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色鬼投胎  

    更新时间:2018-08-18 17:05:25本章字数:1568字

    他就是再不喜,也不能坐视不理,不然她一日不能嫁去秦府,他就一日不得脱身。

    秦灿握拳不语,半响后,起身离开。

    房内,凌萧萧整个人趴在门板上,认真的听着墙角呢,突然外面就没了声响,她急的不行,只恨不得从门缝中钻出去。

    冷珏走到门前,才要开口,就看到房门被人拉开,紧接着凌萧萧整个人就扑了上来。

    “啊呀,快接住我。”凌萧萧被门槛拌了一下,慌乱之下,只能扑腾的双手,及尽可能的抓住她能抓住的一切。

    冷珏眼急手快的去扶她,却猛然间身体一怔,他喉间溢出一声闷哼,随即脸色黑沉的看向扑在他腿间的女人。

    “凌萧萧。”

    凌萧萧好像听到了他磨牙的声音,她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在慌乱之间,竟然一头……而且,她的小脸好巧不巧的卡在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

    “呃……”

    “呸呸呸,冷珏你个色鬼投胎的,你干什么啊?”凌萧萧被冷珏提着后领拉进了房间,她顾不得脚疼,立马跳到桌边,一边灌着茶水嗽口,一边扭头骂着冷珏。

    “郡主,你这颠倒事非的本领,真真是日渐增长啊!”冷珏看她一脸的嫌恶,俊脸早已黑如锅底,转身便出了房外。

    凌萧萧连着灌了好几杯茶水,又拿帕子洗了脸,这才安静了下来,她大咧咧的躺在床上,盯着床顶发起了呆。

    想来想去的,她还是觉得刚才那尴尬难堪的一幕,应该怪冷珏,如果不是他手慢没接住自己,又或者他别长那么高,又怎么会那么刚刚巧?

    凌萧萧抬手摸在自己脸侧,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上面还是滚烫一片,该死的,刚才的她一定很丢人。

    她又气又恼的闷了被子在头上,结果没过一会,居然睡着了。

    冷珏独自坐在院中,黑沉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凌萧萧的房门,他算是理解了秦灿为什么会想要动手掐她了,这女人就是有种把男人惹毛的本事。

    想到这里,冷珏一个手指打响,一名身穿府卫的男子从院外走近,十分恭敬站到他面前。

    “主子,有何吩咐?”

    “传话给南宫谨,叫他派人去趟秦府,他自然明白该怎么做。”冷珏沉声看了眼那男子,眉心浅皱,“你这打扮……”

    “嘿嘿,兄弟们整天隐在暗处,都快憋坏了,穿这身衣服还可以走动走动,主子莫怪。”男子面露尴尬,一脸讪笑的看向冷珏。

    “嗯,事情一结束,我们就走。”冷珏点了点头,随即挥手让他退下。

    ……

    因为那一嘴的乌龙事件,凌萧萧整整一天都没有再见冷珏,直到第二天,凌琰来看她,她才不情不愿的走出房门。

    凌萧萧腿脚不利落,芍药和春柳一边一个扶着她,坐在桌边后,她才抬眼看向一旁的冷珏。

    他修长的身形站的笔直,一张淡漠如初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黑沉的眸底犹如一汪深潭,不见波澜。

    凌萧萧默默的松了一口气,他最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才好。

    “萧萧,脚伤如何了?”凌琰一进院内,就满脸关切的走近她。

    “让大哥担心了,不过是扭伤,用不了三五日就好了。”凌萧萧微微一笑,在凌琰和杜思燕面前,她永远是一副乖巧温顺的模样。

    “大哥昨夜才出祠堂,听说你受了伤,别提多担心了。”凌琰居然蹲在了她脚边,大手握在她的脚腕上,轻轻的按了按,“肿成这样,哪里是你说的那般轻巧了?”

    “大哥……快起来吧。”凌萧萧被他这样握着脚有些不适,抬头看了看院内,还好就只有这么几个人在,否则的话,以古代这种男女授受不亲、七岁不同席的古板礼教,这事一传出去,她的名声可是要受影响的。

    凌琰似是根本听不懂一样,他又顺着凌萧萧的脚踝捏了捏她的脚面,这才收手站起身来,然后坐在她对面。

    “把药拿来。”

    “是,世子。” 凌琰一开口,他身后的随从立马递上一个瓷白的药瓶。

    “这是我昨夜差人去百草医馆求来的,据说有化瘀消肿的奇效。”

    凌萧萧看着那小巧的药瓶,只得温声道谢,心里却忍不住骂这货是不是故意的,谁不知道古代女子的脚不能随便被人碰啊?

    “和大哥还说什么谢谢,萧萧,你忘了从前,你都是怎么央着大哥给你买糖人吃的么?”凌琰说话间,身后的随从又接连摆了几个盒子在桌上。

    凌萧萧眯眼一看,有人参,、鹿茸、灵芝,好多的补品啊!她记得她落水醒来时,凌琰和杜思燕就送了好多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