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好,我嫁

    更新时间:2018-08-22 05:15:13本章字数:2087字

    秦宅一直是京都的一个笑话。

    当初修建宅子时,淑妃正得圣宠,人人都说秦老太爷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因此这前院修缮得极尽奢华,用了香柏、梨木,饰以琉璃、明珠,生怕丢了淑妃娘娘的脸面。

    哪晓得没过多久,淑妃就因谋害皇嗣被打入了冷宫,连累秦老太爷也丢了官职。

    家道中落,哪还有银子继续雇用工匠?

    故而这后院数年也未完工,瓦不遮雨,砖不挡风,自秦雨缨记事起,便是一幅荒凉破落的景象。

    她这嫡出的秦大小姐,从小住在后院漏雨透风的砖墙下,日子过得倒与最低等的丫鬟差不多。

    所以当主母赵氏派人将她梳洗打扮一番接去前院,在宾客面前对她好一番称赞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等着自己。

    年近四十的父亲秦洪海也在座上,不知低声向宾客说了什么,引得那几人不住点头颔首。

    “不错,既如此,老奴这就回宫禀告太后。”其中一人尖着嗓子笑眯眯道。

    竟是个太监?

    秦雨缨有些狐疑,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要被卖了?

    “爹与二夫人今日找我所为何事?”她问。

    一声“二夫人”,听得赵氏眼皮一跳。

    “大胆,什么二夫人,这是你母亲!”秦洪海怒道。

    秦雨缨撇撇嘴没做声,叫一声二夫人已经很给面子了,若照她以前的脾性直呼其名,秦洪海岂不是要被活活气死?

    见她不言不语,秦洪海愈发恼火:“还不向你母亲认错?”

    他一见秦雨缨这女儿就忍不住来气,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不晓得像了谁,眸中七分平静三分捉摸不透,好似从不知低眉顺眼为何物,从头到脚,哪有半点身为女子的温婉与乖巧?

    一旁的赵氏,瞥见几个公公微妙的脸色,不动声色掩去眼底的阴沉,劝起了秦洪海:“老爷,何必为这点小事动怒?”

    接而又道:“雨缨,你也不小了,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眼下正有一门极好的亲事,老爷和我已替你做主答应下来了……”

    亲事?

    若真有什么极好的亲事,赵凤芹能不先顾着她那娇滴滴的亲生女儿秦可柔?

    联想起这几日外头的一些传闻,再看看座上那几个一身宫服的太监,秦雨缨将此事猜了个十之八九。

    都说七王爷得了重病命不久矣,太后不忍心让这个宝贝儿子孤孤单单撒手人寰,便张罗着要下重聘给他娶个王妃。

    明面上只说要给七王爷传宗接代,实则依照本朝律例,王爷死后,王妃是要殉葬的。

    这两人也不知是钻进了钱眼,还是想巴结皇亲国戚想疯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头上。

    事关自己的生死,秦雨缨眸光一凝:“这真是爹的主意?”

    “瞧你这话说的,这当然是你父亲的主意。”不待秦洪海开口,赵氏便抢白,“常言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老爷你说是吧?”

    被赵氏插了话,秦洪海面上虽有些不悦,却也没说什么,略略点头算是默认。

    秦雨缨非赵氏所生,而是他原配夫人的长女。

    原配乃糟糠之妻,自然不比赵氏美艳娇媚,且已逝世多年,于他而言淡得只剩下了个影子,连带着秦雨缨这个长女,在他心中也没多少分量。

    此刻他担心的不是秦雨缨今后的是非祸福,而是这京城落魄的世家贵族不止他秦家一家,听说还有不少人也挤破头皮想攀上七王府这根高枝,也不晓得平平无奇的秦雨缨,入不入得了七王爷的法眼?

    这要是能被七王爷看上,以后升官发财、青云直上……啧啧,岂不美滋滋?

    看着面前这两张市侩的脸,秦雨缨点点头答应下来:“好,我嫁。”

    二人立刻长舒一口气,却又听她道:“不过,嫁妆和聘礼我会一并带走。”

    “什么?”赵氏闻言呆若木鸡,还以为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我说,嫁妆和聘礼我会一并带走,从此我和秦家再无关系。”秦雨缨不急不缓地重复了一遍。

    “你你你……”赵氏气急败坏站起身来,指着秦雨缨鼻子的手不住地发抖。

    好一个和秦家再无关系!

    若真脱离了关系,叫她如何找七王爷攀亲戚去?

    还有那嫁妆,那聘礼,那是由秦雨缨这个小贱蹄子说了算的吗?

    秦洪海也是没好气:“放肆,嫁人就嫁人,哪有那么多条件?”

    先前赵氏说他这个大女儿近日突然变得桀骜不驯,能把人气得吐血,他还不信,哪晓得赵氏所言竟然是真。

    孽障啊孽障,这才多大年纪,就已经有如此深的心机了,长大以后如何得了?

    “爹把女儿推进火坑,女儿多拿些钱财享乐几日,何错之有?”秦雨缨反唇相讥。

    她最看不得秦洪海的这幅嘴脸,明明做的事卖女求荣的腌臜事,偏偏还能露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在不要脸这一领域简直已登峰造极。

    “大胆!”秦洪海恼怒至极,恨不得叫人把这个逆女活活打死,“能嫁给七王爷,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快跪下认错!”

    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旁那些太监皆已站起了身,一个个脸色极不好看。

    为首一人拱了拱手,掐着嗓子冷冷道:“老奴会将此事一五一十禀告太后和王爷,秦公好自为之,告辞!”

    说罢,也不待秦洪海挽留便拂袖而出。

    秦洪海闻言胸口一闷,跌坐在椅子上差点没吐血。

    倒是赵氏反应迅速,急忙从袖里掏出一荷包金瓜子,吩咐小厮:“福来,快把这个给刚才那几位公公送去!”

    转目瞧见秦洪海脸色铁青僵坐如雕像,她一下子慌了手脚:“老爷啊,你可别吓我,你这是怎么了老爷……”

    秦府前厅登时乱作一团,始作俑者秦雨缨却始终神色淡淡。

    她刚才那些话,不是说给秦洪海听的,而是特地说给那几个太监听的。

    选王妃自然要选品行端正的,像她这种一心求财的“势利眼”,太后那边怎会看得上眼?

    几个太监只消在太后面前一禀告,那劳什子的七王妃,便怎么着也轮不到她来当了。

    只是她没想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