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我没说放手,你就不能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21 13:30:15本章字数:4009字

    其实不用看,我也能猜到外面是谁,季良他还是找来了啊。

    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只是不一会儿,季良就推门进来了。

    他在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除了歉疚,就剩满满的心疼了。

    “彤彤……我……”他试图拉住我的手,可是看到我疏远的神情,还是放下了,他忽然打起了自己的耳光,“我真是个混蛋,我说过不会对你动手的,我就是个混蛋!”

    “季良,够了!”我伸手拽住了他,“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来不是因为这个。”

    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忍受三年。

    他眸子里掠过受伤的神情:“所以,你还爱着季越是吗?我承认,我早就知道,我在他的书房里,看到过你的照片,我想你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才会在第一眼看到你,就决定娶你。我也承认,是我设计了你的出轨,可是那天晚上,我想象着你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我真的嫉妒得发狂。我才发现,这三年里,我早就爱上你了,我用着很蠢的方法,其实都是想要把你控制在我的身边,彤彤,别离开我好吗,我会死的。”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沉沉地压在我的心口,连呼吸都跟着疼起来。

    “爱?”我眼底发涩,笑得没心没肺,“我根本没资格谈这个字,我嫁进季家,就是为了雨浩,其他的,对我都不重要。现在,我的孩子也没了,这三年的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了吧?”

    “不,”他用力摇着头,双手死死地握住我的手,不让我抽回,“彤彤,孩子还可以再有的,我妈跟你说我不能生,都是骗你的,你跟我回家,我们生很多很多孩子……”

    我有些震惊地看着他,居然连这件事都是骗我的:“到底有什么事是真的,你跟我说过的话,究竟有哪句是真的?”

    我的声音很轻,也有些无力,可心里的伤却那么重。

    所以从头到尾,我都是在被他们母子利用?

    季良看出我的失望,似乎更加慌了:“彤彤,我是真的爱你的,我们回家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了,好不好?”

    我撇过头,看着依然阴沉的天空:“你走吧,我不会再回季家了,我也配不上你,我早就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你应该跟蒋安琪在一起。”

    “彤彤……”季良的眉心,痛苦的纠结着,“除了你,我谁都不会要的,我只要你,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我回头看着他,我知道他敢,他跳入泳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的心,居然可以这么狠,连自己都不放过。

    “别说傻话了,你死了,你妈怎么办,每个人,不只是要对自己负责,也应该为爱自己的人负责。”我轻抚他的脸,三年的过往,就像是走马灯似的在眼前一一浮现,“季良,你值得更好的女人,放过我吧。”

    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我看得出他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我不会放你走的,彤彤,只要你说,我什么条件都答应,季家我可以不要,都给季越,只要你不离开我,天涯海角,我都陪着你去。”他的语气很坚定,仿佛早就下了这样的决心。

    我笑了笑:“那不是你的生活,季良,我只想要跟雨浩在一起,不被任何人打扰,你,季越,都不是我想要的。”我也要不起。

    看到我的决绝,他的手慢慢松开:“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会证明,我是真的会对你好。”

    看着他突然离开,我还有一瞬的恍惚,直到季越进来,我轻声问道:“他走了吗?”

    季越点头,然后向我走了过来,手指轻轻划过我的脸:“连我都不想要了吗?”

    我别过头,躲开他的手:“我从来没想过要,你和他,并不是非此即彼。”

    就算我跟季良离婚了,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我不想再纠缠在他们兄弟之间。

    季越冷笑一声:“可你现在,是我想要的。”

    我听出他语气的灼热,睁大眼睛看着他时,他突然就俯下身吻住了我。

    他的吻还是那么霸道,那么狂肆,根本不给我逃离的机会。

    我的双手也早就被他牢牢压着,连推开他都做不到。

    被他的唇舌逼得退无可退,我连呼吸都快失去了,我脑子里缺氧似的一片空白,再顾不得其他,又狠狠地咬了他的舌头。

    可是这一次,他就像早就料到了一样,丝毫也没有跟我分开,铁锈的味道带着一丝丝腥甜,在我们的口中蔓延,一阵阵干呕快要让我窒息。

    许久,他才放开了我,看着我大口喘息,他的指腹轻擦着我的唇角:“你忘了,你欠我一条命,我没说放手,你就不能离开。”

    我蹙了下眉:“季越,三年前的事是意外,三年后的事是阴谋,我跟你,没有感情可言。”

    虽然这么说,我心里却有些歉然,我得承认,我那时对他的确是动了心的,可是这三年的煎熬,我就只想要活下去,其他的根本不敢奢望。

    何况,我也从不觉得,一个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跟他上过床,就会产生感情,而且还是季越这样疑心很重的男人。

    至于季良说的,他的书房里有我的照片,那应该是他在调查我吧,他一直都不相信任何人。

    “是吗?”他笑得邪肆,“那你每次靠近我,到底在慌什么?”

    在他面前,我知道我的一切情绪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要再纠缠这些事了,反正,你也没爱过我不是吗?”

    我故意反将了他一句,对这个充满了野心的男人来说,女人恐怕什么都不是。

    他的眸底,涌起一片暗沉,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但是他没否认,就证明我猜的是对的,我侧过身去说:“你出去吧,我想睡了。”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到关门声,心里竟然一阵寂寥。

    我从医院偷偷离开的时候,天上还在下着雨,我打了车,直接去了雨浩所在的那家医院。

    在季良和季越发现之前,我要立刻带着雨浩离开龙城,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外,我们应该就能过平静的日子了吧。

    路上,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虽然没有显示名字,但我认得这个号码,再熟悉不过。

    是小周的。

    心里突然地就是一颤,我慌忙就滑动了解锁,声音也跟着发抖起来:“小周,是雨浩出什么事了吗?”

    小周的语气也是急切的,他忙嗯了一声:“刚才,医院突然通知,说不再接治雨浩了,还让保安把他赶出去,我想阻止,他们就把我打了。”

    不再接治?一定是谢兰,她在报复我,我没想到她的动作会这么快!

    “那雨浩呢,他现在在哪里?”我全身都是一阵发冷,雨浩身体那么虚弱,外面还在下雨,我不敢想象他会怎么样。

    小周回道:“其实在医院赶他之前,我就听到他好像在跟那个小蛮打电话,他们好像约好了要去哪里,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了,我想他大概是被小蛮接走了。”

    小蛮,小蛮……

    雨浩果然没有死心,他之前拼命地翻译什么书,应该是在赚钱吧,还有他突然很配合治疗,是因为他一直都没放弃要跟小蛮一起去茶卡。

    我挂断电话,连忙又给雨浩打了过去,可是他的手机一直都没人接听。

    我心里担心得要命,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他肯定也没有带药,就算他之前那么配合治疗,他的身体又能撑多久?

    我跑到医院,看到雨浩的病房已经换了新的病人,小周在旁边看着我,一脸的歉意:“对不起,雨彤姐,都怪我没用。”

    我怎么能怪他呢,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事情的发生,何况他也受了伤。

    我呆滞了一下,然后手指发颤地从包里拿出一些钱给小周:“对不起,我现在只有这么多,以后再补给你。”

    他连忙推辞:“雨彤姐,我怎么还有脸要你的钱,你还是快去找雨浩吧,我真怕他在外面出事。”

    我点了点头,然后把钱塞到他的口袋里,转身就走了。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雨水湿透了我的衣服,可我浑然不觉,我心里的焦灼,像火一样烧着。

    茫茫人海,我要到哪里去找他,我现在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来,竟然让他陷入那样的境地。

    一辆车在我身边停下,溅了我一身水,可是我也感觉不到了。

    我只想着,雨浩既然要去茶卡,那他应该会去火车站吧。

    心里有了目标,我的脚步忽然加快,几乎是跑了起来。

    但是没跑几步,我就被一只手抓住,我还没看清是谁,就已经被扛在了肩上。

    我用力捶打着他,让他放我下来,然后我听到季越的声音混着雨声传进我的耳朵:“我带你去找他。”

    我被季越扔进了车里,他拿了毛巾给我擦着头发,又用他干净的外套裹住了我,然后关掉了车里的冷气。

    可是我看到,他身上的衣服也都湿了。

    车子开了出去,飞快地在雨里行驶,没有多久,便到了火车站。

    虽然下雨,可是候车大厅里仍然人山人海,我在人群里跑着,视线一个个地扫过这些人,搜索着雨浩的身影,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看到。

    季越大概是找了车站的广播室,候车大厅里不断回响着雨浩的名字,可也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湿透的衣服早被体温暖干了,皱巴巴地贴在身上,我看着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毫不在意,还是拿着手机拉着他们询问有没有看到上面照片里的男孩,结果都是没有。

    三个小时过去,我们仍然一无所获,我几乎绝望了。

    丹尼也来了,还拿来了新买的衣服,季越递给我时,我浑浑噩噩的没有接。

    他似乎生气了,直接拉着我去了洗手间,把袋子塞到了我的怀里:“我不介意亲自帮你换。”

    我抱着衣服袋子,呆呆地问了一句:“雨浩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他掐着我的下巴,声音有些冷:“如果你现在有事了,你就永远找不到他了。”

    我茫然地抬头看他,我知道他是对的,这个时候,我不能倒下,不然雨浩怎么办。

    我进去换了衣服,觉得舒服了一些,出来时,季越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的手里还捧着一个保温杯,见我出来,递给我说:“喝了。”

    我几乎是本能地就接了过来,只要能找到雨浩,我什么都听他的。

    打开杯子,我就闻到了生姜的味道,还放了红糖。

    “你刚刚才流过产,又淋了雨,万一感冒怎么办,赶快喝了吧。”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好像有点嘶哑。

    我刚想跟他说谢谢,他的手机就响了,他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断了。

    “是有雨浩的消息吗?”我立刻紧张起来。

    他却冷然地看着我:“先把姜汤喝了再说。”

    我连犹豫都没有,立刻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然后给他看着空空的杯子:“你快说啊。”

    “那个叫小蛮的女孩,她今天没有上班,所以真的有可能,是她跟雨浩在一起,我已经让人去查龙城所有的酒店宾馆,希望会有他们的消息。”季越伸手拍了拍我的头,“放心吧,雨浩不会有事的。”

    我却还是愣愣的,在见到雨浩之前,我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心。

    之后,季越就带我去了他住的酒店房间,让我洗个澡睡一会儿,现在除了等消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我躺在床上,却根本睡不着,一闭上眼睛,都是雨浩惨白的脸。

    季越站在外面的落地窗前抽烟,手机一直在他的手里握着,我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声音浅浅:“有消息了吗?”

    他扭头看我,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没有消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这么说没错,可是我现在只想快点找到雨浩,他一个人在外面,我真的想想都觉得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