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妾魂入镜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2本章字数:1107字

    嫁给顾斐然三年,让白袖彻底明白了一件事。

    他有着最温和的脾性,而他的内心却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

    他不爱她,故而不当她是妻子,不想要她孕育的孩子。

    白袖不敢想象,倘若他知道她有孕,会是怎样震怒?大概,会被迫流产,然后逐出顾家大院吧。

    眼下,他沉着脸质疑。

    白袖故作淡然,“你忘了,慕奕在打我的主意。”

    顾斐然怔住。

    是了,他想起慕奕看中白袖,上次贸然上门,想用绿松石跟他做“交易”。

    “所以,你说的怀孕,是骗他的?”

    白袖颔首,她面上有多镇定,内心就有多不安。因为,她确然是怀了孕的,她在说谎!

    顾斐然眉头深皱,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么黄先生怎知你怀孕的消息?”

    “当时在饭馆,黄先生也在。”白袖解释着,将早上在街头偶遇慕奕,被强行带到粤菜馆的事说了一遍。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的面色稍缓,扬手对忠叔说,“礼物别拆了,把它重新送回黄家大宅。”

    等忠叔把东西送回去,白袖才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她闭门不出,而慕奕,纵是有多大的能耐,也无法私闯顾家大院。

    梅芹到浙江拍完了电影,便回上海来找她。

    她带来了一本书,“凉夜的最新作品《妾魂入镜》,剧情跌宕起伏,文字营造的气氛惊悚恐怖,挺精彩的故事。我看你整日整夜独守空房,就到书店买了一本,给你消遣。”

    白袖拿着饲料喂养着玻璃缸里的鱼,头也不抬地说:“得了,你还是拿回去吧,我对小说没兴趣。”

    “这本不一样,绝对比作者上一部虐心的精彩多了,书评也多是叫好声!”

    白袖想起之前那本号称虐心催泪的大作,忍不住嗤笑一声,“什么虐心催泪,作者的文笔也不过尔尔。怎么,这次改为写灵异了?”

    梅芹是凉夜的忠实书粉,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凉夜可是公认的言情大师,文笔没得说。上一本可把我虐得眼泪汪汪,你没被虐到,是你这个人的内心太强大……”

    白袖打断她,有点无奈,“行了,你就说说这故事讲什么吧。”

    说到那惊悚恐怖的剧情,梅芹一阵兴奋,“女主人公叫白玉,她自幼就被鬼缠身,她家里有一面铜镜,那女鬼半夜就会从镜里……”

    她说到这里,白袖心中一跳,“那东西是不是每在农历十五夜就爬出铜镜?”

    “你神了啊,这都被你猜到了!”梅芹震惊。

    白袖只觉得浑身冰凉,这个小说故事,真的和她经历的一模一样!

    梅芹看到她脸色苍白,以为她被吓到了,于是收起书本,讪讪地说:“你这么害怕,我就不讲了。”

    “说!”白袖的声音有些尖锐。

    话一出口,她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调整好情绪,她平静地问:“小说的最后结局,是什么?”

    “白玉的魂魄被她丈夫献给鬼神,而铜镜里的鬼魂,则进入白玉的肉身,借尸还魂,从此顶着白玉的脸和她丈夫在一起。”梅芹唏嘘地说,“猜到开头,却猜不中结局。没想到她丈夫,爱的是铜镜里的女鬼。”

    白袖嫣红的唇色,瞬间褪得一干二净。

    “把书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