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季家可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更新时间:2018-08-21 13:30:14本章字数:1040字

    真的是我做错了吗,我为了他一味的隐忍,其实都是我的自以为是吗?

    我好像,的确从没考虑过这是不是他想要的,每天输液输血,抽血化验,抽骨髓,我一直觉得配合治疗是为了他的康复,可如果早就注定了不会有结果,那这样的苦,他又是为了谁在承受?

    其实,他也在为了让我放心,付出了整整三年。

    心底突然就像被什么扎了一下,疼得钻心,我靠着墙,慢慢地蹲到了地上,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

    我没有再进去,也许我们两个都应该冷静一下,跟雨浩的护工做了一些交代,并给他留了手机号码,我才走出了医院。

    可我的心情还是很失落,这么久了,雨浩是我生活下去的唯一支柱,现在变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慢慢地向前走着,手臂突然被人拽住,我惊恐地回过神,第一眼看到拽我的人是季越,第二眼才看到有辆车从我跟前开了过去,我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刚才,我差点就被车撞了。

    他把我拉到安全的地方,才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就只是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你的伤还没好吗?”

    “别的事。”他轻描淡写地说,然后走到了停在一边的车旁,打开车门说,“我送你回去。”

    他说的是送我回去,而不是一起回去。

    我们上了车,车子开了出去,我才问道:“你还住酒店吗?”

    “不然呢,季家可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他冷冷笑着说。

    “你跟季良,到底有什么仇恨?”明明是季家二少爷,却说自己没有容身之处,而且,就算以前他不在家我不知道,这次他住在家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他不只是跟季良很不融洽,就连跟谢兰都生疏得很。

    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可是这句话,我却没敢问出口,那天他对那个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想他肯定是不愿意被人窥探的。

    “那是我跟他的事,你不用管。”季越直接说道,“如果你不愿意离开季家,就尽量保护好自己,小心谢兰。”

    我惊诧地看着他,不只是他直呼了谢兰的名字,还有他说的让我小心的话,季良也说过让我小心他。

    他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

    我开始怀疑,季越根本不是亲生的。

    车子开到季家别墅门口,另一辆车也正好在对面停下,是季良的车。

    我看到季越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断攥紧,指骨都开始发白,便能想象他心里的恨有多深。

    假如他真的不是季良的亲弟弟,那他一直以来的隐忍,必然有着更深的目的。

    所以季良才说,他很危险?

    看着他们一直这样僵持,谁都不肯退让,我伸手推开了车门。

    可是我还没有迈下去,季越忽然拉拉了我一下,将我拉近他的面前,那一瞬间,我能感觉到他是想吻我的,可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手。

    我看着他躲避的眼神,大概也猜到了,他原本是想借用我来刺激季良的,但他没有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