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假孕成真(2)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1本章字数:1483字

    顾斐然不是什么蠢货,华北的慕家少帅慕奕不请自来,还破天荒地送他绿松石这种稀贵玉石,只为讨要一个人。

    他自然不会天真地以为,慕奕是看上他的家仆了。他察觉,自慕奕进门后,视线总是有意无意地擦过白袖。而次数多了,便有问题。

    所以,顾斐然这种情商低的人,也看出来,这位慕家少帅,敢情是想讨要他的太太。

    心中暗恼慕奕的狂妄,竟肖想他的妻。顾斐然心中恼怒,面上依旧平静如水,于是他说:“明年的今天,如果少帅还来上海,定要来喝一杯喜酒。”

    见到慕奕的脸上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惊愤,顾斐然心中的郁气顿时一扫而空。

    他好心情地对白袖温声说道:“中午我亲自下厨,做你最爱吃的三文鱼和黑椒牛排。”

    是,他不仅是精通瓷艺的专家,还是个厨艺特别棒的家居男人。

    平时他忙,基本不会亲自下厨,除非是逢年过节,他才有下厨的兴致。

    顾斐然今天难得的穿了一件白衬衫。

    他卷起袖子,腰间系着围裙,站在厨房里忙碌着。

    白袖着一袭长裙,戴着暖黄色的纱制披肩,倚在玻璃门前,看着他修长的背影默然发怔。

    “怎么站在那里?”顾斐然忽然回过头来,看见她安静地立在一旁,有风吹来,轻轻扬起她及腰的柔顺长发。

    那场景,美得可以入画。

    他的心蓦地变得柔软,哂笑道:“先到餐桌坐着,菜快好了。”

    白袖轻笑起来,温顺地走到餐桌去,一一摆上餐具。

    不过多久,顾斐然褪去围裙,端着菜式上来了。

    两个中餐,两个西菜,外加一个番茄蛋花汤。

    顾斐然举起筷子,给白袖夹了一块春卷,说:“豆沙馅儿的,你不是最爱吃?”

    白袖就坐在他对面,忽然倾身靠近他——

    她没有熏香,也没有用香水的习惯,可随着她的靠近,她身上淡淡的玉兰花香顷刻盈满胸怀。

    不知怎的,顾斐然觉得自己心,好像跳得有点快。

    他愣愣的,启唇,正要询问,就见她低头,解下系于衣襟的一方手绢,执起为他擦拭额角的汗珠。

    “袖袖,我……”他突然有些不自在,某些东西,开始在他心里、不管不顾地生根发芽。

    白袖止住他的话头,说:“辛苦你了。”

    顾斐然扯了扯唇角,“照顾你是应该的。”

    她瞬间没了言语,连带食欲也减退大半。她随意吃了几口,就搁下筷子,连招呼都不打,就回房了。

    不可否认,他对她是真的很好,他尊重她,也爱护她,给予她关怀,赠与她富贵,可他就是不爱她!

    梅芹说,是她贪心了,既享受他的温柔以待,却又渴慕着他的迷离情爱。

    其实,她一点都不贪心,她宁愿用这繁华富贵的一切,去换他的真心爱意。

    她发现顾斐然在躲避,尽管她不知道他究竟在逃避什么。

    他白天不在家,在瓷厂里监工,每每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归。

    那时,她已经睡下了。在黑暗中睁着眼,默默地听着他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在楼道里走过。

    然后第二天清晨,八点钟起床时,就被管家告知——

    “先生很早就出去了,他说今晚可能要很晚才回家,所以让太太您不要等他了。”

    后来,他受到某位艺术大师的邀请,前往河南开设讲座。

    可这所谓的艺术讲座,他一去就是半个把月。

    白袖冷笑,他终于找到理直气壮不归家的理由了。

    日复一日地等待,等得她心生烦躁。在她准备叫人去给她订一张火车票,亲自去河南找他的时候,她的头忽然一阵眩晕,穿着高跟鞋的脚险些因为站不稳而滚到楼梯下去。

    她勉力地抓紧楼梯的扶手。

    杨婶忙过来搀扶她,急切地说道:“太太您怎么了,要不现在就去医院看看?”

    白袖刚想摆手作罢,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某个猜测在心中成了形。于是她改了口,淡淡地说:“你去安排让姜伯来开车吧。”

    待杨婶走了,她才摊开揪紧衣角的手,心里是难以自抑的激动。

    不排除怀孕的可能。一个半月前,她和顾斐然有了两次床事,而且事后,她没有喝他备好的中药汤,而是到医院里买了一排维生素,然后装在避孕药的空盒子里,以瞒过顾斐然。

    白袖轻抚小腹,她对这个孩子的到来,已经期盼太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