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替身也分好几种

    更新时间:2018-08-21 17:00:10本章字数:1651字

    宁思裹着毯子在板凳上坐着等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是等到了她的戏份。

    “裸.替呢?赶紧过来!”副导演连她的名字都喊不上来,简单直接地喊她“裸.替”。

    在演艺圈,替身本就不是什么风光的角色,在替身行业里,最被人瞧不起的就是裸.替。

    而宁思扮演的,就是这个被人瞧不起的角色。

    听到副导演的喊声,宁思赶紧将身上的毯子拽下来,小跑着走到场中央。

    “先到床上,场记去把她的手捆一下。”副导演上下打量了一下宁思,随后开始发号施令。

    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是陆辞灵,宁思和她身高差不多,身材也相仿,所以被选中做了她的替身演员。

    **

    宋怀憬刚刚到片场,陆辞灵就小跑着来到他面前,两条胳膊紧紧地缠住他。

    “你终于过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呢。”陆辞灵软糯糯地朝着宋怀憬撒娇。

    “嗯。”面对陆辞灵的示好,宋怀憬只淡淡地回了一个字。

    这部电影是宋怀憬投资的,他过来探班,现场的工作人员自然是毕恭毕敬的。

    副导演看到他之后,赶紧将取景器前的位子给他让出来。

    “宋先生,正好有重头戏要拍,您坐下来看看吧。”

    宋怀憬低头瞥了一眼取景器,只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那个女人。

    宋怀憬面无表情地坐下来,等着开戏。

    “第三场第十幕,开始!”副导演喊下开始,这一场戏正式拉开序幕。

    ……

    宁思被蒙着眼睛,掌心已经渗出了汗珠。

    和宁思搭戏的人叫姜川,他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低头靠近她的时候,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放轻松”。

    他的声音温柔,听起来很绅士,宁思听完之后虽然放松了一些,但心跳依然很快。

    她提前看过无数次剧本,这场戏的尺度,她心里是有数的。

    开拍后,宋怀憬的目光一直盯着取景器,一刻都不曾挪开过。

    宁思知道有被鞭子抽的戏码,道具落下来的时候,那些黑暗的回忆涌入脑海,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宋怀憬抓住椅子的扶手,眯起眼睛继续看下去。

    因为是替身戏,镜头会刻意避开替身演员的脸,再加上她眼睛被蒙住了,就算镜头一扫而过也看不清楚。

    陆辞灵站在宋怀憬身后,见他直勾勾地盯着取景器看,内心多少有些不满。

    她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宋怀憬的肩膀。

    “怀憬,我助理买来咖啡了,我们去喝咖啡聊聊天儿吧。”

    听到陆辞灵的声音,宋怀憬终于回过神。

    他回头望了一眼陆辞灵,然后起身,拉着她朝着化妆间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宁思的戏结束了。

    宁思裹上毯子,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段戏是一次过的。

    如果再来几次,她怕是要死过去了。

    宁思裹着被子回到化妆间,刚刚准备换衣服,就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声音。

    宁思当下就听出了陆辞灵的声音,她撇了撇嘴,将毯子放到一边,开始换衣服。

    其实网上关于陆辞灵的扒皮贴挺多的,宁思平时看娱乐新闻的时候总是会冒出来和陆辞灵有关的事儿。

    陆辞灵和宋怀憬的关系,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三年多以前,陆辞灵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后来不知怎么攀上了宋怀憬这棵高枝,到手的资源比一二线的明星还要好。

    宋怀憬是谁?

    宁思之前听人说过一句话:整个娱乐圈都是宋怀憬的,他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想捧谁就捧谁。

    宁思对宋怀憬不是很了解,也没有兴趣了解。

    她只知道宋怀憬是盛唐娱乐的老总,陆辞灵的绯闻男友,仅此而已。

    陆辞灵今年刚刚拿了金马奖影后,自带话题,是很多人眼里的人生赢家。

    原本宁思对陆辞灵的印象也不错,但是听到隔壁化妆间的声音之后,她就对陆辞灵没什么好感了。

    不过,陆辞灵估计也不会在乎她的看法。

    宁思对别人的事儿也不感兴趣,她在化妆间换好衣服,卸了个妆,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她答应了谢瑾安今天晚上过去和他一起吃饭,眼看着已经快六点半了,她从片场赶过去还要时间。

    宁思一边整理包一边走路,走得着急,不小心撞上了一堵人墙。

    “不好意思——”宁思的抬起头向来人道歉。

    ……

    宋怀憬低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一眼就认出了她。

    这个女人身上的气质很独特,尽管他刚刚并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但是依然能够清晰地辨认出来。

    果然,她的脸也没有让让人失望。

    宋怀憬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毫不掩饰地盯着她。

    这样的眼神并不友好,宁思也不喜欢这样被人盯着看。

    “不好意思,刚没看路。”

    丢下这句话之后,宁思从他面前绕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宋怀憬站在原地,鼻腔里都是她身上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