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火烧妆台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2本章字数:1290字

    白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看完了《妾魂入镜》。

    合上书本时,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十点。窗外夜色茫茫,月光凄冷。

    她拿着厚厚的一本书,走向角落的梳妆台。

    黑色檀木制成的抽屉和桌面,泛着冰冷的光芒,黑木上雕刻着古朴的花纹,层层叠叠,幽深繁复,桌子的顶端,一面椭圆形的铜镜镶嵌其中。

    放眼望去,隐隐能看见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浮动。

    她站了一会儿,周身便被一股阴冷的气息环绕,渐渐的,黑色的气体愈来愈浓重,似有一股引力,在拉扯着她、驱赶着她贴近镜面。

    白袖立刻退后几步,那气体便慢慢分散,变作一双妖娆妩媚的手,追逐着她。

    当白袖点燃手中的火柴时,那黑色的烟雾受到惊吓般的瞬间消失。

    然后,她看到那面铜镜里,露出一个阴沉的脸,尖刻的,煞白的脸。她的长发在狂飞乱舞,张着血盆大口,无声地呐喊,好像要不顾一切地冲出镜外。

    屋内静谧极了,只听闻梳妆台一下又一下的摇晃声。

    白袖盯着它许久,而后勾起一个冰冷的笑。

    拿出事先备好的火油,扬手泼到妆台上,连着那面铜镜,都沾满了湿漉漉的火油。

    她看到镜里的女人惊恐万状的脸。

    以前,怎么就没想到用火烧掉这个鬼气森森的梳妆台呢?以至于留它至今,在每月十五担心受怕。

    她记得小时候命下人把镜面打破,可打破之后,那些碎裂的镜片,诡异地、自动拼凑起来,最后恢复圆满。

    白府不知请了多少道士,都驱赶不了镜里的鬼魂,于是就这么被鬼缠身,就连她从苏州嫁到上海,妆台镜里的女人还不放过她,半夜出现在她的卧室里。

    今天看完了《妾魂入镜》,里面有个情节,便是火烧梳妆台。

    镜子原属阴物,容易招鬼,而那些脏东西就依附其中。

    倘若在十五夜之前,放火烧了整个梳妆台,它们便没有了依附,那时就会被熊熊烈火烧得魂飞魄散。

    今晚,白袖动手了。

    后天就是农历十五。她必须趁着在那之前烧毁它,否则十五夜一到,鬼魂不受束缚,将破镜而出。

    白袖泼完了火油,便点了火,眼看火舌从桌角开始燃烧,渐渐逼到镜面……

    这时,“嘭”的一声巨响,震得人的耳朵一阵发疼。

    她慌忙转头,就见房门被人猛力踢开,顾斐然惊怒的面容倏然映入眼帘。

    “你在干什么!”他大喝。

    可惜火苗已经点燃,烈焰席卷着整个木制的梳妆台,噼里啪啦地,烧得欢快。

    “白——袖!”他咬牙切齿,睚眦欲裂,气红了眼。素来不动声色的儒雅面容,在愤怒之下,扭曲了。

    “斐然……”她走上前,张口,想解释,却没料到,她刚走到他身边,就猝不及防地、承受了他一巴掌!

    他的胸口起伏着。

    不再看她一眼,脱了外衣便去扑火。

    “救我……救我,顾郎,我要死了,顾郎……”

    一个焦急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秀秀不要怕,我就是拼尽力气也要救你!”

    顾斐然扑打着火,不一会儿,他咖啡色的衬衫,便摊上了黑灰。

    好在火势不大,桌底下的火全灭了,此时正冒着烟气。

    他松了口气,迅速进入厕所,用塑料桶子打了水,泼向妆台。

    “嗞”地一声,滚滚热气瞬间消散,房间恢复清凉。

    顾斐然累得瘫坐在地上,喘着气。

    轻盈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顾斐然抬头,脸颊一痛,生生挨了一个耳光。

    “袖袖……”怔怔地喊出她的名字,其他话,便再也说不出来。

    多可笑,他刚才打她的时候,没想过后果。这时被她回敬一掌,才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方才他做了什么惊骇的事。

    他心中隐瞒的秘密,终究遮不住了。