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去哪儿都无所谓吧

    更新时间:2018-08-21 13:30:14本章字数:1083字

    “姜雨彤,你在干什么!”季良冲着我吼道,眼底里泛着猩红。

    因为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旁边的人都向我们这边看了过来,而我再一次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我的眼神躲闪着,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良,别这样,你把人吓到了。”蒋安琪在旁边拉着季良,然后对其他人笑着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蒋安琪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我不知道,可是至少在那一刻,我是有些感激她的。

    可是虽然没再发作,季良脸上的怒意却仍没消散,我能预感到,今天晚上又将面临什么。

    一股寒意迅速涌遍全身。

    手在这时被人拽住,我侧头,看到季越冷着脸,什么话都没说,拉着我就走。

    “季——越!”季良在后面,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季越也没回头,只是轻笑一声道:“你没看到她手上流血了吗,大哥身体不方便,我带她去包扎。”

    我是在听到季越这么说的时候,才感觉到手臂上有些刺痛,低头看了一眼,看到那里果然是流血了,应该是被刚才飞溅的玻璃渣划到了。

    也没给季良回答的机会,季越就把我拉出了出去,进入电梯之后,我看到他按的楼层居然是往上的,不觉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只要是离开这儿,去哪儿都无所谓吧。”他仍是笑得那么不屑一顾,眸子里的淡漠,总让人觉得,不可靠近。

    电梯到了顶层,他走在前面,推开了一个房间的门,我进去看到里面的布置,几乎跟他家里的房间一模一样,满目都是藕荷色。

    据说,藕荷色是最让人有安全感的颜色。

    季越,他很缺少安全感吗?

    “坐下。”季越在我四处环顾的时候,已经拿了药箱过来,站在我面前说道。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动作很轻地帮我清理伤口,消毒,上药,包扎,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是那种淡淡的凉意。

    “这几年,你一直是住在这儿吗?”我还是在进入季家那天,才知道他原来是季家的二少爷,之后他就很少回家了,这次还是因为公公去了国外,才特别让他回家住的。

    “嗯。”他没抬头,收拾好东西就把药箱重新放了回去,然后走到酒柜前,倒了一杯烈性伏特加。

    “你……”我看着手臂上的纱布,一些早已尘封的记忆慢慢苏醒了过来,“你的伤都好了吗?”

    他抬眼看我,那双幽深的眸子,就如夜幕下的大海一般暗沉,深不见底:“你想提醒什么?”

    他眼里的寒意,让我忘了原本想说的话,我才意识到,那件事对他来说也许是不想被触碰的暗伤,我连忙改口道:“没有,我想说……谢谢你,我该走了。”

    我慌忙站起身,扭头就要往外走,可是刚转过身,就听到他叫道:“姜雨彤,我问你,三年前为什么嫁给季良?”

    为什么,因为我需要钱救我的弟弟,对当时走投无路的我来说,季家招聘女佣的报酬实在太诱惑了,可是我没想到,那么喜怒无常很难伺候的季良,在看到我的第一眼,居然就说要我嫁给他。

    而现在,我也终于知道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