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他送女人钻戒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1本章字数:1456字

    白袖知道,顾斐然不会让她怀孕。

    所以,在姜伯开车送她到医院时,她便让他们在医院门口侯着,自己一个人进去。

    做完一系列的检查,洋人医生很肯定地告诉她,“你怀孕了。”

    白袖捂着小腹,惊喜得无以复加。

    出了医院大门,小陶看见她拎着药盒子,不免担忧地问道:“太太这是怎么了?医生可说是什么病症?”

    白袖在出来的时候,已经平复情绪,若无其事地答道:“只是偏头痛罢了,吃点药就好了。”

    小陶笑了笑,“太太上车吧,东西我给您拿着。”说着,伸手就要拿过白袖手上的药。

    不料她将袋子攥紧,眸色冰寒地盯着她。

    小陶面色变了变,只得讪讪地垂下手,暗暗将白袖的反常记在心里。

    坐在车厢里,白袖怔怔地望着车窗外匆匆掠过的风景,心里无由生出一股忧伤。

    她认识顾斐然好几年了,五年、还是六年,已经不太记得了。他是个儒雅的、身具书卷气息的商人,既有书生的腼腆,也有商人的精明,明知道他素来好面子,十八岁的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逼他娶她。

    至于他为什么会答应……白袖想,那时候她的父亲刚刚去世,白家一夜之间没落了,他大概是怜惜她,所以才娶了她吧。

    他总当她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因此结婚三年,也没有夫妻之实,他把她当成一个黄花闺秀养着……

    如今,她越过了防线,和他发生了关系,肚子里孕育了他的骨肉……

    她本该窃喜的,为这名副其实的夫妻关系感到喜悦的。可是,她的心好难过,因为,这些都是她用手段算计来的。

    恍惚中,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白袖回过神来,透过车窗,就看到外面熟悉的景物。

    原来是到家了。

    她下了车,不经意地转头,就见停车棚里,泊了一辆雪佛兰。

    顾斐然回来了?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情一时有些复杂。

    之前她日日夜夜期盼他的回归,而今,他回来了,她却不希望见到他了。

    白袖纤细的手搭放在平坦的腹部,定了定神,她挺直腰杆,向大楼走去。

    将将踏上阶梯,还未跨入门槛,就听到里头传来阵阵欢笑声。

    宛如一盆冷水从头泼落!

    他也会带女人回家,而那个女人,正是白瑾,她那个心肠恶毒,娇柔做作的姐姐!

    “什么时候来的?”她站在门口,逆着光,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这句话问得有些微妙,他们不知道她究竟是在问顾斐然何时回家的,还是在问白瑾什么时候来到这里。

    白瑾的笑意半僵在脸上,回过头,看着一身洋裙绰约秀丽的白袖,丹凤眼里闪过一丝妒意。

    “妹妹回来了啊。”她维持着端庄得体的笑容,那语气自然不过,就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一般。

    白袖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盯着一旁沉默的顾斐然。

    许是招架不住她冷冰冰的目光,顾斐然轻咳一声,说:“早上九点钟。”

    也就是在她出门的时候。

    “她呢?”她怎么会在这里。

    未等顾斐然答话,白瑾便红了眼眶,垂着头哽咽地说道:“我就知道,袖妹不欢迎我。”她抬头,含泪地看了顾斐然一眼,抓起桌上的手包,腾地站起身,想要离去。

    “白瑾!”顾斐然拉住她的手腕,“你是袖袖的姐姐,你来她的家,她怎会不欢迎你呢?”

    说着,他转眸看向白袖,语气带着一种说教,“白瑾是你唯一的亲人了,你该对她好些,知道吗?今天是你姐姐的生日,我接她过来,为她庆生……”

    “所以这些,都是你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了是么?”白袖扫了眼桌上的丝绒盒子、一大束的鲜花,生日蛋糕和还没点燃的小蜡烛。

    “我从不知道,先生你对小姨如此上心啊。”她走了过去,随手拿起那个丝绒盒子,讥讽道:“让我看看,这盒子里是银手链,还是金戒指……”

    “白袖!”顾斐然猛地一拍桌子,“你到底在误会什么?”

    她不言,直接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的黑丝绒布景上,一颗璀璨耀眼的钻戒赫然映入眼帘。

    跟在身侧的丫头顿时倒吸口气。

    白袖冷笑,“先生你说说,送一个未婚女人钻戒,那女人还是你太太的姐姐,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