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他怕学不会爱

    更新时间:2018-08-21 16:52:50本章字数:1826字

    后面的几页,蔚唯看也不看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快速签上自己的名字,推到裴锦逸面前。

    “裴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裴锦逸看着上面娟秀漂亮的字体,眼中浮起一抹精芒,看看蔚唯的脸,又轻不可见的摇了下头。

    “怎么不看看?”

    “我相信裴先生不会亏待我的。”

    “婚礼在五月一日举行。”

    看着他一副公事公办的讨论着婚礼的日期,蔚唯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她是一个准新娘,就算再不爱,也请不要这样冰冷的通知她好吗?

    “反正我这个白骨精怎么也逃不出你这只泼猴的定海神针,我身体需要静养,一切事情你看着办吧!”蔚唯说着打了一个哈欠,表示自己很累。

    “好,睡吧!”裴锦逸扶她躺在床上,把灯关掉。

    原本以为裴锦逸会走,谁知他却打开沙发处的台灯,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在沙发上。

    “你,你怎么还不走?”

    裴锦逸柔声道:“以后晚上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直到你可以出院调理,睡觉吧。”

    台灯下,裴锦逸像是坐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认真专注的神情,使他那英气逼人的俊颜看起来更加动人。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提前练习好好先生吗?”蔚唯笑问。

    “算是吧!”裴锦逸头也不抬的回答。

    “昨天还凶神恶刹的说折磨我,今天不仅要娶我,还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中毒的原因吗?”

    中毒是一部分,孩子去世的原因才是真正让他改变态度的主因。

    他天天折磨她,她却用心良苦的替他隐瞒真相,这样善良的女人怎会不值得爱?

    他只是怕自己太长时间没有去爱,怕他学不会怎么去爱一个人,不想耽误她的大好时光,所以想了这么一个方法。

    他努力了,尝试了,如果还是无法爱,他也可以心甘情愿的放手。

    如果被她知道他是因为内疚自责,才改变态度的,她会不会伤心?

    “是!”裴锦逸给了她一个肯定答案。

    昏暗中的蔚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至少,在他心里,还有一点点在乎她不是吗?

    总比两个人毫无感情的结婚好一点点。

    “晚安!”

    夜半时分,在蔚唯均匀的呼吸声中,裴锦逸签完最后一件文件落款,走到床前,看见蔚唯如孩子般纯真的睡颜,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晚安!”

    …………

    接下来的几天,蔚唯每天吃各种汤汤水水补身体的食物,让她原本苍白的气色变得红润起来。

    这一天,阳光明媚,春风温柔,蔚唯一只脚放在窗户上做压腿运动,听到身后传来开门声。

    蔚唯回头看到裴锦逸走进来,身后跟着特助何辰。

    “蔚小姐好!”何辰打了招呼,把盒子放在桌子上退出去。

    “裴先生,我可以出院了吗?我身体已经好了,不想再闷在医院里了!”蔚唯说了为了证明自己身体很好,还在他面前跳了几下。

    “脱衣服!”裴锦逸一脸严肃的道。

    因为这些天裴锦逸都是笑脸相迎,看着他脸上的冰冷,蔚唯有些警惕的问,“干什么?”

    “不脱衣服,怎么换衣服?难道你想穿这一身病服去接你爸出院?”裴锦逸淡淡的问。

    蔚唯激动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爸可以出院了?”

    “不仅你爸可以出院了,你也可以出院了,你体内毒素已经排清,只是还有一些气血不足,回家再慢慢调养,医院空气差,环境太压抑,不适合调理身体。”裴锦逸微笑道。

    蔚唯听到可以出院,高兴的一下跳起来。

    “哦耶,太好了,终于可以出院了!”

    看着她像孩子般欢呼雀跃的样子,裴锦逸紧绷的神色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

    仿佛只要看着她笑,他就很满足很开心一般。

    …………

    蔚唯和裴锦逸一起扶着蔚父上了保时捷保姆车,车子很快开出医院。

    一路上,蔚唯光顾着和父亲说话,也没有看外面的风景,当看到车子在她家门口停下时,目光一震。

    “你什么时候把我家买回来了?”蔚唯目光惊讶的看向裴锦免。

    “被你知道了,岂不是没有惊喜了?本来想给伯父买一处适合修身养病的地方,但选来选去,还是觉得这里最好,这里是你们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承载着你们很多快乐的回忆,由于买它的主人已经把院子大规模动工,我就让人重新把院子打理了一下,希望伯父能够喜欢。”裴锦逸微笑道。

    裴锦逸和蔚唯一左一右扶着蔚父走进院子,看着焕然一新的院子,蔚唯目光一惊。

    和以前的院子相比,现在的院子有一种大隐于市的感觉,亭台阁楼,人工湖,小花园应有尽有,眼前的一片花团紧簇,绿意盅然,是非常适合修养身心的地方。

    没想到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了这么多,蔚唯目光感激的看着裴锦逸。

    裴锦逸感应到她投来的目光,回以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老爷,如果不是看到这房子,我都以为走错门了,真的好漂亮!”详叔惊叹道。

    蔚父看向裴锦逸,眼底闪过一抹复杂,“谢谢。”

    “伯父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希望伯父在一个放松的环境里生活,身体可以快些好起来,有精神参加我们的婚礼。”裴锦逸微笑道。

    蔚父身体一僵,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你们这么快就要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