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跟土匪吃饭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1本章字数:1402字

    慕奕本身就个匪兵,又横又狂,偏生家里又是权势滔天,没人敢对他不敬。

    而且他长了一副英俊的皮相,多的是姑娘喜欢,哪有姑娘舍得拒绝他,还甩他一巴掌?

    换做一般女人,他立即把她的手拧断了!

    他慕少帅,向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

    眼看这个女子还想再打他一掌,他手疾眼快地,抓住她的手腕,硬声问道:“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

    白袖声音发冷:“打你又如何?堂堂军政之官,你就是这么轻薄已婚妇人的么?”

    慕奕嗤笑一声,反手将她带到怀里,挑起她尖俏的下巴,“我就爱轻薄已婚妇人。我现在就把你掳回华北,也没人知道。”

    “我先生绝不会放过你!”白袖咬牙切齿。

    闻言,他哈哈大笑起来,“顾斐然就算知道了,那时你已经成了我的姨太太了,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

    “你……无耻!”白袖发誓,她从未像如此这般,憎恨一个人。

    他俯身轻轻咬住她莹白如玉的耳垂儿,语气暧昧,“本帅别的不会,唯独‘无耻’最为擅长,你要不要深度地领教一番?”

    他的心很雀跃很欢喜,他第一次亲近女人,而且还是个质量相对不错的女人!他之前还在想,遇到能触碰的女人,若是个歪瓜裂枣,他肯定不会要,说不准他还会把人给杀了,免得碍他的眼。

    “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她窝在他怀里,不再挣扎,颇有些认命地妥协。

    在这么强横的男人面前,她一个弱女子,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陪我吃顿饭。”慕奕扶着她往外走着,到了大街上,便有一辆别克汽车缓缓行驶而来。

    慕奕将她塞进车里,和她一起在后座坐着。

    白袖隐忍地深吸口气,“你要带我去哪?”

    慕奕将她抱到腿上,上下其手,“我说过去吃饭。你想吃西餐,还是中餐?”

    白袖挥开他的手,冷冷地说:“随便。只要吃过饭,就放我走。”

    慕奕没学过西方文化,本就鄙夷西餐,当即他就让贾平将车子开到一家粤菜馆。

    下了车,有美貌的迎宾小姐将他们引到二楼去。

    小姐一口一个“先生”“太太”,听得慕奕心情愉悦。暗想这餐馆的小姐真会说话,回头给贾平递了一个眼色。

    贾平会意,给那小姐一块钱。

    二十年代的钱币,十块钱就是普通家庭一个月的生活费,可见一块钱的小费,已是很阔绰了。

    各式菜色呈上大桌,白袖看着,没有半点食欲,心中暗急。

    在慕奕灼灼的目光下,她无法,只好夹起一块鲜嫩的白切鸡。

    慕奕坐在她的对面,暗道他的眼光真是好,看中的女人不仅貌美,气质佳,就是吃饭的动作,也是优雅极了。

    他粗野惯了,可做不来这般赏心悦目的姿态。

    气氛一直这么僵也不好,于是他清了清喉咙,目光炯炯地看着她,问:“你叫白袖?”

    白袖轻饮着木瓜银耳汤,不应声。

    慕奕自讨了个没趣,却也知道这话是废话。同时,他心里也埋怨起白老爷子,取名字叫什么不好,偏叫白袖,晦暗的名字,这让人想起灵堂上的白幡布。还不如叫红袖呢!

    话说上个月听闻顾斐然说了她怀孕的消息,把势在必得的慕奕杀了个措手不及,最终铩羽而归。

    为这事,他懊恼许久。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女子。

    所以在华北的三十天里,他总是想起她,因得不到而变得更加难以忘怀。所以他没忍住,还是带了几个得力手下,瞒着老司令,偷偷来到上海,打算把人强行掳走。

    白袖今天穿着浅碧色斜襟中袖衫裙,乌黑的及腰长发用一支白玉簪挽起,淡雅娴静,宛如一朵高贵的白牡丹。

    慕奕的视线,落在她的细腰上,还有那平坦的腹……所以,她怀孕一事,是骗他的吧?

    不想他刚刚下了定论,对面那个矜贵的女子忽然捂着嘴巴,腾地从座位上起来,瓮声问了一句“洗手间在哪”,便匆匆地跟着服务员去了。

    慕奕愣在原地,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