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夏远,你当我是死的吗

    更新时间:2018-08-21 02:35:12本章字数:4454字

    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处于茫然的状态。

    周竞存脸色微变,伸手想要拉着我,但我摔下的速度要比他快多了。

    心底已经涌出了不好的想法,甚至是.....

    我根本不敢继续往下想。

    快落地的那个瞬间,我仿佛看见一道身影电石火光般迅速的抱着我转了个身。

    心砰砰直跳,整个人都在轻颤着。

    所有的思绪都好似暂停了。

    直到男人隐忍的闷哼声,在我耳边响起,我这才缓过神来,看到自己被周竞存抱在怀里,而他整个人倾着身体半靠在洗手台上,僵硬的脸也轻微带着泛白的迹象。

    他微微的阖着双眸,像是在极致的忍耐什么?

    我微皱着眉,轻声问:“周竞存,你还好吧?”

    他没有出声。

    搭在我腰间的手慢慢松开,喉骨间发出细碎的呻|吟声,然后才睁开眼看着我:“没事。”

    但他的神色完全与他的回答截然相反,而刚刚他发出的声音确实听着很疼。

    虽然是为了孩子,但也间接性救了我,没让我摔着。

    这么一想,心更软了。

    伸手搭上他的腰身,轻轻往后探去,指尖不敢太过用力的按了按后背:“很疼吗?”

    男人的视线对上的我目光,他深深抽了口气,将我推到一旁,似乎有意避开我的问题,打量了我一眼道:“先出去穿好衣服,然后打电话给宋岩,让他安排医生过来一趟....”

    一听要叫医生,我就有点儿慌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你去打电话给宋岩。”他微微摇了摇头,低沉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酒味,僵硬的身体从被撞到之后一直没动过,应该伤的不轻。

    我不敢耽搁,连忙点了点头,披上衣服便走了出去。

    给宋岩打去电话,让他立刻带医生过来,而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再次回到浴室,周竞存正站在花洒下冲洗,仅仅只是冲而已,连手都没抬一下。

    完毕后,他关掉水朝我看来,走路的步伐似乎很慢,我连忙上前朝他伸出手,男人目光深深暗暗的盯着我,大掌抬起将我的手握在掌心里。

    因为刚洗过澡的缘故,还带着凉凉的湿意,但却像炙热的温度让我怦然心跳。

    这是我和周竞存第一次牵手,那种感觉很美妙。

    十多分钟后,宋岩带着医生到了。

    周竞存躺在床上让医生做了个检查,他背部正中脊柱的位置微凸一块,医生轻轻碰了碰便听到男人沉沉的吸气声。

    “周总,您还是去医院休养几天为好。”

    “不用。”男人极淡的嗓音直接拒绝了。

    医生也不在劝阻,站在一旁的我张了张嘴想出声,但犹豫过后还是保持沉默了。

    医生替周竞存贴了一块膏药,轻声嘱咐:“周总,您这些天千万要注意,如果实在疼得厉害还是去趟医院,最好不要有任何的运动,以免造成拉伤,有什么问题,您第一时间通知我。”

    周竞存轻嗯了声,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回吧。”

    “好。”医生留下药后,跟宋岩一前一后走出去了。

    门一关,卧室里瞬间陷入了安静。

    我微抿着唇,开口道:“你.....真的不用去医院?”

    “嗯,不用。”周竞存双手一撑,慢慢坐起来,双眸朝我看过来,淡淡的道:“时间不早了,睡觉。”

    我点了点头,有些迟疑:“你受了伤,我去睡客房吧。”

    男人眉头一皱,漆黑深沉的眸犹如古井,薄唇的唇角扯出淡然的弧度,嗓音低沉道:“夏远,你是想逃避责任,不打算照顾我么?”

    我愣了下,连忙应道:“不是....我怕会影响你的伤。”

    “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腰。”男人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然后示意我上床。

    无声的叹了下气,抬脚朝床走去。

    周竞存见状,这才慢慢躺了下去,整个过程,十分缓慢。

    我躺在床上后,关掉了所有灯光,整个卧室一下子陷入了黑暗,连月光都没有。

    我侧过身,面朝着落地窗。

    脑子里在走马观花的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思绪紊乱像是打乱的针线一样,想理却理不清。

    因为这个插曲,我们谁也没提到监视那件事。

    但我不可能当做没发生。

    .....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照顾周竞存洗漱,而后又给他擦药,还有些肿,带着淡淡的淤青。

    他不方便下楼吃早点,我便让阿姨端上来在卧室里陪他一块吃。

    然后开始换衣服收拾自己,准备去店里。

    周竞存见我要出门,低低沉沉的开口:“要出去?”

    “嗯,店里最近有点儿忙。”加上准备到月底,我得清算一下账单跟工资。

    他皱眉望着我,淡淡的道:“去吧。”

    男人的表情,给我一种欲言又止的错觉感。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在说话,就这样走了出去。

    担心他行动不方便有需要的时候找不到人,我嘱咐阿姨每隔一小时上楼看一眼。

    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这好像是他头一次受伤,在我的记忆中,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一副雷雨都打不倒的样子。

    也只有在这一刻,我才觉得,他和我是一样的人。

    来到店里,可可已经开好门了。

    只不过,我发现她有些异常,比如平时我一来,就立刻迎上来亲昵的和我说店里的情况,今天却只是温温的打了声招呼,便与其他两个店员去打扫卫生了。

    一直到中午忙完第一波高峰期的顾客,可可才走到我身旁坐下,率先开口:“小远姐,我跟你说点儿事情。”

    我靠在沙发上有些累了,腰酸酸的,一边揉着一边抬眸望着她:“你说。”

    心底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可可低下头,一副认错的态度道:“我....骗了你。”

    我没有出声,只是淡淡地看着她。

    “其实,我是周总的人,你的店开张不久周总就让我来应聘了.....”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从开张到现在,近两年了。

    我讪讪笑着:“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可可微顿了下,摇着头道:“没有,是我自愿的。”

    “小远姐,你相信我,周总只是让我看你和谁来往,他.....”

    “可可,我待你怎么样?”我出声打断可可的话:“我对你不薄吧?先不说周竞存让你盯着我做什么,单凭我跟你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你也不应该这样对我。”

    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但我上网查过,怀孕心情弧度太大对孩子不好,所以趁早结束了这个话题:“好了,我想说的也说了,这一篇也就翻过去了,至于你想走还是想留,随你。”

    我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心底有些失落感。

    毕竟像是朋友一样的相处了,突然间这样,除了失望更多的是惋惜。

    可可没说辞职,也没说继续留下。

    我自然也舍不得赶她。

    许久之后,我也为自己今天的决定感到庆幸,不然在我最煎熬的那段时间,就不会有她的陪伴了。

    .....

    下午,我接到江慎霆的电话。

    有些意外。

    但还是飞快点下接通,轻声道:“慎霆哥,你....有事?”

    “有时间吗?”江慎霆的嗓音依旧,他道:“公司晚上有场酒会,想邀请你和苏烟来参加。”

    “我吗?”我有些惊讶,毕竟我现在不太方便,我有些支支吾吾:“我恐怕....”

    “别拒绝。”江慎霆磁性的声音打断我的话,我不说,他便已经猜到我的顾虑,低声对我说:“一个小聚会而已,适当的放松对你和宝宝都好。”

    人家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要再说不,倒显得有些矫情。

    所以就应下了。

    时间在晚上六点半,晚饭自然就没办法回去吃了,和江慎霆通完话后,我便直接打回了别墅,是阿姨接的。

    我告诉阿姨晚上有约晚点回去,如果周竞存问起就这样告诉他,至于他会不会问,我没有任何底气。

    傍晚,苏烟提前开车来接我,她直接带我去了一家高档的礼服店。

    看她熟门熟路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了。

    店内的设施很豪华,各种各样的礼服应有尽有。

    我和苏烟在造型师的介绍下各挑选了两款长裙,换衣服时我问苏烟:“一个酒会而已,至于要这样吗?”

    “怎么不至于?说不定就遇到了真爱呢!”她扬了扬眉,一张笑意浓烈的脸蛋显得格外妩媚。

    换好裙子后,造型师又替我们化了美美的妆容,我很少会这样打扮,一来是觉得麻烦,二是懒。

    沈秋姮常说我,就算给了我凤凰的命也只是享受麻雀该享受的。

    折腾好后,时间已经快七点了,可苏烟一点儿不着急,不缓不慢的驾车朝酒会酒店开去。

    我们到的时候,江慎霆已经在门口等了。

    他今天穿了身浅墨色的西服,头发也修剪断了一点,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特别有精神。

    他带着我跟苏烟走进酒会现场,吸引来了不少目光,他始终保持着微笑,绅士的像个骑士一样。

    听苏烟说,这是江慎霆特地为江氏的股东以及所有高层准备的酒会。

    最要的是,今天他生日。

    我之前不知道,所以连礼物也没准备,但江慎霆只是淡笑着说:“你们能来,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不知为什么,从他说过那句话后,我就有点儿不敢过多的与他眼神对视了。

    我会胡思乱想。

    苏烟也注意到了我的走神,趁着江慎霆被其他人喊走,她凑到我耳边轻声问:“怎么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白了苏烟一眼。

    她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江慎霆其实比你家周竞存更好?”

    “没有,只是觉得你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话越来越多。”我一本正经地说完,苏烟气鼓鼓地瞪着我。

    和她在酒会玩儿到差不多十点,我们才离开。

    回到别墅,阿姨已经休息了。

    我直径上了楼,推门走进卧室,某个男人像尊佛似得坐在床上盯着电脑看,听见动静,他抬眸朝我看过来,眼神打量了我一番,微皱着眉:“这么有兴致?”

    我微愣了下,走到床前:“和苏烟去玩了会儿。”放下包包和手机,目光看向他:“你怎么样,背还疼吗?”

    周竞存没出声,冷漠的表情望着我:“夏远,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还怀着孕?”

    “还是,你非得逼我把苏烟那些破事公之于众,你才肯不跟她乱混?”

    周竞存面无表情,犀利的轮廓满是戾气,他薄唇微抿,目光暗淡,像是古旧的深潭,让人看不见底。

    他双眸里的火焰愈发炽烈,像是要将我点燃一般。

    我沉默着,反应有些慢半拍,淡漠道:“周竞存,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扯上苏烟?”

    “是,我是怀了孕,难道我怀个孩子就没有自己的自由和娱乐了?”我不冷不热地看着他:“你既然这么在意这个孩子,你就不怕你敢对苏烟做什么,我就敢杀了你的孩子吗?”

    “夏远,你可以试试看。”黑眸紧盯着我,满是寒意的吐出这句话。

    我吞咽着口水,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深深看了他一眼,抬脚走去了洗手间。

    我有些乱。

    但我并不后悔情急之下说出那样的话,因为苏烟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些事情,是她一辈子的伤疤,我怎么可能让人去揭开。

    冲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外面突然响起“嘭”的一声,我立刻拉开门走出去。

    卧室的地毯上,一个手机五马分尸的散落着,仔细看了一眼,是我的。

    再看看床上的男人,和落地窗上明显的痕迹,我有些不可置信,甚至觉得可笑。

    我很平静的问:“周竞存,我的手机惹到你了?”

    “今晚见了江慎霆?”男人的声音隐忍着极致的怒意,他勾唇露出难看的笑意:“夏远,你当我是死的?”

    我原本没打算告诉他,他知道了,肯定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有些理亏,但仔细一想,我和江慎霆只是朋友,光明正大。

    我看着他,有些无力的露出一抹笑意:“见个朋友应该没犯死罪吧?还是说,你吃醋了?”

    最后四个字,我几乎带着颤抖问出口的。

    周竞存冷喝一声,眸色更深,他将电脑直接丢到一旁,然后从床上站起身,他的举动让我几乎就要出声制止了,可他没给我机会,抬脚上前,伸手掐住我的下颚迫使我太高了脸对着他。

    他身上的气息骤冷,两只眼睛尽是嘲弄:“吃醋?夏远,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位子了?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我可不想顶着一顶绿帽子。”

    周竞存的话,像是一记闷棍捶打在我头上。

    我放空着双眼对上他的目光:“周竞存,你就这么害怕自己被绿?你难道不知道,越是害怕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我的话刚刚脱口,一股力量将我用力推倒在床,随之,男人跟着欺身而上。

    他眯起眸,没有任何犹豫,不管不顾的狠狠吻住我的唇。

    双手被他制止没法动弹,唇上的动作太过凶猛,让我感觉自己要被这个男人活吞了下去。

    从未有过的汹涌让我来不及反应。

    男人的手没有半点儿温柔,直接将我身上的裙子撕|扯开,随即摸.了下去.....

    我嘴里嘶哑着:“周竞存....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