    可她今天太冲动了,就这样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尽管表现出对凌萧萧关怀备至,却经她这么一问一闹,不管原先发生过什么,现在怕是已经落人口舌了。

    凌萧萧清誉受损,凌越自然是不会放过她的。“王爷,妾身知错了,妾身不该听信院里的丫环们的传言,这才误会了郡主与秦灿之事。”

    想到这里,她立马语气央求着看向凌越。

    而凌萧萧现在正垂头坐在一旁,她脸色微微泛白,一脸的忧郁之色。

    凌越看着很是心疼,再看眼前的杜思燕和凌琰,这哪里是来关心自己女儿的,分明是抗着榔头来搞事情的,且不管他们的真心如何,今天这事,实在是不应该。

    “院中奴仆嚼舌传话,乃王妃治下不严,故罚王妃禁足三日。”凌越说着,又看向一旁站着的凌琰,目光凌厉,看得凌琰本能一震。

    “至于凌琰,本王罚你在祠堂里跪上一夜,你可知为何?”

    凌琰心底一惊,他一撩衣袍跪在地中间。

    “父亲,儿子鲁莽,愿受责罚。”

    见凌琰态度诚恳,凌越冷哼一声,随即便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退下。

    “谢父亲替萧萧做主。”门一关,凌萧萧便抬起头来,软着嗓子看向凌越,“今天若不是父亲这般做法,萧萧只怕,用不了半日,这满帝都都在传萧萧的丑事了。”

    “原也不怪你,是那秦灿太过冲动了,你放心,为父定会请得皇上亲旨,让你们早日完婚的。”

    “嗯嗯,一切全凭父亲做主。”凌萧萧的温顺懂事,抚平了凌越心头的微怒,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怎么能舍得让她被人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