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先帮我一个忙

    更新时间:2018-08-22 05:15:13本章字数:1190字

    “就怕你无法言出必行。”话音刚落,他的手陡然捏住她的命门。

    霎时间,那簪子竟再无法前进半寸。

    不好……

    “都说秦家长女胆小如鼠,最是没出息,居然敢和本王对峙。”陆泓琛眸中说不出是戏谑还是冰冷。

    眼看挣不脱了,秦雨缨只好咬唇定了定心神:“彼此彼此,都说七王爷最是文弱,没想到却有这么一身好武功。”

    “果然牙尖嘴利。”看着怀中动弹不得,如待宰小兽般的女人,陆泓琛瞳孔微缩。

    那几个太监前来禀告时,他还有些不信。

    秦雨缨出自名门,虽家道中落,但勉强也算大家闺秀,怎会如此刁蛮。

    这似乎……与他印象中判若两人。

    此时一见,才知那几几个太监所言非虚。

    “好一个秦家长女,你说本王该如何处置你?”

    秦雨缨心一横:“干脆把我杀了,一了百了。”

    正好她可以下去问问那阎王,说好的这一世家财万贯,可以横行霸道呢?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

    陆泓琛将她细微的神色瞧在眼里,淡淡道:“不急。你懂针灸之术,正好留下给本王治病。若治不好,再殉葬便是。”

    语气虽淡,言语间却毫无回绝的余地。

    殉葬?

    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秦雨缨闻言一怔,都说王公贵族最是听不得不吉利的话,怎么这王爷这么淡定地咒他自个儿死?

    怔了片刻,她点头道:“可是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陆泓琛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明明险些小命不保,她竟还有胆子谈条件?

    秦雨缨正色:“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与此同时,秦府,东厢。

    “李婆婆,你说那人死透了没?”赵氏手里捏着佛珠,心神不宁地问。

    “当然死透了,那药可是奴婢亲自灌下去的。”李婆子道。

    “算算时辰,七王府那边也该传来消息了,怎么竟没有一点动静?”赵氏伸长了脖子。不住地往前厅望。

    “夫人不必担心,许是七王爷还在酒宴上,根本没回喜房呢。”李婆子猜测。

    赵氏在房中踱了一会儿,始终惴惴不安:“万一……万一人没死透,把事情全说了出来……”

    “不会有那个万一,”李婆子摇头,“就算没死,也成了哑巴说不出话来,一个哑巴能掀起什么风浪?再者说,夫人心善,肯在她殉葬之前给她一个痛快了断,她若是想通,恐怕还要磕头谢过夫人呢!”

    “说得也是,”赵氏点了点头,微舒一口气,“明日陪我去寺庙上香,多捐点香油钱。”

    “夫人慈悲,菩萨定会保佑夫人的。”李婆子道。

    次日一大早,赵氏叫人雇了顶轿子,打算去城西的静安寺礼佛。

    刚要出门,就有一辆马车进了府里。

    赵氏眼尖,认出那是七王府的马夫。

    “夫人,那小贱人到底是死了,七王府的人定是来送信的。”李婆子凑在她耳边悄声说着。

    话没说完,便有一人施施然从车上下来了。

    那不是别人,正是秦雨缨。

    “二夫人,一日未见,你怎么老了这么多?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忧心忡忡了一整晚吧?”秦雨缨挑眉。

    赵氏见了她就像见了鬼,一张妆容精致的脸登时煞白如纸。

    还是李婆子镇定,毕竟在她手里送命的人那可多了去了,连鬼见了她都得绕道走:“大小姐,夫人今日特地起了个大早,打算去静安寺替你和七王爷求子,你见了夫人不行礼也就罢了,怎么反倒说出这等莫名其妙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