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我跟他从来都不是兄弟

    更新时间:2018-08-21 13:30:14本章字数:5022字

    “丹尼……”他闭着眼睛,微弱地说道。

    我连忙从他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到丹尼的号码,我还记得那个人,看得出应该是季越的心腹。

    电话接通时,我也没时间跟他解释太多,直接说道:“季越出事了,他现在需要一种药,但是这种药是处方药,医生不会随便开,你能想办法拿到吗?”

    丹尼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就立刻说道:“我有办法,你说是什么药,还有,告诉我你们在哪里。”

    我随即便告诉他是注射用新斯的明,还有这里的房间号,他说了一句等他二十分钟,便挂断了。

    季越的情况不是很好,已经有轻微的呼吸抑制,但是没有药,我也帮不上忙,只能不停地用水湿润他的嘴唇,保证他不会脱水。

    所幸丹尼的办事效率很高,十几分钟就赶来了,我连忙拿出一支抽到针管里,然后给季越注射到手臂上。

    丹尼看着我的动作,不觉问道:“你是医生?”

    “不是,”我用药棉按着针眼的地方,然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我学过两年护理。”

    丹尼恍然地点了下头,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托品中毒,”我皱了下眉,“应该是有人在他喝的东西里面动了手脚。”

    丹尼不相信地说:“这不可能吧,季总一向都很小心的,外面的食物他从不轻易碰,不可能会犯这种错误,除非是……”

    我看着丹尼,心里不免有些吃惊,季越一直都是这样小心翼翼地生活的吗,难怪他会那么没有安全感。

    可是即便很小心,却还是三番两次出事,我暗暗握住他干燥的手,突然心疼得不能自已。

    只是,丹尼没说完的话又是什么意思,除非是谁?

    每过十五分钟,我就给他注射一次,然后,我看到他睁开了眼睛,瞳孔也恢复了焦距。

    “你觉得怎么样,好点了吗?”我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上面沁出了一层薄汗,我心里的石头才慢慢放下。

    “季总,你之前有喝过什么吗?”丹尼看了看我,问季越道。

    季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我连忙在旁边扶着他,看到他在找什么,我把手机给他说:“我刚才用了一下。”

    他也没说话,有些慌张地翻着电话本,找到一个号码立刻打了过去。

    我在旁边听到那边一个女人急切又胆战心惊的声音说:“季先生,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我……我把林女士弄丢了……”

    我看到季越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身体似乎还晃了一下,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可他根本没回答我,推开我就自己下了床,踉跄着朝门口跑去。

    他现在的身体根本就还没完全恢复,随时都可能会晕眩,我心里着急,连忙也跟着他跑了出去。

    丹尼在后面问我:“现在怎么办?”

    “拦住他,这样会出事的。”季越的脚步虽然不稳,但是还是跑得很快,而且我今天穿的是细高跟,根本追不上他,只能寄希望于丹尼。

    丹尼听到我的话,迅速跟了过去,在电梯口挡住季越说:“季总,您现在需要休息。”

    “滚开,别挡我的路!”季越用力地把丹尼推开,闪身进了电梯。

    等我们再想进去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丹尼已经跑楼梯下去追了,我看着电梯不断变换的数字,然后在16层停下,我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乘另一部电梯下去,我径直就往香橙国际办的那个酒会跑去,刚一到会场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一阵阵的惊叫,还有玻璃四散飞溅的落地声。

    我心里一沉,立刻推门进去,看到那一群宾客都躲到了角落里,流转台上的台布被扯了下来,上面的酒杯全都摔碎在地上,一地的玻璃渣。

    其实也就是我找过来的这么短短的时间,没想到事情已经变得不可收拾。

    丹尼被十几个人按在地上,完全不能动弹。

    “说,你到底把她弄到哪里去了!”季越正揪着季良的衣领,眼睛里全是嗜血的寒意。

    季良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冷声道:“我不会告诉你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我看到季越另一只拳头攥得紧紧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可他最终也没挥过去,松开手咬牙问道:“要怎么样,你才肯放了她?”

    季良唇边的笑意愈发残忍:“你自废双腿,我可以考虑一下。”

    他说着时,向旁边的人一伸手,立刻有人递了一把水果刀放在他的手里,他随手扔在了季越脚下。

    “季总,你别听他的,他不会守信的!”丹尼挣扎着喊道。

    可是季越像没听到似的,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水果刀,然后慢慢弯下身捡了起来。

    “我们两个的事,不要再牵扯任何人,我希望你说话算话。”季越的语气已经平复下来,沉声说道。

    我看着他真的要动手,立刻叫道:“季越,不要!”

    季良转过头来看着我,眉心紧紧蹙起,眼睛里的神色矛盾之极。

    我已经跑到了他们中间,抓住季越的手,把水果刀夺了过来,抵在我的心口,对季良说道:“我上次欠了他一条命,现在用我的命来换他要的人,可以吗?”

    季良的神色突然变得慌乱,伸手就要来夺我手里的刀,可是他还没碰到我,刀就已经被季越快速夺走。

    季越看着我,冷声道:“我还不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我。”

    我知道他现在情绪不稳,小心地说道:“你冷静一下好吗,我想季良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们是兄弟,他不会……”

    “我跟他从来不是兄弟!”季越冷冷地看着季良,“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我要先看到她没事。”

    季良却是无所谓地笑笑,将我拉到他身边,对季越说道:“你要找的人,不在这儿。”

    季越眸子里突然杀意四现,举起刀就向季良刺了过来!

    我在看到他的动作时,急忙就挡在了季良身前,就那样睁大眼睛看着季越。

    他果然没有再近一寸,硬生生把刀收回,扔在了地上。

    一直到他出去之后,所有的人才松了口气,蒋安琪从一个老人怀里挣脱,向这边跑了过来。

    那个老人朝那些还在按着丹尼的人摆了下手,那些人便都起身松了手,丹尼看我一眼,就追季越去了。

    老人叫了侍者立刻清理满地的狼藉,还重新撤换了酒杯,酒会照常进行。

    蒋安琪扑过来,俯身用手帕擦着季良的嘴角问道:“疼吗?你跟越究竟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对你下这么狠的手?”

    季良挡开她的手说:“我没事,你们继续吧,我跟彤彤先走了,麻烦你替我向蒋老道歉。”

    “良……”蒋安琪叫了一声,看到季良已经转过去,便没再说什么。

    我跟着季良往外走,浅声问道:“季越阿托品中毒,跟你有关系吗?”

    他回头看着我,不悦地反问道:“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我舒了口气,他这么问,应该就是不知情的:“有人设了圈套,把我们骗过去的。”

    他冷哼一声:“圈套?你要是没别的想法,会中圈套吗?”

    我没有反驳,无所谓,也没有意义。

    我只是越来越好奇,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变成这样。

    刚刚,他们看着对方时,就像是在看不共戴天的仇人,都恨不得对方死!

    回到家时,谢兰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听到女佣跟季良说话,笑着站了起来,却在看到我时,脸色立刻变了,一副见鬼的模样。

    “妈,你怎么还没睡?”季良只是礼貌地问候一声,便让佣人背他上楼。

    谢兰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满脸的狐疑,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经过她身边时,她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我不觉停下脚步,轻声叫了一句:“妈,你在想什么?”

    她像是突然回过了神,轻咳一声,转过头去:“跟你有什么关系,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看到她的表情,心里忽然猜到什么,冷不丁问道:“检查结果呢,我怀孕了吗?”

    听到我的话,她很明显的有些措手不及,但旋即又厉声喝道:“姜雨彤,你这是什么口气,别以为季良宠着你,你在季家就有地位了,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你是我的儿媳妇!”

    我得说,她的确从没承认过,甚至还让我婚内去勾引季越,跟他生孩子,还光明正大地把蒋安琪当成季家少奶奶一样对待。

    我一直都只是觉得,她的想法很奇葩,可是现在我才明白,这个女人,她是在打着什么一石二鸟的主意。

    她只不过,是用了这么一个借口,让我跟季越的奸情暴露于所有人面前,赶走我,也赶走季越。

    今天晚上在香熙酒店的事,肯定是她一手安排的,季越当时一醒来就知道那个女人会出事,就是因为他知道,他只从那个女人手里接过喝的东西,那就说明,那个女人已经被人控制了。

    我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只会嚣张跋扈的谢兰,原来心机竟这么深,所以才能在那么混杂的娱乐圈争得一席之地吧。

    我没有再说什么,知道这些就够了,季越的手段并不弱,一定能找到他要找的人。

    我回到房间时,季良已经坐在床上,他冷冷地看着我,忽然一松手,手里的书就掉在了地上,他对我说道:“捡起来。”

    对他有时候这种幼稚的行为,我已经开始习惯了,我慢慢地走了过去,蹲在地上把书捡起,轻轻地合上,抬头时,竟被他突然吻住。

    他的唇上有着一丝凉意,但却有着花朵的香甜,他不抽烟,没有季越的烟草味,也不像季越那般凛冽,他即使是在惩罚性地吻我的时候,也总是那样的虔诚。

    好像接吻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他慢慢地松开我,看我的眼神里透着无辜:“不管我做了什么,都只是想留住你,也许我的方法不对,但是我会慢慢去试,直到对为止,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给我时间。”

    我不敢回应他,我发现我越来越不愿意对他撒谎,我什么都可以给他,唯独时间,我给不了。

    我站了起来,将书放好,背对着他说:“早点休息吧。”

    他也没有逼问我答案,等我躺在床上时,只是从后面抱着我,下巴抵着我的发顶:“晚安,老婆。”

    第二天一早,我们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季良拿过手机接通,听到那边的人说的话,他立刻就坐了起来,然后拿着手机在翻着什么。

    我翻过身问道:“怎么了?”

    他看我一眼,目光有些躲闪:“没事,你睡吧,我出去一下。”

    我看着他很艰难地挪到轮椅上,心里揪得紧紧的,怕他会摔下去,但是我知道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我的关心,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能。

    我已经没了一点睡意,便也起身换了衣服,看他刚才很急的样子,应该是公司那边出了什么事,他不在家的话,我想去医院看雨浩。

    可是我准备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他在下面拿着报纸压低声音对谢兰吼道:“我说过了,不要再把雨彤扯进去,我有我的办法对付季越!”

    “小良,妈都是为了你好啊,以前我们不是都打算好了吗,怎么你最近变得这么快!”谢兰很是不理解地说。

    季良蹙眉,把手里的报纸揉成一团扔了出去:“总之就是不许,你以后不要自作主张,这些东西,我不希望让她看到。”

    “小良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那女人早就不干净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谢兰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季良,一脸叹息。

    可她还没说完,就被季良一个眼神噤了声,重重地叹气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看着他们各自出门,我才慢慢地下了楼,地上已经清理干净,什么都没有。

    但是我站在那里时,听到旁边几个女佣在那里窃窃私语,不时还看着我发出嘲笑:“早知道她不是什么正经货色,没想到竟然这么贱。”

    “就是,大少爷和二少爷肯定是因为她闹翻的,狐狸精!”

    我扭头看了过去,她们居然一点也没回避,好像刚才那番话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似乎有很久,她们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议论我了,今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我声音凉凉地问道。

    一个女佣嗤道:“装什么装,现在全龙城的人都知道了,你在酒店勾引二少爷,视频都发到网上了,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你可真是野心不小,还想独吞季家的家产!”

    酒店?视频?网上?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慌忙就往楼上跑,刚才季良看手机,就是在看网上的新闻吧。

    我跑回房间,从床上拿起手机,迅速地浏览了一遍各个视频网站,居然全都上了热搜。

    重点是那段视频,很明显是被人剪过了,我就只是解开季越衬衣的扣子帮他擦身而已,现在的画面却分明是我在脱他的衣服!

    谢兰,她居然这么狠!

    我是无所谓,反正我本来就一无所有,可是季越,跟自己的嫂子在酒店乱搞,这个新闻一出来,对他的影响肯定不是一点点,何况看样子,他在季家本来就不受宠。

    还有季良,自己的兄弟和老婆上床,只怕要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了。

    谢兰难道连一点都不顾及吗?

    我还在想着要怎么样澄清这件事的时候,再刷一遍视频,竟然已经被删掉了,换一个网站也是一样,全都不见了。

    我也猜到,这应该是季良跟网站负责人沟通过了,让他们删了这条视频。

    可是即使这样,恐怕也无济于事了,网络的力量,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滑动了接听:“你找谁?”

    “我当然是找我的女儿你啊。”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脑子就有点疼,姜路军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你又想怎么样!”我真的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你别冲我喊,就算你跟我脱离父女关系,我也是你老子!”姜路军的语气很是强硬,听我不再说话,又接着说道,“网上的新闻我看了,雨彤,你可真有本事啊,竟然同时跟季家两个少爷都有那种关系,真是厉害。”

    若是别人这么说,我也就当是耳旁风,可这个人是我的亲生父亲,我身上还流着他的血,他竟然也这么说我!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没空搭理你!”对他,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一点亲情了。

    姜路军哼了一声,显然对我刚才的态度很不满意,但是他打电话给我,又必定是有着什么目的,所以他硬是忍了回去,徐徐地开口道:“我知道季越的秘密,如果你不想让他从季家滚蛋的话,就给我准备五百万,不然,哼,就等着看他流落街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