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我们离婚吧

    更新时间:2018-08-21 14:20:23本章字数:1963字

    伊娜把我送回家的时候,我刚进到院子,就听见舒儿和宋轶明的争吵声。

    “轶明,你怎么能让她出去,要是叫她发现了怎么办?”

    我步子一顿,发现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她好端端的一大早为什么要出去,我要是一意拦着,也会显得奇怪,让她怀疑的。”

    “她是不是已经察觉什么了?”

    ‘应该不会的吧。’宋轶明眉头紧锁。

    “她今天看到你从我房间出来,就没什么反应?”

    “没有。”宋轶明摇摇头。

    “一会她回来了你....”

    我直接开门进了屋子,他们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

    “婉儿,你回来了!”我看着宋轶明,到了他躲闪的眸子,和有些尴尬的脸。

    “恩。”我进了客厅,直接上楼去卧室。

    “婉儿,以后少往外跑,我都担心你的。”宋轶明跟在后面。

    “我累了,要休息,别打扰我。”我没接他的话,进屋就把他关在外面,我怕我会忍不住质问他,我怕我会竭嘶底里。

    “婉儿,刚刚我和舒儿,只是担心你。”宋轶明解释道。

    “我知道,”我背靠着门。

    “哦,那就好,我就是希望你别误会什么。”

    “我要睡觉了。”我闭上眼,心里悲凉,他怎么可以面不改色心不慌的欺骗我。

    “行,那你好好睡。”

    晚上的时候,我没起来,宋轶明进来叮嘱我按时吃药,我把里面已经换成了维生素的药瓶子拿了出来,喝了下去。

    他躺在我身边,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喊我“婉儿,你睡着了吗?”

    我没回应他,然后他起身出了屋子。

    我看了看,他又去了舒儿的房间。

    原来这些个夜晚,他都是这么过的。

    客厅回旋着舒儿的娇喘声。

    “轶明,你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心肝儿,我当然喜欢你了。”

    听不得这些,我换上衣服,去车库开了车出去。

    夜晚的大街上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宽敞的很。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就是觉得不想再在家里待着。

    我把车停在路边,然后终于哭了起来。

    三年的婚姻,就要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

    不知道是哭宋轶明对我的背叛,还是哭我自己心里的怨气。

    我也想冲上去质问他们,但是结果无非就是不爱了。

    撕破脸也是自取其辱,况且,这样的宋轶明,我也已经不能再接受。

    等到天亮,我开车去了医院。

    “乔女士,这药我们化验结果出了,这药属于违禁药,国内没有,因为它含有安眠,麻痹神经的成分,长期服用,会导致人精神错乱,产生幻觉,您为什么要吃这样的药?”

    医生说完,我有些站不住。

    “乔女士,您没事吧?”

    “没事,医生您说什么?导致精神错乱?”

    “是的,所以我们建议,您立即停止服药,好好调理身体。”

    我拿着单子,麻木的回到车里。

    宋轶明要害我?怪不得他一直不提离婚,原来他想丧偶!

    正在这时,宋轶明的电话打来了。

    “婉儿,你去了哪里?你什么时候出去了?”电话那头,传来他焦急的声音,要是在以前,我会觉得,是他担心我,而现在听来,只觉得很讽刺。

    “我一会就回去。”我说完,挂了电话,我打算回去,找他摊牌。

    我进了屋子,舒儿斜眼看了我一眼,坐在沙发上仿佛女主人一样,没起来,也没说话。

    “婉儿,你到底去哪里了?”

    “上楼吧,我有话跟你说。”我说道,我们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来到楼上,我们相对而坐,我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婉儿,你在说什么?”宋轶明反问。

    “你和舒儿,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乱说什么?是不是又有人和你说什么了?”宋轶明一副愤怒的样子,好像做错事的不是他,我看着他演戏,心里只剩悲凉,他怎么可以在戳穿后,还可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昨晚你们不是在一起吗?你在她房间。”我问道。

    “你.....昨晚没睡?”宋轶明从刚才的自我表演中停止,质问我。

    “这就是你执意要舒儿留在家里的原因吧?还说什么表妹?你要骗我偏到什么时候?你要是对我没感情了,又那么喜欢舒儿,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们离婚就是了,还是你连说离婚的勇气都没有?”我问道。

    “婉儿,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

    “我让她走,我让她现在就走好不好?”宋轶明着急的说道。

    我忽然就看不懂了,他不是爱舒儿爱的要死吗?为什么我提离婚,他却不愿意?

    这一刻,想到了陆羽生,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不肯舍了妻子,也不肯舍了情人?

    宋轶明说完,就下楼去赶舒儿,舒儿却破口大骂。

    “我不走!凭什么是我走?”

    “你听话,好不好。”宋轶明劝道,带着哄的语气。

    “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该走的是她!”

    “乔婉!宋轶明和你在一起才是个错误的决定,你别以为他不知道陆羽生打压他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的脑袋里轰然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塌了,好像没有了防护网,有一万支箭朝我射来。

    “原来是这样啊,好,那我走。”既然这个家已经到了容不下我的地步,我强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你滚!”宋轶明打了舒儿一巴掌。

    “你打我?”舒儿捂着脸。

    “我叫你滚听见没?都是你勾引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宋轶明吼道。

    舒儿捂着脸跑了,宋轶明想上楼来找我,我进了屋子,锁上门。

    他敲了半天门,我没有开。

    “婉儿,你别听舒儿瞎说。”

    他解释的话那么苍白无力,关于打压他的事,我相信,也只有我们才知道这个事,他不说,别人又怎么知道?

    我靠着门慢慢的坐下,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