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重生在都市

    更新时间:2018-08-21 01:55:10本章字数:2635字

    李家大堂正中央,站着一个清瘦少年,他剑眉舒展,不卑不亢。

    “王徒,你手里还拿着婚契,不会打算入赘到李家打算混吃混喝一辈子吧?”

    “父母被杀,基业被抢,连自己都内劲全废,连神医也不可能救得回来,还配得上明云小姐吗?交出婚契,跪下,我李家就给养老钱,哈哈哈!”

    “没错,跪下!”

    “跪下!”

    只见少年王徒定住的身体慢慢迈出步伐,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走向李家家主李钟海的方向。

    王徒走到李钟海面前,缓缓举起手中的婚契。

    李钟海点点头,正想接下,可王徒突然一收,双手四指捏住婚契纸。

    “可笑!”

    嘶!

    婚契纸被王徒一撕到底,化成对称的两片。

    众人纷纷站起,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徒挺拔的背影。

    “就你们这犄角旮旯,也配与我联姻?”王徒把手中的两片纸叠在一起,再反复撕了几次,最后成为手中的一叠废纸。

    “一个废人,也敢放肆……”李家一壮年男子站出来,却正对上王徒那一双深邃的眼睛,顿时感觉如坠冰窖,浑身动弹不得。

    “今天你们李家辱我欺我辱我笑我骂我,我王徒记在心里!”

    “他日我归来——”

    “定会百倍奉还!”王徒昂首挺胸,背身而去,只留下惊愕的李家众人。

    直到王徒离去多时,才听到李家大堂内一阵呼出冷气的声音,除了资历老练的长辈几人,其余小辈早就吓得双腿发抖,差点吓得站不稳。

    “这气势太可怕了,难道他的内劲武功又回来了?”

    “那双眼,那双眼!”那位想要拦下王徒的壮年男人呆滞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回想着王徒和他对视的一眼,背后的冷汗不止地流。

    ……

    王徒步如云烟,脸上并没有愤怒,反而脸皮时不时抽动,分明是强忍着笑。

    离开李家,王徒根据记忆来到了一个公园,身躯轻下坐在长椅,抬头看这灯红酒绿的都市,终于是放声大笑。

    曾经的王徒,不仅筋脉全断,而且已经惨死街头,所以才得以被附身重生。

    现在的王徒,来自星空万族,纳宇宙灵气,应运而生,是大势运者!

    “我百年成就宇宙巅峰,成为那唯一的王者,只是宇宙万族最后与我殊死一战,却没想到我能逆转时空,灵魂重生。”

    “上一世我逆天行事太多,这一世我重生到凡俗界,重新修炼,他日重踏宇宙,定要斩灭万族!”

    王徒轻轻捏起拳头,感受浑身传来的伤痛。

    “如今我涅槃,原身的遗愿,也由我来完成,这算是我借助你肉身重生的代价。”

    大路上,一辆急救车飞驰而过。

    王徒抬头,双眼微眯。

    “这是灵虫?不对,凡俗界应该没有能养出灵虫的材料,根据原身的记忆,这或许该叫……蛊虫?”王徒思考了一阵,起身向急救车飞驰的方向不急不慢地走去。

    市中心第一医院内。

    中年男人坐在急救室外,无比忧愁地抱着头。

    忽然,一个十七岁模样的青年不疾不徐地走到他身边,轻轻坐下。

    “你是?”中年男人看向青年,在急救室外面坐着,除了病人家属就只有病人朋友了。

    王徒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的急救室,出声道:“不用着急,他们救不了。”

    中年男人想问点什么,楼梯陆续走上来男女几人,都是俊男美女,身着名牌,一看就知道都是富家的公子哥和小公主。

    冲在最前头的青年看见中年男人,立刻关心地问道:“陈伯父,丹彤她怎么样了?”

    “刚才宴会,丹彤她突然晕倒,到底是怎么了?”一个青葱少女侧出头问道。

    “不知道,还在里面。”陈伯父摇摇头。

    “时间差不多,我先进去了。”坐在椅子上的王徒站起来,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是谁,不知道现在在手术吗?”医生喝住王徒,开什么玩笑,急救室又不是公共厕所,哪是说进就进的?

    “救人。”王徒冷道。

    “兄弟,这好像不太合规矩。”青年冲进急救室,冷脸扒开王徒。

    结果王徒没有理会,绕开众人来到手术台旁,道:“病人送进来快一个小时还没动刀,无外乎就是找不到病因。”

    “那和你也没关系,我才是医生,快出去!”医生大喝,示意其他护士把人赶出去。

    “我是唐东,家父是远江唐氏集团总裁,请问兄弟在哪高就?”青年唐东道。

    “小哥哥,你到底是谁啊?你这是要救丹彤吗?”青葱少女问道。

    王徒用神识影响了众人的判断,让他们眼里的自己变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路人。

    “让开,让我来。”王徒道。

    “陈伯父,要不让这个哥哥去救一下丹彤吧?”青葱少女道。

    “不行!”主治医师立刻断绝,“医治可不是把脉,就是神医华敬杨来了也得按规矩,否则医院还要不要开了,我这医生还要不要做了?”

    “不行就不行嘛,这么凶干嘛?”青葱少女吐了吐舌头,躲到后面去。

    “医生,我女儿她到底是什么事?”陈伯父看着躺在床上状如死人的女儿,担心道。

    医生摇摇头:“我们反复检查一个小时也没发现病源。”

    众人面如死灰,连远江市最优秀的医院都无法救治,难道真要请动神医华敬杨?可那老爷子是不会随便救人的。

    王徒见状,无奈道:“你们都耳聋吗,我说我能救。”

    “就你?”医生打量了一番王徒的衣着,不过是最简单的布衣,做工粗糙最多几百块,和在场的少爷小姐没得比。

    说王徒会医术,他第一个不信。

    医生道:“我一生从医,救人无数,口碑在这方圆百里谁听了不点头称赞,连我都找不到病源,你怎敢口出狂言。”

    王徒伸出手,道:“我只需要和她握个手就行。”

    “握手救人?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要是你能救醒她,我这医生给你做!”

    “要是救不了,你就给我跪下道歉,这是你亵渎医术的代价!”

    王徒走到床边,轻轻握起陈丹彤冰冷细滑的小手。

    众人都希望王徒真有神通,能救醒丹彤,只有唐东冷眼淡笑。

    救回来?不可能!没有我的手段,谁也没办法弄醒陈丹彤。待会我出手救醒陈丹彤,就能帮唐氏集团拉来大商陈家的投资,到时候集团继承人还不是稳稳到手。

    想到这,唐东眼中的笑意更浓。

    王徒看了一眼病床上脸色发白的陈丹彤。

    不得不说陈丹彤也是绝品姿色,一身华丽的短裙,搭配白丝高跟,显现出她完美妖娆的身材,如同都市丽人一般诱人。

    ‘低劣的蛊术,如果不是我筋脉尽断,修为全无,就是让你完全侵占了这具身体,我也能轻松将你揪出来。’

    “出来!”王徒右手一捏,恐怖的神识大放,瞬间将陈丹彤笼罩。

    而在众人看来,王徒简直就像是来占陈丹彤便宜的一样,对陈丹彤的手又是摸又是捏的,唐东都好几次想上来一拳将他打趴下。

    王徒感觉右手有样东西在钻动,随即有些被划破皮般的疼痛,王徒也松开了手。

    王徒和陈丹彤的手心都有一道轻微的血痕,这是蛊虫转移造成的。

    王徒起身,中年男人立刻冲上来问道:“怎么样?”

    “还用说吗,握手要怎么救人?”唐东嘲笑道。

    医生走了上来,呵斥道:“你给我跪下道歉!”

    少女们失望地低下头,没想到还是没能把好友救回来。

    唐东慢慢地将手伸入口袋,准备拿出他的“神药”,现在他要踩着这不知哪来的小子,在陈伯父面前好好表示一番,说不定还能夺得少女们的欢心。

    “陈伯父,其实我这里有……”

    “我这是在哪?”

    床上的少女微微睁开眼,发出虚弱的声音。

    卧槽?他真把陈丹彤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