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她还是那个冷静克制的叶瑾瑜

    更新时间:2018-08-20 22:20:34本章字数:1012字

    叶兆宣淡淡的皱了皱眉,温暖的掌心覆盖在她的手上:“霍家爷爷仍然不肯放你是不是?”

    他很想去理论,很想去为自己的妹妹讨一个公道,但是当年霍家的下聘的时候将已经山穷水尽的叶家救了起来,霍远于他们有救命之恩,叶家上下几十号人,才能不至于过的穷困潦倒。

    叶兆宣的眉头拧的紧,紧的整个额头都酸疼也舒展不开。

    “瑾瑜,我们叶家可以穷死,但是不能失去你,我去跟霍老先生说。”叶川的声音很沉,当初答应这门婚事的时候,他心里有犹豫,但是那时候他们无路可走,霍家给了他们活路。

    就算是他们亏欠了霍家的,这当年瑾瑜在霍家当牛做马也应该是还够了。

    叶瑾瑜没有说话,她不能反驳爸爸的话,爸爸是爱她的,做这些事是为她好,她没有说不的资格。

    梁加在病房里一直陪着她,她子宫再一次出血的时候他们还在从凌城赶来的路上,叶兆宣打电话的时候,她吓得浑身发冷,她一直都在想,如果没有等到她赶去女儿就这样没了的话,她该怎么办?

    “这几天就安生的在床上躺着,等你好了一点之后,我们换一家有VIP病房的医院。”梁加字里行间都是对霍靖尧的不满。

    叶瑾瑜靠着床头,即便是面色苍白对母亲也是一脸笑容,亲近温暖。

    “妈,我又没有生命危险,过些日子我就能出院了,到时候我跟爷爷说一声回叶家去待一段时间。”

    梁加轻叹,温婉的眉目染着淡淡的愁色:“他不爱你,为什么还要碰你?”

    叶瑾瑜有那么片刻的失神:“妈,他那次喝醉了酒,算是酒后乱性吧。”

    梁加眉梢的色调冷了半分,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霍靖尧进来的时候,叶瑾瑜正对着母亲温和的说话,他深邃的眸子猛地缩了一下,这三年她在自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样子都是克制冷静的模样,什么时候有过这样温和亲近的一面。

    他忽然想起来,她怕是有两年没有回过家了,结婚三年,唯有叶家爷爷去世的时候她回去过一趟,之后她在海城就像是没有了亲人一般的待了整整两年。

    霍靖尧的兴许是太悄无声息的出现,也兴许叶瑾瑜跟母亲聊太入迷,竟然都没有发觉这个男人已经进来病房好半天。

    直到梁加扭头过来才看到他,淡淡的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霍靖尧神色同样淡然,梁加到底是长辈,他还不至于因为不喜欢叶瑾瑜对长辈横眉冷眼。

    “妈。”

    “你这一声妈叫的既没有真心,又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梁加不太喜欢这个女婿,霍家不过是仗着有钱有势,从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她又怎么会喜欢这个不喜欢自己女儿的男人。

    叶瑾瑜脸上温和的笑意开始一一的褪去,对着霍靖尧的只有一脸清冷,不复当日初次醒来的模样,此刻她还是那个冷静克制的叶瑾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