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撞翻灵车

    更新时间:2018-08-21 23:30:15本章字数:3263字

    我叫梁生,刚从学校毕业。一直没有去工作,是因为考驾驶证的缘故。

    那天,刚好是我要科目三的前一晚。总所周知,科三是路考,也就是在路上考驾驶操作。可悲剧的我,竟然是唯一一个抽到科三夜考的人。

    抽到科三夜考的时候,我也是傻眼了。这平安驾校早就在两年前取消了夜考,可到了我们这一批学员时,却又突然重新启动了科三夜考。

    而且,最奇怪的是,这次的夜考竟然是在晚上,而不是白天的模拟开大灯夜考。

    真特么是醉了,这样也行?

    我满是不解的问带我学车的教练,教练也说不知道,说这是驾校的安排。但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次夜考不用去专门的考场考试,而是由驾校的老教练负责考试。

    只要在他面前通过了,就可以直接考科四了。

    听到有这样的好处,我的心里才总算平衡了不少,也不管它是在夜晚考试了,反正我们经常都在夜里练车,都习惯了。

    而且现在考试都是机器考试,标准很严格,挂科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但我的是老教练负责监考,人毕竟不是机器,还能有商量的余地。所以,我已经做好了打算,到时候万一考不过的话,我就贿赂一下老教练,说不定就能过了。

    上午的时候,老教练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晚上十点钟去找他。

    考试的心情是激动的,因为只要考过了科三,我就能很快拿到驾驶证了。在还不到晚上九点半,我就已经到了平安驾校。

    晚上的驾校很是冷清,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那门卫室的灯是亮着的,我看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就准备去门卫室等老教练。

    我敲了敲门,门卫老张把门给开了。一看是我,先是一愣,随即才问我:“你小子,大晚上的来驾校干啥?”

    哎……我叹息了一声,掏出烟热情的装给了老张,埋怨的说:“运气不好,这次抽到了科三的夜考。”

    老张接过烟,招呼我进去坐。关上门之后,老三似乎想起了我刚才说的话,震惊的看着我:“你说你是参加夜考?”

    我苦笑了一下,说:“是啊,运气不好,而且我就我一人参加夜考。”

    “怎么可能?”随着我的话一说完,老张更是震惊了,好像不相信一般。我看到他的表情也是有点奇怪,这才问老张:“老张,你今天咋了?咋咋呼呼的……”

    我的话把老张从震惊中拉了回来,老张眼神呆滞的看着我,问:“梁生,今天是多少号来着?”

    “你这老张今天不对劲啊,难道想婆娘了?”我一边打趣的开着玩笑,一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假装严肃的说:“老张,你记住了,今天是公元2015年4月4日。”

    4月4号,我怎么说出来,也觉得心里怪不得劲的。难道……是因为4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吗?

    可是,老张的反应比我更激烈,倒满水的杯子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顿时摔的四分五裂。一地的玻璃渣子,那温热的水还溅到了我的裤腿上。

    我条件反射往后退了几步,问:“老张,你到底咋了?”

    “4月4号,过了今晚就是4月5号了……”老张并没有理会我,而是自顾的呢喃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好像得了癔症一般。

    我看到老张不对劲的样子,也是急了。连忙走到老张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问:“老张,你特么到底怎么了?”

    我按着老张的肩膀时,我感觉老张的身体在哆嗦。而这时,老张也回过神来,眼神怔怔的看着我,说:“梁生,今晚小心一点……”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老张却已经打开门走出了门卫室。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他摩托车发动的轰隆声。

    等我反应过来追出去时,老张和他的摩托车早就消失在黑夜中了。

    “我靠……这老张肯定想女人想疯了。”我看着老张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的骂咧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驾校里突然开出了一辆教练车。我见老教练在教练车里面摁了一声喇叭,摇下了车窗玻璃,问:“你就是梁生?那个要参加夜考的学员?”

    “教练,是我,我就是梁生。”我礼貌的回答道。

    那老教练点了点头,说:“把门开了,我这就带你去夜考。”

    我高兴的点了点头,连忙把驾校的大门给打开了。等老教练把车开出来了,我又把驾校的大门给关上了。

    做完这一切,老教练已经移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我走到教练车的边上,恭敬的等着老教练的命令。

    我之前也听说过老教练的故事,他是从驾校建办以来就一直在平安驾校了,资历很老,又无儿无女。平时都不带学员,只负责夜考考试。

    但他的工资,却比其他的人都要高,而且驾校的老板对他都是很尊敬。老教练如今已经六十岁了,头发和胡须有一点花白,身子骨还是很硬朗的。

    老教练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我上了教练车的主驾驶位置。我系好安全带,便发动了车子。

    “开灯、摁喇叭、打转向灯、挂挡,目标……行驶五老山一圈,通过则考试成功……”接着,老教练便发动了一系列的指令。

    我有点紧张,手心都开始起汗了。深呼吸一口之后,我便按照老教练的要求,开始挂挡启动了车子。

    教练车行走了几秒钟,我便小心翼翼的挂到了二挡,继续保持着匀速行驶的状态。趁着周边车不多的情况下,我用余光打量了一下老教练。

    卧槽……老教练竟然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睡了起来。

    就在这时,老师傅却干咳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好好开车,到了五老山叫醒我!”

    原来没睡着,这难道也是对我的考验?我一边回想,一边按照老师傅的要求,慢慢的把车子开向了五老山的方向。

    这五老山是一座坟山,平时县城里谁家的人死了,就葬在这五老山。而且,五老山离驾校也近。

    之后,我又挂到了三挡,保持着三十多迈的速度。随着车子慢慢驶向五老山的方向,周围的环境也开始变的冷清起来,路上一个车也没有。

    我这时却乐了起来,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我就能妥妥的考过科三了。

    而就在我刚高兴之时,后面突然射来一道远光灯,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我看了一眼倒车镜,后面跟着的是一辆拉死人白色的灵车,灵车前面还挂着一幅女人的黑白画像。

    那拉死人的灵车正在超我的车,我握着方向盘,尽量往右靠。可这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急弯,而且我的行车道上还出现了一大堆乱石。

    我由于没有经验,立马就乱了手脚。方向盘猛的往左一打想避开那堆乱石,可是却轰隆的一声直接撞在了那拉死人的灵车上。

    我感觉自己快被撞飞出了教练车,好在我拴着安全带,这才没有撞在挡风玻璃上。而车子也是当场熄火了,教练车剧烈的摇晃动荡了几下,没有翻而是稳稳的横在了路中间。

    可那拉死人的灵车却由于速度太快,直接冲到了我的前面侧翻在了路边。那灵车的货厢门也被撞开了,由于惯性的原因,只见那货厢甩出了一具女人的尸体。

    那女尸穿着一件素白的白衣,借着灯光,我看到了她那苍白的脸,白的像墙上的白灰一般。湿漉漉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尸体已经僵硬了,直立立的躺在路中间。

    我看着这渗人的场面,连忙喊教练:“教练,我撞人……撞尸了,怎么办?”

    老教练早就已经醒了,他也系了安全带,和我一样,也是一点伤都没有。此刻的他眯着眼睛,观察着那具躺在地上的女尸,“不要慌,直接冲过去。快……不然我们都活不了……”

    我一听老教练说要冲过去,我直接惊呼了出来,“从女尸身上压过去吗?”

    老教练肃穆的点点头,让我踩上离合器。我当时已经完全慌了,吓的六神无主,只得按着老教练的命令来做。

    我的脚踏在那离合器上,连腿也开始哆嗦了。老教练立即重新发动了车子,握着我的方向盘,让我慢慢放离合器,接着踩油门。

    教练车顿时像箭一般的冲了上去,直接碾压在尸体上。教练车在碾压到尸体时,也是震的跳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开车的时候,碾压了动物的尸体冲过一般!

    我能想象那女尸被碾压成四五分裂的样子,忍不住一阵反胃,心悸的差点吐了出来。

    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朝倒车镜看了一下。这一看,我脑袋的头皮瞬间就爆炸了,全身上下的汗毛,也是不寒而栗。

    因为,透过倒车镜,我看到那具被碾压的女尸,竟然慢慢的爬了起来。她的动作很僵硬,也很缓慢。

    可奇怪的是,她的尸体上竟然没有一点被碾压的伤痕。那女尸慢慢的抬起头,露出了一对灰白色的瞳孔。那眼神,正恶毒的瞪着我。

    我一慌张,立即大叫了起来,“教练,她……她活过来……了。”说实话,我当时已经吓的连说话都结巴了。

    老教练神色一沉,却没有回头看,只是吼道:“别往回看,等我们到了五老山的山顶就没事了。”

    我点点头,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是哆嗦的越来越剧烈。可是,我却总感觉后背有一只眼睛正在冷冷的盯着我。而车里,也是越来越冷了。

    我心里憋得不行,神经已经崩到了极限。我没忍住朝着倒车镜看了一眼,这一看,魂儿都差点给吓飞了。

    那女尸正飘在我们的车后面,不停的追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