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毒害王妃,其罪当诛   

    更新时间:2018-08-22 05:15:13本章字数:1138字

    闻言,秦洪海那张天圆地方的脸青了又青,白了又白,好半晌才把牙一咬,将桌子重重一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秦家已出了一桩谋害皇嗣的案子,若再加上一条毒害王爷的罪名,不能重振家业事小,恐一家百来口连性命都将不保。

    孰轻孰重,秦洪海还是分得清的。

    一旁的李婆子早已抖若筛糠:“老爷,奴婢可是按照您的吩咐送的药……”

    “胡说!我叫你送的只是哑药,怎会有剧毒?”秦洪海怒目圆瞪。

    原来如此……

    秦雨缨算是明白了,秦洪海这是怕自己在七王爷面前闯祸,所以干脆叫人把自己毒哑。

    她这个爹,还真是仁慈!

    李婆子伏在地上汗如雨下,一双眼睛不住朝赵氏身上瞥。

    “大胆奴婢,居然敢下毒谋害王爷,来人呐,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赵氏狠声说道。

    这么快就狗急跳墙了?

    秦雨缨嗤笑:“若死无对证,怎么去七王爷那边交差?”

    赵氏面色讪讪,没敢反驳。

    “二夫人,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难道你与此事也有牵连?”秦雨缨接而问。

    言者似是无意,听者却是有心。

    秦洪海看向赵氏的眼神多了几分狐疑,此事是赵氏在他耳边提的,那药也是赵氏的人煎的,难不成……

    “天地良心,我可是一份好心啊!”瞥见秦洪海的目光,赵氏哭得那叫一个呜呼哀哉,“我这不是见秦雨缨一天到晚胡说八道,怕她祸从口出吗?老爷,莫非你连我也怀疑?”

    “哎,我……我何时说过怀疑你了?”秦洪海最受不得赵氏哭哭啼啼,当即软了语气。

    看来,不下猛药是不肯招了?

    秦雨缨冷声道:“既然此事和二夫人无关,那一定是这婆子自作主张,来人,把她押去宗人府!”

    “冤枉啊……”李婆子脸色惨白,抖若筛糠,“是夫人,是夫人吩咐我这么做的……”

    “胡说八道,我何时吩咐你做过这等事?”赵氏上前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极为响亮。

    接而嘴唇极快地动了几下,也不知小声说了句什么。

    李婆子听得整个人都懵了,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又伏地,老泪纵横:“是……是我干的,都是我干的,与夫人无关!是我在大小姐的药里加了五毒散,想害她性命,可没想到竟险些害了七王爷……我该死,夫人对此事毫不知情,求小姐放过她吧……”

    这是怎么回事?

    这次轮到秦雨缨懵了。

    “大胆恶奴,来人,把她押去宗人府!”秦洪海再次一拍桌子。

    “不用了,”秦雨缨回过神来,淡淡道,“宗人府没空,送去衙门吧。”

    “什么?”秦洪海一脸诧异。

    秦雨缨压根懒得解释,所谓有肌肤之亲便会中毒的说法,是她瞎编的,此事无关七王爷、无关皇家血脉,宗人府自然不会受理。

    赵氏一下就明白了:“好啊,你竟敢诓骗老爷?”

    李婆婆是她的乳母,也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经此一闹,李婆婆的命眼看保不住了,甚至她自己也差点受了牵连,叫她怎能不恨?

    “如果我没记错,我和你还有一笔账要算吧?”秦雨缨看着一脸阴戾的赵氏,“唆使奴才把我毒哑,你可知这是什么罪?”

    赵氏心里一紧,这才想起秦雨缨已是王妃。

    毒害王妃,其罪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