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21 08:45:16本章字数:1586字

    “姐,把他让给我。”

    “凭什么?顾质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未婚夫!我凭什么要让给你!”

    “凭我是你妹妹!”

    她的语气理所当然,戴待怒火中烧:“从小到大,我让得还不够多吗?!”

    “既然如此,那更不差这一次!”

    “你做梦!我已经忍够你了!”戴待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看在妈妈的面子上,她哪里会任由自己的妹妹欺负至此!

    “你居然拒绝我了……”戴莎眸光幽幽地凝在戴待身上,锋利的刀子慢悠悠地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出口子:“姐,这个颜色好不好看?用来祝贺你和顾大哥新婚快乐……”

    鲜艳如火的鸳鸯被,此刻看起来完全像是被她手腕上涌出来的血所染红。

    “你、你疯了吗?!”哪里想到她会狠心地残害自己的身体,戴待赶忙跑上前欲图将她手里的刀抢过来。

    不料,戴莎忽然反过来把戴待的手腕按上刀刃。

    手腕上蓦地传来刺痛,戴待脸色一白:“你厚颜无耻!明天我就要和顾质结婚,就算你跑来我的婚床上割腕自杀也威胁不到我!”

    “是吗……”戴莎的唇角泛起一抹诡异的笑,凑至戴待耳畔轻声道:“我不会让我肚子里的宝宝变成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一语出,像大钟瞬间轰鸣,震得戴待脑袋嗡嗡发响,一片空白。

    “不、不可能……你骗人……你骗人……”她不可置信地喃喃。顾质怎么会背叛她?顾质不可能会背叛她的……不可能……

    “莎莎!”母亲林银兰在这时冲进来哭天抢地:“你怎么样?你别吓妈妈啊!你死了妈妈可怎么办?”

    猝不及防下,戴待被她一把撞倒,脑袋狠狠地磕上墙,一时间晕头转向眼冒金星。她踉踉跄跄地挣扎爬起:“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孩子?谁的孩子!”

    “你干什么!”林银兰推开戴待:“你为什么要把你妹妹逼成这样?你把顾大少让给她不行吗?!”

    闻言,戴待心里凉了半截,眼前一阵发黑,垂在身侧的手禁不住握成拳头。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这就是她的妈妈。一个偏心妹妹的妈妈!一个只会教育她身为姐姐要让着妹妹的妈妈!

    “妈……你让我死了吧……反正我的孩子注定没有父亲……”戴莎嘤嘤哭泣。

    听她提起孩子,戴待再次如刺猬一般追问:“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孩——”

    “够了!你想看着你妹妹死吗!”林银兰蓦地对戴待挥出巴掌。

    面颊上火辣辣一片,戴待整个人愣怔当场,而身后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怎么回事儿?”

    “顾大少!你来得正好!你快救救莎莎!”林银兰顿时扑倒在顾质面前,声泪俱下地指控戴待:“她把莎莎刺伤了!”

    手中的刀子应声“哐啷”掉地,戴待只觉心底像突然被人捅了个大口子,寒风肆意呼啸。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要这么对她?偏心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冤枉她?!

    她无助地看向顾质。却见顾质的目光刚刚从染血的刀上收回,快步行至床边将戴莎抱起,回头厉声对佣人吩咐道:“备车!去医院!”

    “顾质……”戴待挡在他面前,“我——”

    “顾大哥……疼……我好疼……”戴莎缩在顾质怀里瑟瑟发抖,手指紧紧攥着顾质的衣领,腕上的伤口鲜血淋漓,异常醒目。

    顾质的眸底骤然满是冰凛:“让开!”

    戴待的心猛地一沉,而顾质已经擦过她径直走出去。

    一路踉踉跄跄地追到下楼,顾质正将戴莎放上车,戴待拦在车门前,硬憋着眼里的水汽,直勾勾盯着他:“顾质,你说,你和她——你和她之间究竟是什么肮脏的关系!”

    如果说刚刚她还认为是戴莎在说谎,可现在呢?她对顾质的信任已然动摇……

    “你和戴莎果真背着我苟——”

    未及她把“且”字说完,便听“啪”地一记耳光脆响,余音回荡,在安静的夜里异常清晰。她的耳朵刹那间“嗡嗡”鸣响不断,抬起头时,顾质的手刚刚落下:“明天的婚礼取消。”

    “这……”一旁的管家犹豫着提醒:“顾戴两家的联姻势在必行,恐怕——”

    “戴家的女儿,不是只有她一个。”声音冷肃得没有一点温度,言毕,他看也没看她一眼,果断转身上车。

    车子绝尘而去,戴待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倔强地微仰着下颔,但依旧没能阻止眼里的泪水不断涌出。

    ……

    20××年×月×日,黄道吉日,宜嫁娶。

    顾戴两家喜结良缘,车水马龙,宾客如云。

    众人只管在觥筹交错中言笑晏晏,没人去关注,新娘究竟是戴家的哪位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