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肖寒,这也是你的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21 19:55:30本章字数:1404字

    “放开我!不要!”

    充满消毒水的刺鼻气息,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用力的拖着女人往手术室走去。

    “阿寒,我求你了,放过我们的孩子吧,我求求你了。”

    女人不住的哀求着自己的丈夫,想要保自己肚子里这来之不易的孩子一条性命。

    可是男人还给她的只有冰冷的笑容和讽刺。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留下这个孽种吗?”

    女人用力挣脱束缚,紧紧的抱着自己,不断向后退去,眼中充满了恐惧。

    然而,男人却并不理会,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她,“周安生,比起我的丧子之痛,你这些又算什么?现在才来求饶,会不会晚了些啊?”

    平日里冷峻的眼眸早已不在,换之而上的是野兽般的疯狂。

    “你那么狠毒害死了我和茉儿的孩子,现在却像独自享受做妈妈的幸福?”

    女人的眼眸生的十分精致,却在此刻被悲伤充满,然而骄傲如她一点也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展现自己脆弱的一面。

    她声嘶力竭的喊到:“江茉儿的孩子,她孩子的死跟我是她自己故意的,跟我没有关系,到底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周安生,这样狠毒下贱的你,叫我怎么相信?”

    泪水终究还是夺眶而出,顺流而下。

    从肖寒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似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入心脏。

    凭什么相信我?

    哈哈,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竟这般厌恶我了。

    手术室近在眼前,任凭周安生如何挣扎也逃不脱四个男人的束缚,她无力的被抬上了手术床,一个浅蓝衣服的护士拿着麻醉慢慢向她靠近,肖寒站在一旁冷冷的说,“周安生,我对你够好的了,还给你打麻醉,你若是再闹,我就让你疼死在这里。”

    “我不要,我不要麻醉,我要亲眼看着我的孩子是怎么被他的亲生父亲杀死的。”

    最终整个手术过程都没有麻醉药,周安生被疼痛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袭击着,但她只是紧咬着下唇,死死掐住自己的手心,即使口腔里已经全是恶心的血腥味,即使手心也早就被掐出了血滴,但她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呻吟的声音,只是独自坚持着。

    感觉到身下的血不住的流,有什么东西被取了出来,额间的冷汗一层又一层的冒出来,这样的画面就连肖寒都看着有些不适。

    但他更看不惯的是周安生这故作演戏的坚强,这是他最讨厌她的地方。

    她总是不懂得示弱服软,总是表现的自己很强大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是肖寒最厌恶的。

    走上前去,想要护士还是给她麻醉的时候,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眼神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眼里流露出对周安生不曾有过的柔情,与他原本冷峻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茉儿,怎么了......”

    “阿寒,我有点害怕,你能来陪陪我吗?”

    电话那头娇弱的声音,让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去陪伴。

    而此刻躺在床上大出血的安生,肖寒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肖寒转身离开手术室,头也不回的走了。

    床上躺女人,勉强的扯出一抹淡淡的苦笑。

    在病床上已经躺了整整两天了,男人再也没有来看过她,这天安生觉得浑身不适,可是任她怎么叫护士和医生却怎么也没有人应声,也没有人来管她。

    女人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给肖寒,可是肖寒却只是责怪她多事,她终于压不住内心的绝望,声嘶力竭的喊到:“肖寒,这也是你的孩子啊!”

    “看你中气十足的样子,离死还挺远的,等你死了在通知我吧!我会去告诉我儿子,那个贱女人和那个孽种去找他赎罪了!”

    男人不耐烦的说到:“没什么事别找我了,茉儿刚睡着,别把她吵醒了。”

    冰冷的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连安生最后的希望都被切断了。

    肖寒永远都不会明白,在这一夜,他失去了多么重要的东西。

    疼痛感一阵又一阵的传来,最后一股热血流出来的时候,她笑了。

    她自言自语到:“原来执念,终究有死的一天。而肖寒,我对他已经绝望了,不再有任何奢望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