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精心的谋杀

    更新时间:2018-08-21 14:20:23本章字数:1617字

    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了这别墅,这个地方,曾经是家,但是现在看着,像地狱一般,我一分钟也呆不下。

    出了门来,我在想,我要去哪里呢?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路边高楼林立,忽然意识到,其实我一直以来,并没有家。

    一辆黑色的轿车在我跟前缓缓停下,车窗摇下,是陆羽生。

    “哥.....”我看到他,整个人僵住。

    “上车!”陆羽生霸道的命令道。

    “我不,我不跟你回去!”我不想见到他,提着东西转身就走,我一点也不想现在这个样子见到他。

    他的助理秦川下车,拉住我,劝道“小婉姑娘,不要闹了,你也走不了,何必要怄气?”

    我被拉上车来,他戏谑的看着我,问道“被宋轶明甩了?”

    “你管不着!”我看向他,他仿佛看穿我的脆弱,悠悠的说道“早就跟你说过了,宋轶明不可靠,你不听。”

    “在不可靠,也比你强。”我扭过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忽然扳过我的肩,欺身过来,吻住了我,三年前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推开了他,一拳拳打在他身上,说道“我是要离婚了,可是我不会回到你身边去的!”

    “小婉,你太不听话了,不听话,会吃亏的,你以为你们就仅仅是离婚这么简单?”陆羽生坐直身子,不再看我。

    “你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他。

    “我说过的话,你不听,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现在你该看清了。”

    我无话可说,当初是我非要和宋轶明在一起的。

    到了家里,陆羽生把我拽进卧室,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

    之后,他睡着了。

    我穿上衣服起身,我到底又回来了,他说的对,我根本就逃不开他的掌控。

    心里忽然堵得不行,我拿起他的烟,点燃抽了起来。

    烟气灌进胸腔,我被呛的咳嗽起来,呛的眼泪直流。

    “你做什么?”陆羽生起来,拿掉我的烟。

    “看我现在这样,你一定很高兴吧?”

    “你说呢?三年的时间,还不够你明白,你唯一能跟的人,只有我。”

    陆羽生把我带回了家后,就再没见过他人,而我在几天后,收到了宋轶明的短信。

    他要我回别墅,去谈离婚的事情。

    这一天,我回来别墅,站在这座别墅前,只觉得物是人非。以前这里是我和宋轶明住的地方,现在不是了。

    我开门走了进去。

    宋轶明已经坐在桌子边等我。

    “乔婉,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我们毕竟我们相爱过,希望不能做夫妻了也能做个朋友。”

    我听了,忽然落泪,怎么可能还做朋友?

    “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协议书拿来,我签字。你没什么错,我确实也连累过你。”我也不想听他多说什么,谁对谁错,早已经说不清。

    “乔婉,其实现在公司正在上升阶段,到处都需要钱,我的日子也是很难的。”宋轶明忽然扣住我的手。

    “什么意思?”我抬眼看着他。

    “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需要周转,等我周转过来了,加倍还你,三年夫妻,你也不能看着见死不救吧?”

    “这张卡给你。”我想了想,拿出来一张卡,推到他跟前“这是你当初给我的卡,这里面的钱,我没动过,还你吧。”我自己写书的稿费,早就能自给自足,这卡,我都没用过。

    “这根本就不够。”宋轶明皱眉说道。

    “那你要怎么样?我已经净身出户,连你的钱都没拿,你还想着怎么样呢?”我不解的看着他。

    “你不是有一大笔钱吗?陆家给你办的那笔钱,可以借我一些。”他不敢正视我,却又偷偷的观察我的表情。

    “你.......”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真的变了,以前日子那么苦,他没提过要我动那笔钱,而现在,他居然跟我借那笔钱。

    “不可能。”我摇摇头。

    “你真的如此绝情?”宋轶明眼神阴郁的问道。

    “既然我在你眼里是绝情的,那就是吧。”跟现在这样的他,多说一句话,我都觉得讽刺。

    “楼上还有一样你的东西,今天都收拾走吧,收拾完,我们去民政局。”他说道。

    我不疑有他,上了楼来,推开卧室进去拿自己的东西,不成想,一只猫忽然朝她扑了过来,又抓又挠,我滚下楼梯,滚下楼梯,这只猫却死咬着我不放。

    我感觉脖子的血管处,忽然凉飕飕的,然后就看见自己的血,缓缓流了一地。

    仿佛在弥留之际,我听见舒儿问道“轶明,你看我没说错吧?她不会借你钱的。”

    “真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铁石心肠!”

    “这下好了,她的钱都成你的了。”

    “心肝儿,你想的办法妙!”

    “那是,你听我的错不了。”舒儿娇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