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狂霸军官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1本章字数:1509字

    为了讨白袖的欢心,顾斐然特意到南海,给她带来最大最圆润的珍珠。

    见她神色淡淡,依旧不为所动,于是,他一口气买下三只钻戒给她。

    有粉色,也有金色、白色,钻石在电光灯下,绽放着璀璨夺目的光芒。

    那天,整个贵妇圈,都知道顾大老板为博太太一笑,不惜花费万金,买了这三只限量款的钻石戒指。

    一时间,所有人羡慕不已。

    白袖见此,不屑地嗤笑一声。羡慕,有什么好羡慕的?这种荣宠若是建立在伤害之上,谁还高兴得起来?

    她每次见到他,就绕道走,一副不堪直视的模样。后来,她在顾斐然无声的妥协下,开始晚不归家。

    顾斐然暗暗叹气,对于她与梅芹成双出入,夜夜晚归的恶习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今晚,梅芹带她来到新世纪舞厅。

    白家是新式家庭,所以,白袖还未嫁人的时候,这种场所也不是没来过。只是后来,她嫁给了古板严谨的顾斐然,之后便再也不曾踏足这种声色场所。

    梅芹睨着她秀眉微蹙的脸,尖俏的下巴往舞台一扬,说:“敢上去唱一曲么?”

    白袖瞥了台上十几个打扮艳丽,扭着水蛇腰舞动四肢的女郎一眼,唇角一挑,“怎么不敢?”

    舞台中央,一个穿着高开衩丝绒旗袍,露着大长腿的妖娆女人正用她那甜腻腻的嗓音唱着夜上海。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一曲毕了,台下宾客很给面子地鼓起掌来。

    “这可是新世纪的头牌,捧她的权贵多着呢。你今儿要是能唱得跟她一个水平,保管你大火!”

    梅芹的脸上戴着黑色网纱,站在灯光昏暗处对白袖说道。

    白袖双手环胸,不可置否地说道:“我一定比她唱得还要好。”

    “是是是,你最厉害。她退台了,你真有本事就上去接台。”

    今晚,白袖穿着珍珠白的抹胸纱裙,当她踩着一双同色的尖头高跟鞋,裙摆逶迤地步上舞台时,瞬间引起了底下所有人的注目。

    原本该接台的一名女郎见状,气急败坏地对保安说道:“去把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赶下台!”

    “慢着,”一个光头男子抬手阻止,“先看看。”

    新世纪舞厅的老板都发话了,那女郎便不敢再多说一句,只是恨恨地瞪着台上喧宾夺主的纤细女子。

    几百双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白袖,她并不怯场。戴着白色绸缎手套的手,握住铜制的麦克风,随着她第一句歌词从喉咙里滑出,曼妙的身躯有节奏地轻晃起来。

    “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凄怆,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

    她的声音是低柔的,四分性感的沙哑,六分优雅的慵懒,让台下众宾听得如痴如醉。

    梅芹打了一个响指,勾唇笑起,她就知道,白袖天生就是块唱歌的料子。她不会忘记当年她在法国留学时,便是以这一个动人的嗓子,夺得音乐冠军。她是多么的适合做一名歌星!

    只可惜她爱上姓顾的那个老古董,他不准许她抛头露面,游戏人间,于是她便顺从地成为了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全职太太。

    那厢,梅芹正愤恨地想着。这厢,白袖唱完一曲,底下掌声如潮。甚至有男士,给她丢上一支支玫瑰。那些豪气的主,一把一把的银票朝她扔去。

    “新来的小姐,再唱一首呗!”

    “唱唱唱,爷有钱,就捧你!”

    白袖站在炫彩的灯光下,接受着鲜花掌声,心头有些恍惚,若不是因为想嫁给顾斐然,她现在定然活得更肆意更风光。

    顾斐然,耽误她太多了。

    正要下台,一个穿着马褂的男子将一大束蓝玫瑰捧到她面前。

    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白袖蹙眉,接过花束,丢下一句谢谢就要离开。

    哪知,那男子拦住了她,“这位小姐,我家主子想邀你吃一顿晚餐,不知你肯不肯赏这个脸?”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白袖下颔微抬,端的是不可侵犯的高贵。

    在她的尖尖小足踏下舞台时,一只古铜色的宽厚大手,蓦地握住她纤细白嫩的胳膊。

    白袖一惊,抬头就看见一张如刀雕刻一般英气刚毅,又俊美无匹的脸庞。

    他幽暗深邃的眸子里,藏着些许狂野不羁。“小姐好大的架子,敢拒绝我的邀约?”

    白袖心下一凛,这人大概是把她当成这里的舞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