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登堂入室的小三

    更新时间:2018-08-21 21:20:30本章字数:1597字

    医院

    我无助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口来回的踱步,慌乱而紧张。

    江亦宁满身是血坐在一旁,神情平静。

    呆呆的望着手术室,全身似被冰水灌透,血液翻滚着被冰水浸透了寒意。

    当医生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我紧张的朝着医生跑去:“我外婆怎么样?”

    “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能不能醒就不知道了。”医生低声的叹了口气:“因为伤者年纪大了,撞到了头,所以只怕醒的几率不会很大了。”

    我呆呆的看着医生,紧拽着他的手不肯放。

    “这位小姐,你先松手,我先把病人送去观察室。”那医生被我抓疼了,拽开我的手低声的说了句。

    我呆滞的看着医生把我外婆推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外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她前一刻还说要给我们买饺子的。

    我周身彻寒,脊背冷汗直流,眼睛肿痛,有无数的声音在体内疯狂的叫嚣着,我想要开口,却发现喉咙仿佛被棉花堵住了一般。

    我原本想要结束这一切,但是于程不放过我,命运也不放过我。

    那么就一起下地狱吧!

    “洛小莫……”江亦宁低声的喊了我一声。

    我茫然的抬头朝着他看去,一字字朝着他说道:“江亦宁,你不是要娶我吗?现在还娶吗?”

    我已经不想去在意江亦宁和我结婚的目的,只要他能帮我,就够了。

    江亦宁眉梢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凝视了我很久,淡漠的应了声:“只要你肯嫁,我会娶。”

    听到江亦宁的话,手用力的攥紧了衣袖,脸色发白:“我不会放过于程的。”

    “我知道!”江亦宁的双眸漆黑浓郁,目光凝视着我,辨不出情绪。

    和江亦宁说完,我朝着观察室走去。

    走到外婆身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脸上的皱纹,低声的说着:“外婆,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会躺在这里。这一次,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于程。我会让她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母亲死前的一幕,外婆倒地的一幕,满目的血红。

    我仅有的亲人都因为于程,一个离开,一个躺在床上再也不能起来了。

    深入骨髓的恨浸透全身,攥紧了掌心,任凭泪水自己泪流满面。

    “外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

    我和外婆说了很多很多,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除了她,我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因为我,因为于程,让我最亲的人变成了这样。

    伸手用力的擦干脸上的泪痕,恢复平静,转身出去。

    江亦宁站在门口,我朝着他平静的说了句:“走吧,既然要结婚,你是不是要带我回去见你父母?”

    江亦宁双眸漆黑许久之后朝着我问了一句:“不用陪着外婆吗?”

    我目光清澈的盯着他,然后平静的说道:“要!我见完你父母就回来陪外婆。看护会照顾好她的。”

    江亦宁没再说话,沉寂的看着我,然后转身离开。

    我紧跟在他的身后。

    离开前,我朝着观察室的外婆看了一眼。

    ……

    我手亲昵的挽着江亦宁,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近江家。

    江家别墅近乎奢靡的豪华,每个摆设、装潢都细致的奢华,从门口走到正门就用了五分钟的时间。

    江亦宁带着她走进来的。

    当江家人看到江亦宁带着我回江家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在他们眼中,尽管于程的过往有多不堪,但让江家丢脸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而我在破坏他们的婚礼之后登堂入室了。

    于程站在江伟康的身后,脸色是濒临死亡的惨白,和刚刚在路边得意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亦宁,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最先说话的人是于程,她情绪激动的指着我问道。

    江亦宁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眸子漆黑如深夜里面夹杂着数不尽的锋芒和利刃:“我要和小莫结婚,当然要带她回来。”

    于程的脸色更难看了,全身一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亦宁,你说什么?她让江家名誉扫地,你居然还要和她结婚。那我呢?”

    江亦宁冷冷的凝视着她,然后漠然的说道:“你觉得我江亦宁是不是不堪到需要娶一个曾经被人包养过的女人。”

    于程听着他的话,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激动的往后退了几步。

    她此时一副受尽打击的样子。

    而我则安安静静的站在江亦宁身旁,目光平静的盯着于程。

    对上我的目光,于程激动的朝着我走过来。

    “洛小莫,你要不要脸,用那么卑鄙的手段陷害我,现在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到江家来!”

    “有没有陷害你,一天的时间,以江家的本事应该已经查的一清二楚了,江董事长,您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