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该不会是个假球吧?

    更新时间:2018-08-31 19:26:20本章字数:3180字

    动儿,我和你妈携卷全家的存款周游世界去了。

    不过不用担心,我还留了一套价值二十万的老房子给你。

    还有,我一个地位很高的战友的父亲病重了,说是谁能治,就能够得到他的支持,官途一片光明。

    为了为父的前途着想,动儿,就靠你了。

    嗯,你要是治不好的话,那老房子我就送人了。

    ——爱你的父亲。

    在刚刚结束一场艰难战斗的王动看到了这样的信息之后,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他辛辛苦苦赚的两百多万,可都是被他老爹以老婆本的借口存着的啊!

    夜晚,宁海市。

    刚下飞机的王动直奔信息上的地址。

    “死老头子,要是被我抓到你了,一个月不让你抽烟……我滴个乖乖!贼有钱?”

    看到出现在面前的诺大庄园,王动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

    他已经改变主意了,两百万算什么?

    没有五百万!

    哦不对,是没有一千万,休想让他出手!

    “诶诶诶!哪来的要饭的,你干什么呢!”

    王动刚想进,保安亭里立刻就冲出来了一个穿着制服的尖嘴猴腮男人。

    “兄弟你好啊,我是来给暮洪国治病的,来,抽根烟。”

    王动笑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烟。

    不料还没递过去,就已经被对方一掌拍开。

    那保安眼睛一斜,呸了一声:“哪来的骗子,就你这模样?还想给我们老爷治病?我看你还是先给自己治治病吧!去去去,到一边玩去,老子没有功夫和你纠缠。”

    “抽这种烟的穷酸相竟然还想要进暮式庄园,我看还是一下辈子吧!”保安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就走回了保安亭。

    “不要就不要嘛!”

    王动捡起烟,低声说道。

    沿着围墙往边上走了一小段路,在发现周围没有摄像头之后,王动直接快跑着冲向了墙面,灵活的身影在墙面上如同是飞檐走壁,一下子就蹦了三米高。

    之后,右手抓住了上边的边缘,一用力,整个人飞跃过了上边安装的电网,进入到了里边。

    “啊……”

    不过也许是王动的运气比较好,刚跳下去,那边就将一个女人撞倒在了草地上。

    “我靠,你不要喊啊。”

    王动捂着对方的嘴巴,小声说道:“你再喊老子就把你拖到小竹林里去XX了!”

    “呜呜。”那女人立刻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

    这时候,王动注意到左手上的柔软,似乎正放在了一个不该放的位置上?

    “啊……真不好……好软,该不会是个假球吧?”王动仔细打量着,这女人虽然穿着保洁服,可长得似乎不赖,尤其是身材!

    “你,你要干什么……”女人显得有些慌张。

    “等等,别说话!”

    从对方身上飘来的一股特殊中草药味让王动眼睛一亮。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强行将对方上衣的扣子给拉了开来。

    只见在衣服的上方,有着一个小香袋。而他闻到的味道,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一来到宁海,就给了我这么大个惊喜!”王动欣喜不已。

    在出师那天,他的师傅告诉了他一个巨大的秘密。

    其实,他所学到的医术都是来自于一本只有上半部的残缺古医典籍。

    而要想要找到下半部的书,唯一的线索,就是找到能够制作出一种奇特味道香袋的人!

    只是上半部的典籍,就已经让他的医术无人可敌,要是得到了下半部,那恐怕,会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美女,你是不是要回去了?请务必在门口等我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就好,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非常重要!”

    王动说完就从地上起来,朝着亮灯处的房子跑去。

    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了线索,如何能让他不激动?

    刚到房子前方,一个穿着西装,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恰好从里边出来,见到了王动后顿时兴奋道:“王动,你就是王动吧?简直和你父亲长得一模一样!”

    “您是暮叔叔吧。”王动有礼貌说道。

    “是是是,终于等到你来了,请快点上来,我爸爸心绞痛刚好又犯了!”暮志远点着头,急忙拉着王动朝里边走去,“听你的父亲说王动你的医术天下冠绝,这一次,请一定要救好我的父亲!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提就好了!”

    “嗯……暮叔叔,我想问一下你们家是不是有一个,呃……胸部非常大的保洁员的?”王动问道。

    “……非常大?”暮志远有些无语,不明白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待会儿问一下管家就好了。到了,这就是我父亲的房间。”

    两人上了二楼,直接推门而入。

    “我靠,狗大户还真的是狗大户!”看到至少有两百平米大小的房间,王动忍不住想到。

    “爸爸,这就是王动,是我战友的孩子,现在来帮你治疗心绞痛了。”

    房间内的床上躺着一个七十多岁的白发老者,虽然此时脸上满是痛苦,但不难看出曾经久居高位的威严与气势。

    “你们不要去碰他!”

    在见到一位燕尾服管家要将对方扶起来的时候,王动急忙说道,他快步走到了老人的身旁,“帮我准备酒精灯与酒精,要快!”

    王动从内侧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全是大小不同的银针。

    此时他的脸上,已经充满了认真与严肃。

    救人不同儿戏,既然要救了,那就要拿出全部的专注与精力来!

    很快,酒精灯与消毒酒精被端了上来。

    王动将老者的上衣脱掉,取出了三根银针,用火消毒之后,只见到银针在他的手中如跳舞般一跳,随后便出现在了老者的内关,至阳与鸠尾三个穴位上。

    王动一边施针,一边说道:“老爷子的病情比较严重,心脏的堵塞也快到达了极限,最近几天恐怕犯病的频率非常高了吧?”

    暮志远眼睛一亮:“是啊!以前还好,一天就三四次,但是现在一天就十多次,我父亲年事已高,根本就经不起大手术,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能用药物进行控制。王动小兄弟你有办法解决吗?”

    “嗯,虽然有些困难,但还没有到绝望的……”

    “三弟,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将那些招摇撞骗的赤脚医生带进来,他们纯粹就是为了骗钱的!你怎么就是不听!”

    一个张狂的声音打断了王动接下来的动作。

    一个与暮志远有些相像的男人踏门而入,此时脸上全是不满。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女人以及烫着一头金色小卷发的中年外国人。

    “二哥,王动是有真本事的人!”

    “真本事?三弟啊三弟,现在人心险恶,万一这些人怀着不良企图,想要对父亲不利怎么办?到时候出了事情,怎么,你来负责吗?”男人不依不饶地说道:“还有那个谁,你快点从我父亲身边滚开,我父亲有丁点事情,让你坐牢!听到了没有!”

    “二哥,你这……”暮志远有些歉意地看着王动。

    “三弟啊,不是二嫂说你,你这次也实在是莽撞了,我们都已经请来了医术享誉全世界的查理斯,你根本就不需要找那些说得好听,实际上一点本事都没有的人来。”女人瞄了一眼王动,不屑哼了一声,“查理斯先生,那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暮先生,陈小姐,就交给第五十二代皇室泰式推拿传承人维•查理斯吧!还请让那些阿猫阿狗离开,避免我分心。”说完还特意地甩了甩他那泰迪发型。

    “呵呵,吹捧几句你这只外国金毛犬还真的飞上天了?”

    “你说什么?”查理斯听到了王动的小声自言,顿时双目怒视着王动,几乎没有停顿。

    “我和你说,像你这种小瘪三我在你们国家早就见多了!本事是没有几个,但是嘴皮子却厉害得很,你说你能够救暮老爷子?我告诉你,就算再给你这种低贱的人一百年的时间,也绝对不可能救得了!只有我,维•查理斯!才能够救暮老爷子!”

    查理斯极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是听不懂中文是吧?还不快点给我滚开!我一分钟上下好几十万,你赔得起吗!啊?!真是犯贱,一定要让我大动肝火!”

    “你能救?”这金毛犬骂得太难听,王动的火气也一下子就上来了。

    “你若能救,老子明天去宁海市中心裸奔!但你他妈的要是救不了,就剥光你这身狗皮,去裸奔!”

    王动敢发誓,如果这只金毛犬只用推拿就能够救好暮老爷子。

    他从此以后,还他妈的就不当医生了!

    “好!这是你自找的!”查理斯狞笑道:“不过我还要加上一个条件,你这样低贱的人也敢挑衅我,要是你输了,我不仅仅要让国际媒体来拍摄你裸奔的样子!你还要在所有人的面前给我下跪,磕头认错!作为你对我的伟大医术侮辱的代价!”

    “怎么样!你敢不敢!”查理斯冷哼着:“现在要后悔的话你只要跪在地上,喊我几声祖宗,我就既往不咎,否则的话,你相不相信我一个电话就能够让你在宁海市混不下去!”

    嚣张!实在是嚣张!

    一个区区的外国金毛犬竟然也敢在自家的地盘上这样猖狂,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信?

    王动不屑嗤笑了一声,走到一旁。

    “呵呵,那你记住自己说的话!谁治好了,就是另一个人的祖宗了!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