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痛苦(2)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1本章字数:1899字

    舞曲欢快,一支探戈舞,两人的动作都十分默契。

    “灌醉他,睡了他。”

    这就是沈凯恩所谓的方法。

    白袖忍了忍,甩开他的手,“这不是沈大少惯用的泡妞伎俩么?”

    沈凯恩,沈局长的独子,游戏花丛的老手,这伎俩向来是他对付女人的招数,然,却是屡试不爽。

    “别忘了,男人也吃这一套。”他走出舞池,从侍者的端盘中取过两支香槟,一支递给了她。

    白袖被他最后一句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望着清澄剔透的液体,一个念头从她脑中蹿过,她不由伸手接过他的香槟。

    然后,往顾斐然的方向走去。

    沈凯恩看着她渐行渐远,眼中浮现了怒色,而后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顾斐然是不太爱喝酒的,和他交好的人都知道。每次出席各种商会聚会,他都是以茶代酒。虽然有点扫兴,但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当白袖拿着香槟过来的时候,身边人都在起哄。看到她眉梢暗藏挑衅,他沉着脸色,很给面子地喝了酒。

    在外人面前,有些事情,不能做太绝。

    黄老先生是香港富商,名下拥有十几个产业:烟茶酒米金银,还有女人的最爱的化妆品、服装等。在商界混的人,个个都以他马首是瞻。

    他的寿宴办得很隆重,上海名流全都出席了。所以,这场宴会,大约是要到凌晨才进入尾声,席间无人敢先行离开。

    到十点钟的时候,顾斐然以身子不适提出离席。

    黄老先生犀利的目光在他脸上划过,看出他的神色确实不对,遂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让他离开了。

    顾斐然被白袖半扶着。她的手有些凉,擦过手背时,带来一种强烈的感触,同时也让他的身子更加滚烫。

    进了车,他立即就坐到副驾驶座上,避免和她接触。

    忠叔开着车,眼角余光瞥着这两人,心头有些疑惑。

    白袖自然知道他为什么避开了自己,只是她想不到顾斐然这么敏锐。

    到顾家的时候,他下了车,忠叔惊异地发现他的脸色异常地潮红,“先生,您怎么了?要不我去请郎中……”

    说着,他就要出去。顾斐然叫住他,“不用了,你来扶我上楼吧。”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身后女子一眼。忠叔有些尴尬地看了看白袖,然后应了声,将他扶上楼。

    他的卧室在三楼,而白袖则在二楼。

    是,他很贴心地将宽敞的主卧留给她,如此厚待。可是,自从三年前结婚到现在,他没有一次在二楼主卧过夜。

    顾家的下人并不多,男男女女总共不超过十五个。女主子夜夜独守空房的事,他们都是知道的。

    这些下人,在进门做事的时候,就受过严格的训练,是以,倒也不会随意将主家的事都透露出去。

    他们都牢牢地记得,太太是独宿二楼的,先生则在三楼。不过是一个楼层的相隔,却像不可逾越的楚河汉界。

    当白袖出现在三楼的时候,留守房门的下人惊到了。说话有些结巴,“太太,您、您在二楼……”

    “怎么,二楼就是独属我的监狱么,我连上楼来看看自己的丈夫都不行?”

    她的眼神像刀刃,很锋利,很冰凉。那下人不敢直视她,低着头喏喏说道:“先生已经睡下了……”

    想来,这话是顾斐然交代的。白袖也不恼,说:“他的身体不舒服,我今晚要留下来照顾他。”

    下人一听这话,面色便浮现了担忧。于是顺从地让了道,开了房门,让她进去。

    屋内只点了一盏台灯,光线昏暗。

    白袖转身盯着留守的下人,“你下去吧,这里有我守着。”然后不顾那人瞠目的神情,‘嘭’地一声,就把门反手关上。

    听到声响,顾斐然睁开眼,声音压抑着怒气,瞪着窈窕立在门边的身影,“白袖,你最好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出格?顾斐然你告诉我,什么叫做出格?”白袖走近他,脱了高跟鞋,上了床榻。按住他的胸膛,不让他起身。纤手顺着他腰线,来回游移。

    “你给我适可而止!”他的脸涨得通红,终是怒着低吼。

    向来温文的他,原来生气时是这样的。白袖不顾他的反抗,解开他的纽扣。

    方才回来的时候,他就已洗过澡,此刻穿着松垮的睡袍,没两下就解开了。

    他的身材很好。

    白袖看着,有些愣神。没想到他看上去那么清瘦,脱了衣服的身躯,是这样精壮健美。

    趁着她发怔,顾斐然立即起身。不想在他将将起来的时候,她忽然脱了衣衫,爬上了他。

    他倒吸口气。

    白袖能感受到他身体的灼热,那热度好像会传染似的,连着她的身躯,也开始发烫。

    咬了咬唇,她俯了下来,吻住他。

    顾斐然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好像过了电似的,说不出的销魂蚀骨。

    他惶恐地发现,他竟该死地贪恋这种感觉!

    明知自己是成年男人,力气比这个小自己八岁的女人大得多,推开她是容易的。可他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贴向她,迎合她。

    当她压下来的时候,那强烈的颤栗,将他的理智完全击溃。

    他翻身,反客为主。

    白袖被他压在身下,承受着他全部的力气。终于将自己完整地交给他,她明明该高兴的,可一想到这是她丢弃尊严和矜持换来身不由心的温存,心像被千万根银针刺穿似的,疼得她想要流泪。

    从她这个方向看去,她能看到放置在角落里的妆台,正剧烈地抖动。

    昏暗的铜镜上,一道黑影悬浮其中,白得像纸的脸上,一双血窟窿的眼愤恨地盯着床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