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媚术哪里学的

    更新时间:2018-08-21 16:52:49本章字数:1281字

    裴锦逸看着双眼紧闭,嘴角带着淡淡笑容的蔚唯,仿佛死亡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从而一心求死,让裴锦逸的心猛得一痛。

    一想到从此以后,这个女人将会在他的生命里彻底的消失,他的心就像是缺了一个口子,空落落的,再也无法填满。

    这时,蔚唯的眼泪滑落到裴锦的手背上,让他触电般猛然松手。

    他辛苦隐忍了一个星期,每天强迫自己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不去想她,最后迫不及待的回来,是想远远的看她一眼,不是要她的命。

    可是她为什么要打掉他们的孩子?

    她怎么可以那么残忍无情的打掉一个生命?

    她怎么能做到面对他,不求饶,不解释,还理直气壮的一心求死?

    蔚唯身体重重的倒在床头,后脑勺撞到床头,传来一抹钻心的疼痛,她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目光清冷的看着裴锦逸。

    “怎么不杀了我?裴先生天不怕,地不怕,也怕坐牢吗?”蔚唯目光挑衅的看着裴锦逸。

    裴锦逸看着蔚唯挑衅的目光,刚消失一点的怒火又被她轻易的挑起,一把迅速的捏住蔚唯的下巴。

    “你这么想死,我轻易如了你的意,岂不是让你很痛快?哪一只猫抓到老鼠不是好好的玩一玩,才一点一点的把它吃进肚子里?对于你这种心狠手辣又下贱的女人,就要慢慢的折磨你才好玩。”裴锦逸的目光里绽放恶魔一样的笑容。

    “你,你不是人,你放开我!”蔚唯说着去拉裴锦逸的手。

    过来给蔚唯拔针的齐靖恒走到病房门口,见到蔚唯被人捏着下巴,点滴袋里回满鲜红的血,眸色一惊,冲上前拉住裴锦逸的衣领,一拳重重的砸在裴锦逸的嘴角。

    毫无防备的裴锦逸被齐靖恒这一拳打得向后踉跄了几步,差一点跌倒在地上,口腔里一片咸腥味漫延。

    齐靖恒连忙将蔚唯手上的针拔掉,目光关心的问:“蔚唯,你怎么样?”

    “我没事,齐医生,你不用担心。”蔚唯对齐靖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对着他就是挑衅和冰冷的目光,对着别人就笑得温婉动人。

    蔚唯的笑让裴锦逸心里怒火升腾。

    “居然敢这样对待病人,我一定报警抓……”齐靖恒的话在看到裴锦逸时卡在喉咙里。

    万万没有想到对蔚唯施暴的人居然是裴锦逸。

    裴锦逸看着齐靖恒擦了擦嘴角的血,笑得一脸云淡风轻,“我当是谁这么有正义感,原来是云城齐氏集团的齐三少,怎么说我们裴齐两家也是世交,三弟到滨城上班,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尽尽地主之谊。”

    齐靖恒到这家医院坐诊只有两个礼拜,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原来是想着等稳定下来再联系裴锦逸了,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

    “裴大哥客气了,应该是我先去裴家拜访的。”齐靖恒语带歉意道。

    看着齐靖恒,蔚唯眸中闪过一抹佩服,没想到齐靖恒这个妇产科医生竟然是云城纺织界第一巨头的公子哥。

    难怪第一眼就觉得他气宇不凡,不像普通人。

    一个出身豪门的富二代,却做一名不讨喜的妇产科医生,不用想,都知道他家人一定会强烈反对,而他却依然保持真我,坚持梦想,这在这个浮燥的社会是十分难得可贵的。

    裴锦逸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这没什么,反正你在这里工作,我们有的是时间聚!”说完看向蔚唯,含笑的眉眼被可怕的冰冷取代,“难怪你想也不想的就打掉我的孩子,原来我不在的这短短几天内,你又攀上高枝了,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手段,能做到让抛弃你的前男友为你打架住院,又让新欢打我这个孩子的父亲,蔚唯,你这无比高超的媚术是哪里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