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取悦我

    更新时间:2018-08-21 19:55:31本章字数:1549字

     他拿起手机,顺便拨出电话,安生急切的打掉了他手里的手机。

    她失了往日的骄傲,她像受伤的麋鹿,用力的嘶吼着:“肖寒,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非得要我死了,你才安心吗?不论是五年前,还是现在,我都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孩子也是她自己撞没的,关我什么事?”

    转身就要下车,却听见车门被锁的声音,她还是使劲一下又一下的去按着纹丝不动的开关,尽管没有用。

    肖寒用力的扯过她,翻身倒下,安生被压在身下,眼神充血,红的吓人:“周安生,你还狡辩,我都看到了,难道是眼睛骗了我吗?还有啊,这么着急走,是不是急着去找顾子业啊?”

    安生无语的笑到:“是啊,我就是要去找子业哥,怎么样?”

    “你还真是下贱啊,怎么,难道他也这样碰过你啊?”肖寒调侃的语气中却多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苦涩。

    安生忽然没忍住流出了泪,眼神中充满着凄凉,原来在他的眼底,自己竟然这样不堪吗?

    一个人失去了太多,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那时候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对,我就是从小就喜欢子业哥,即使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我依然喜欢他,又怎么样?”

    “周安生,你给我闭嘴——”

    嫉妒使他失去了理智……

    “不要,不要——”

    随着肖寒的用力一扯,流苏长裙已经被撕烂。

    安生看出他的意图,顿时眼神中充满恐惧,她大声呼喊着“不要——”

    她整个身体也随之颤抖着。

    肖寒看着她惊恐的表情,仿佛有些恼怒,冲着她怒吼到:“放开——”

    安生咬住嘴唇,克制自己不要哭出声来,肖寒却并不在意。那一刻,安生的脸彻底失去了血色,如同冤死的女鬼一般白的不像话。

    而这样羞辱的画面,也让她早就支离破碎的心,破的粉碎变成了粉末。

     就因为爱他,所以她就要放下一切被羞辱吗?

    肖寒忽然笑着,看着这样的她。

    安生不想去看这样的他,和这样的自己,咬紧嘴唇撇过头去,任泪水滑落。

    车里变得暧昧,气息便的紊乱,而外面的倾盆大雨依然下着。

    疼痛感猛然袭来,她用力的咬着早已流血不止的嘴唇,任凭血腥味占满口腔,也不愿发出哪怕一丝声音。

    鲜血直流,如同罂粟般,致命而美艳。

    许是因为不肯放下的骄傲,许是不想在肖寒面前失掉最后的尊严。

    而肖寒明显对她的倔强不满,他更加用力,幅度加大,不在意她额间冒出的冷汗和她因为疼痛紧蹙的眉头,仿佛只是倔强的想让她发出声音。

    下一刻,男人冷漠的说:“周安生,你还真是够肮脏的!”

    肖寒坐起身,眼神中满是厌恶。

    有一种窒息般的疼痛努力的撞击着安生的心房,前面的一切羞辱都不及“肮脏”二字。

    她坐起身,额间的发被汗水浸湿,看起来那样迷人,却也显得那样心酸。

    眼底的情韵还未褪去,而眼中的凄凉与绝望却早早的爬上了眼眶。

    “怎么,欲罢不能啊,真的以为我会上你啊!”肖寒冷漠的说着这些极尽羞辱的话语,每一句都似烙铁,烫的她体无完肤。

    安生漠然的穿着自己的衣服,身旁的车子疾驰而过,敞开的车窗里映出那熟悉的身影,安生急忙俯下身去。

    她不想让子业哥知道,自己此刻的狼狈,不可以......

    车里的男人专心开着车,并未关心窗外的风景,车子一闪而过。

    而车里的肖寒却看到了安生的躲避,当他看到那辆车里的顾子业时,眼底的漠然仿佛又减少了几许。

    “怎么,这么勾人的模样不想让你子业哥看见吗?”

    低沉又残忍的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

    安生感觉到心不住的颤抖,但对于肖寒的侮辱自己好像不再有感觉了,她将手放在心口,轻轻闭上眼,她的心,她对肖寒的爱,在这一刻,全部都死绝了......

    衣服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穿好了,只是已经烂了的流苏长裙还在时刻的提醒着刚才发生的所有耻辱,她看着窗上的雾气,慢慢的闭上眼。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肖寒,我们,我和你,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车座被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车在下一秒就在大雨中疾驰着,溅起一片又一片水花。

    速度很快,快的让人心惊。

    车停在了警察局的门口,安生没等肖寒停好车,就冲下去了,她要求见周良生,她坐在接见室里,大而空旷的房间里只有她自己,她有些心神不宁,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